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29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观察人士:中国审判维权律师好似苏联肃反


天津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门前

天津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门前

中国上个星期审判了四名维权人士,他们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分别被判三至七年半的刑期。

人权组织和观察人士表示,最近这种针对去年7月被集中逮捕的维权律师的“虚假审判”潮主要是一场政治游戏,在一定程度上与上世纪30年代末期臭名昭著的莫斯科肃反运动有相似之处。

一些人说,更重要的是,这种审判显示了中国公民社会的权力非常小。

政治整肃

维权律师梁小军说:“历史不断在重演。这次审判潮让我们想起苏联时代的莫斯科审判。那时所有被告都忏悔,说他们自己是不可原谅的恶棍,并赞扬苏联的领袖斯大林。”梁小军曾担任胡石根一些早期案件的代理律师。

苏联的莫斯科审判被普遍视为是斯大林清洗反对派运动的一部分,这些反对派罪行的真实性受到质疑。

布哈林曾参加中共六大,后被斯大林处决。两年前在莫斯科的一次讨论会上,一名读者手拿介绍布哈林生平和斯大林大清洗的书。(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布哈林曾参加中共六大,后被斯大林处决。两年前在莫斯科的一次讨论会上,一名读者手拿介绍布哈林生平和斯大林大清洗的书。(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上周二至周五,胡石根与其他三名中国的活动人士——翟岩民、周世锋和勾洪国在天津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受审。他们全部被判刑。

庭审没有检验证据或者针对“煽颠”指控进行辩护的环节,仅用几个小时就结束了审判。定罪主要是基于被告在13个月与外界隔绝的关押,而且被剥夺自主选择律师的权利之后录下的口供。

所有四名被告均表示不上诉。

周世锋周四对法庭说:“通过今天的庭审,我深深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和罪行,自己的行为给党和政府带来的危害,我表示深深忏悔。”

周世锋是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主任。这家律所是中国政府打击300多名“死磕”法律维权人士运动的中心,这些人曾代理向当局提出挑战的敏感案件。

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在这座建筑里(资料图)

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在这座建筑里(资料图)

被迫低头

梁小军表示,上周进行的“煽颠”审判无疑是当局的一场政治胜利。当局成功地按照他们的意志让被告低头了。

中央电视台的社论说这些活动人士阴谋“推倒围墙”,或者企图发起“颜色革命”,推翻政权,最终却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梁小军承认,他对上周“煽颠”审判的结果感到难受,特别是当基督徒人权律师张凯在庭上出现,并且为他曾批评的漏洞百出的法律程序背书。

但他也表示,他仍相信其他活动人士被审判时会坚持他们的信仰。

梁小军补充说,“我们希望他们(被拘留的维权人士)可以很快被释放。但我们也希望他们继续昂首挺胸,进行无罪辩护。这会给(中国的)公民社会一种巨大的鼓舞和道德激励。”

被拘押的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等人在天津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门前抗议(2016年8月1日)

被拘押的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等人在天津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门前抗议(2016年8月1日)

赋予公民社会权力

分析人士表示,可以理解这些被告或许不能自由地做决定,特别是当他们爱的人处于危险之中时更是如此。

台湾中华大学助理教授曾建元认为,中国社会仍欠缺一支强大的力量有效监督政府,确保其在处理被逮捕的律师和维权人士时遵从法定法律程序。

曾建元说:“遗憾的是,在中国,一切事情都受到严密控制,没有能够公正且有力的挑战或质疑共产党7月9日镇压运动的社会力量。”

包括国际特赦组织、中国人权律师关注组、以及维权网在内的国际人权组织已经站出来,呼吁中国当局立即撤销所有四项裁决、停止“审判秀”,释放在押的维权律师。

中国人权律师关注组在其新闻稿中说:“应该调查确保中央和地方级的公检法在处理案件时都依法进行,不会出现渎职和滥用权力的行为。”

中国人权律师关注组主席何俊仁说:“问题不在于异议人士,而是在于当局。他们对自己的人民非常多疑和恐惧。”何俊仁是香港立法会民主派议员。

何俊仁认为,中国当局计划在11月的共产党政治局会议之前审判其余被关押的维权律师。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