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34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谁在帮助中国强大:解放军“偷师”美军之路


据说美国军队的高级将领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中国军队是美国军队最好的学生。”

仔细观察可以发现,近几年解放军的着装以及武器装备等等方面,越来越多地显现出美军的影子。在技战术和武器设计层面上,中国被指多年来“偷师”美军。

五角大楼在2013年曾发布报告,指中国盗取了美军的8项技术,证据是中国军方泄露的照片和视频显示,中方的8种武器及战备设计与美军极其相似。

五角大楼称,中国制造的隐形战斗机模仿美军联合攻击战斗机(JSF);中国耗资100万美元制造的翼龙无人武装攻击机模仿了美军代号为“收割者(Reaper)”和“掠夺者(Predator)”的无人机;中国Z10和Z19武装直升机模仿美国“阿帕奇(Apache)”武装直升机;中国“辽宁号”航母发展神速,被怀疑是偷师了美国的航母技术;中国地面部队的通信系统放弃了纸质地图,改用美军常年使用的电脑指挥控制系统;中国北斗卫星定位系统最初只能覆盖东亚地区,但2012年突然宣布可覆盖全球网络,被认为是偷师美国。

五角大楼还援引中国媒体的报道称,中国将在未来的十年内制造出095型巡航导弹核潜艇(SSGN),而SSGN型核潜艇属于美国最机密的一种潜艇类型。

当然,“偷师”之路并不好走。军事评论员吴戈举例辽宁号航母谈到,这艘航母除了外壳之外,里面的配套设施基本是空的,全部需要重新研制。虽然中国近几十年来一直在“偷学”或“抄仿”美国海军的装备技术,但极少完整的从美国方面学到过武器系统或指挥系统的设计内容,很多东西需要自己变通。

他说:“任何事都是第一次一点点积累,包括它现在军备增加都是步伐非常缓慢,训练过程也是非常艰苦的,因为没有任何现成的经验,也没有人来传授这个经验。”

事实上,中国从冷战时期就开始了“明里暗里”向美国学习的征程。20世纪90年代冷战结束后,就学的更明显了。澳门军事评论员黄东对美国之音说,中国过去主要是向苏联学习,但是“海湾战争一役打醒了解放军”。

美国在1991年的海湾战争中成功地将伊拉克军队逐出科威特,让中国见识了美军信息技术的作用和苏式武器的溃败。中国媒体网易新闻还在2011年做过一期专题栏目名为《海湾战争20周年启示录:真强国与伪强国的较量》,专门用一个章节探讨“苏式武器神话的破灭”。

文章说,“苏联曾拥有领先的前沿研究,但这些研究成果却因为僵化的计划经济体制,无法如西方那样高效率地进行工业应用和升级。结果导致从60年代末期开始,苏式武器装备开始逐渐落后于西方同类产品,差距最终在80年代显示出来。”

苏联解体,也是在海湾战争这一年。

中国军改:最应该改的是军队的作用

乔治城大学国际事务助理教授奥丽埃纳·斯凯拉·马斯特罗(Oriana Skylar Mastro)说:“中国军队永远不会向美军一样获得广泛的社会支持,除非解放军不再被派去镇压自己的人民。”她认为,中国军队存在的一个重要问题是:解放军将镇压本国人民作为一种必须要执行的任务。

军事评论员吴戈也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国军队属于中共的私有财产,如果这种“党卫军”的性质不改,那么在学习西方军事的过程中只能学习技术性的内容,并不能从制度上提升军队的指挥效率。

今年初中国现任领导人习近平主导的军队改革步伐颇大:七大军区改为五大战区,军队四总部也变为15个职能部门。解放军这座颤颤巍巍的金字塔,“啪”的一下,被压扁了。习近平一人几乎掌握了所有权力,而军中高级将领所主管部门的级别被降低了,权力也大幅缩水。

军改真正开始前,许多观点猜测这次改革方向是逐步抛弃前苏联式的指挥体系,向美国模式转型。然而改革开始后,人们开始醒悟,将民主国家的模式套用在中国身上恐怕是行不通的。

澳门军事评论员黄东也为,专制体制的中国只能在军队条例标准和武器装备等方面学习美军,却无法学到最核心的要义——放权。他说:“你看它精神分裂、自相矛盾的地方很多。一方面学习美军,另一方面走回头路,毛泽东、苏联、金正恩等等那一套,所以它无论怎么改都没有办法,最后10%、20%它没法学的到。因为它不可能放权,它又所谓的稳定,中国历朝历代追求的超稳定结构。”

