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4:50 2017年4月28日 星期五

与亚洲国家关系紧密有助中国抵制对其南中国海争端的批评


从菲律宾空军C-130运输机上可以看到中国在南中国海斯普拉特利群岛上的建筑,以及在其人造的渚碧礁上一个飞机跑道。(2017年4月21日图片)

中国与东南亚对手国家关系越来越紧密,这使中国可以不理会本月G7集团外长对有关中国在南中国海争议海域扩张所发表的严厉声明,以及其他的有关指责。

尽管一些小国也宣称对南中国海拥有主权,中国在过去的十年里还是在这片争议海域迅速扩张。这种扩张使中国在今年4月中受到来自G7集团外长的新的批评。

一份G7联合公报敦促南中国海周边国家以国际法院的仲裁结果作为解决争议的“有效依据”。根据位于海牙的临时仲裁庭去年裁决,中国对南中国海超过90%的海域宣称享有主权缺少法律依据。还有其它五个政府宣称对南中国海这片350万平方公里的富饶海域享有主权。

菲律宾大学政治学家赫尔曼·卡拉夫特(Herman Kraft)说:“(中国)可能最多会重复他们一直以来的说法,就是他们不承认这份裁决。我认为他们不会过多注意这份联合公报,以免显得他们可能会改变立场。”

卡拉夫特说:“(这份公报)可以说只是国际组织出具的声明之一,而这些国际组织又是由无力追究这一问题或敦促中国承认并遵守国际法庭裁决的国家组成的,我不认为他们真的会在此事上有所作为。”

分析人士说,中国正在与那些直接挑战中国海上领土主张的国家寻求和平合作,因而中国有能力忽略来自G7的压力、国际法庭的裁决以及来自不时来自美国的批评。

台湾淡江大学战略研究系教授黄介正说:“我认为中国不想谈南中国海问题,不想使问题进一步复杂化。我想他们基本上认为局面可以控制,也没有人扰乱或试图干扰南中国海的趋势和现状。”

在国际仲裁之前,北京已经与南中国海最小的主权声索国文莱进行经济合作。在马来西亚,尽管中国海岸警卫队定期在争议海域出现,但大马官员很少与中国直接对抗,因为他们把中国当作最大的贸易伙伴,也是最大的外国直接投资来源。

中国是一个价值超过11万亿美元的经济体。过去三年来,中国在加紧与越南商谈在争议海域的合作。越南一度是中国最苛刻的海上对手。

菲律宾则向国际法庭申请仲裁,以抵制中国海岸警卫队控制菲律宾西海岸的一个浅滩。但去年上任的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已经抛开争议来讨论投资。

G7集团的部长来自加拿大、法国、德国、日本、意大利、英国和美国,这些国家对位于亚洲的南中国海没有声索主权。但北京正在为“一带一路”政策寻求欧洲的帮助,将中国的投资从中亚扩大到大西洋。

刊登在G7集团网站上的这份公报说:“我们重申,我们反对任何增加紧张局势的单方行动,例如威胁或使用武力、大规模的填海造岛、建立前哨基地以及将其用于军事目的。我们敦促各方将有争议的地块去军事化,并遵守国际法规定的义务。”

中国使用填海方式扩大了帕拉塞尔群岛(中国称西沙群岛)和斯普拉特利群岛(中国称南沙群岛)。智库研究人员认为,中国预备把这些小岛用于起降战斗机和架设雷达系统。

其他国家报告说,在距离海岸370公里的专属经济区内经常看到中国海岸警卫船。

中国把2016年7月12日的国际仲裁结果称为一场“闹剧”,去年七国集团部长批评中国的海上扩张后,中国也曾表示不满。但今年中国相对低调。北京很少回应外国批评中国为军事基础设施建造人造岛屿的动机。

分析人士说,除非东南亚某国加强与美国的关系,不然北京可以承受任何国际批评。

美国政府对北京控制南中国海的做法提出异议,并曾派出海军舰艇来警告北京。但是,川普总统并没有继续前总统奥巴马的政策为东南亚四个主权申索国中的任何一个加大军事援助。

台湾退休教授、前国防部副部长林中斌说:“中国是南中国海竞赛中最大的赢家。我们知道,国际法庭的裁决实际上没有带来任何效果。”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