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32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血腥 暴力 金钱:隐蔽在中国乡间的残酷斗狗


2015年春节中国山西运城村民观看犬王争霸赛

2015年春节中国山西运城村民观看犬王争霸赛

每年,中国广西玉林高调举办的“狗肉节”都会受到中国和海外众多动物权益保护者的声讨,但是在中国一些偏远的农村和小县城,还隐藏着另一种残酷的虐犬活动。这些活动往往在私密场地低调举行,还掺杂着大笔的金钱交易。

裁判一声令下,一只黑色藏獒向对面的白色猎狼犬冲了过去, 但它很快被猎狼犬扑倒在地,狠狠咬住头部。几秒钟后,藏獒死命挣脱出来,腾空跃起,反口咬住猎狼犬的脖子。

伴随着阵阵犬吠,两只狗展开了几轮的交锋:撕咬、翻滚、僵持……

在用铁栏杆围成的类似拳击擂台的场地外,几百名观众目不转睛地看着,扩音器里传来主持人亢奋的声音。

突然,藏獒似乎失去了战斗力,倒在地上迟迟起不来。猎狼犬不肯罢休,扑上去继续啃咬。血腥场面让人群沸腾起来。

这是2015年底发生在中国河南济源市克井镇大社村一个私人院落里的一幕。

这一天,从清晨直到伸手不见五指,50多只猛犬轮番上阵,殊死搏斗。几乎每一只胜出的狗都浑身沁满鲜血,有的血肉模糊,令人不忍直视。

太行山犬业总经理范王虎是比赛的场地提供者。 当地人叫他“范老虎”。他原是大社村的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因为侵占、挪用公款被村民检举,2001年被开除党籍。眼下,养狗、斗狗是他最大的乐趣之一。

范王虎自己养了三四十只猎狼犬。他说,办比赛就是出于爱好,获胜狗的奖金是他自己掏的腰包: “第一名奖三万,第二名奖两万,第三名奖一万。”

他对美国之音说,这个比赛他已经办了三年,如今在全国都出了名,每次都有十五六个省的人带着狗来参加,有的甚至从俄罗斯远道而来。

类似这样的斗狗比赛在中国各地都能找到,规模不一,名目繁多,往往还和某些节庆扯上关系:山西运城市新绛县元宵节斗狗赛、运城市稷山县庆五一犬王争霸赛、广东番禹全犬种竞技挑战赛……

2015年11月,贵州麻江县杏山镇青山村以庆祝万圣节为名举办了首届狗王争霸大赛。村民吴玉林的女儿在电话中对记者说,农村没什么活干,“找条狗溜达溜达”,在当地不算什么事。

不过,这种供人取乐的活动却让动物付出惨重代价。

“斗狗行为会对动物带来严重的伤害,甚至死亡,”总部设在香港的亚洲动物基金中国猫狗福利项目经理陈敏婕说。

她通过电子邮件告诉美国之音,“不少参与斗狗的犬只甚至都是一次性的,因为互相撕咬直到对手罢休,最后不是严重残疾就是死亡,严重残疾的犬只也基本不会继续饲养,就会被处死。”

斗狗在全世界很多国家都是非法的,但是中国没有一部禁止虐待动物的综合性法规,只有零星一些城市出台的养犬管理条例中提到禁止伤害、虐待动物。

也就是说,在中国绝大多数地方,斗狗并不违法。2002年武汉市公安局甚至特批斗狗场为娱乐项目。

但是如果斗狗活动涉及赌博,则是被中国法律禁止的。

亚洲动物基金的陈敏婕告诉美国之音,事实上,中国大部分斗狗活动都与聚众赌博相联,而且赌资非常大。斗狗组织者抽取一定的份额获利,或收取观看斗狗者的门票费用,而围观的人下注压哪知狗胜。

中国《东南早报》2015年援引一位熟悉地下斗狗内幕的人士的话说,在闽南地区,“几十万元的斗狗赌博不是稀罕事,外地还有千万斗狗的。”

“他们都拿狗来做交易嘛,就跟赌球、赌马性质是一样的。”北京资深动物权益保护人士王女士对美国之音说:”很多人养狗不是因为爱狗,就是为了斗犬,参加这种比赛。”

王女士说,斗狗活动的组织者和当地警察、派出所挂钩,利益均沾。她说,在中国,这种和动物有关的黑产业链比比皆是。

河南济源的范王虎否认他主办的比赛涉及赌博。他说:“在我们这里不允许,那样的话你正耍呢,万一有人举报你,派出所来阻止,就没意思了,是不是?”

今年的比赛,范王虎开始向每位参赛者征收一万元报名费作为奖金,并向看客出售200元一张的门票。 他说,来看热闹的人不少,小孩儿也挺多。现场还搞有奖竞猜,不用下注,猜中的人最多可以得到1000多元。

范王虎称,他的比赛很正规,和地下斗狗不一样。他说,那些纯粹就是为了赌钱,因此也格外惨烈,有些狗会被当场咬死。

近年来,中国民间反对虐待动物的呼声越来越高。北京的王女士和周围的一些保护动物权益的志愿者一直呼吁中国政府立法保护动物福利,但是几十年来没有听到过任何回音。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