军事评论员吴戈将中国目前的军队架构称作“封建君主制”。他解释说:“就是习近平一人像皇帝一样高高在上,所有与军队有关的事情都要经过他,没有像以前那样委托下面的高级将领来指挥。”

解放军国防大学政治委员、上将刘亚洲也曾在他的文章中谈到过政治稳定与指挥效率的矛盾。他认为解放军金字塔式的指挥体系应对现代战争特别是信息战争有难度,“但固守本土,保持国家政治稳定又是有效的”。

中国军队经过这次军改,虽然金字塔的外观有所改变,但金字塔式的权力集中形式仍在。

“人”是军队的决定因素

中国政法大学法律史学研究院副院长林乾、军事科学院科研指导部部长皮明勇和海军军事学术研究所研究员方堃合作于今年3月在《军事历史》杂志发表文章《改革之殇:中国军事艰难的近代化之路》。文章说,“人”的现代化以及观念的现代化是所有现代化进程中最关键也最困难的环节。中国近现代进行的军事变革,通常是自上而下开展的,缺少牢固的社会基础。而且在进行改革决策时往往更加关注社会上层的政治精英,忽略了军队中下层成员在转型中的作用,而实际上后者才是军队士气和战斗精神的来源。

乔治城大学国际事务助理教授马斯特罗说,中国自多年以前起就开始进行军队设备和技术的现代化建设,但是对“人”和制度的现代化转型是从最近才开始的。这是因为后者更加艰难。

她说:“如果你找到一名经过多年训练的中国士兵,你会发现他对真正的战争是何种模样是没有感觉的,因为中国从1979年以后就没有打过仗了。但是美国近几十年来一直为士兵提供了参与真正战争的机会。”

她还谈到,要求士兵对于领导的指令绝对服从很难真正做到,重要的是让他们从心底感到信服。她说:“与美国相反,在中国,指挥官们不确定他们的士兵会如何表现,军中腐败使这种不确定性更加强烈了。士兵们知道某个手握权力的人并非凭个人努力爬到那个位置,而是通过贿赂。那么一旦战争来临,你愿意把自己的生命交到那个人手上吗?你会不会听从那个人下达的指令,因为怀疑他或许不能做出最佳的判断?”

美国的军人无论是在服役中还是退伍后都享受很好的福利和社会地位,这些福利体现在健康保险、房屋贷款、养老金等方面,甚至有些餐厅还为老兵提供用餐折扣。马斯特罗认为,广泛的社会认可能够帮助军队招募到高质量的新兵,这一点很重要,因为最终决定战争成败的还是在于人。

据统计,中共十八大以来,军中因贪腐问题落马的官员达56人,腐败之风盛行让外界对解放军的战斗力产生质疑。《北京之春》杂志社名誉主编胡平8月4日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中共军队的腐败现象削弱了军队的战斗力,很多将军是靠行贿得来的军衔,在面对战争时是否有勇气和能力领导战斗是令人质疑的,而士兵们也会不清楚自己在战斗中到底要效忠哪位将军。

澳门军事评论员黄东也表示,中国军队在军改过程中必须做到“以人为本、以军为本”,因为“人性到最后关头会成为决定军改成败的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原因”。

中国自己的路在哪里?

由于意识形态的不同,中国军队在制度层面上无法像美军靠拢。中国军界有一些观点认为,中国不仅不能在制度层面上模仿美军,在军事技术上也不应单纯模仿美军。

国防大学教授、空军少将乔良在网路上发表文章说:“美国打的是一种豪华的战争,制约豪华战争,不能用更豪华、花更多钱的方式,这种仗美国打不起,我们更打不起。你只能走降低成本的路,反其道而行之。”乔良反对搞全面信息化,认为性价比不高。

上将刘亚洲也同意不可完全学习美军,但他的出发点与乔良不同。刘亚洲认为,“什么都可以重复,战争不能重复。上一场战争的经验并不适用于下一场战争。”他在网络发表文章说,虽然中国连已经过时的机械化战争都没有参加过,当前盛行的信息化作战方式很快也会被淘汰。刘亚洲认为,在技战术方面,中国既不应该学习美国,也不必师从俄罗斯,而应当摸索一条新的道路。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