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06 2016年09月27日星期二

信党还是信教,在中国是一个问题


信众们在天津一个地下天主教堂祈祷(路透社)

信众们在天津一个地下天主教堂祈祷(路透社)

现年45岁的李弟兄2003年来美国读工商管理硕士,一个月后受洗成为基督徒。毕业后他在中国和多个国家间做“空中飞人”,去年回到上海定居。

他的教会中多是大学毕业后到上海来工作的年轻人。相比几年前,李弟兄发现,周围信仰基督教的人越来越多,教会也越来越多,“神的旨意让我们更兴旺了。”

在宣扬马列主义无神论的中国共产党统治中国60多年后,中国人的宗教热情反而越发高涨。

学者:中国将成为最大的基督教国家

中国目前的基督徒和天主教徒合计约8000万,和中国共产党员的人数相当。

这个现象引起党内管理宗教事务最高官员的警觉。

“必须准确把握我国宗教的深刻变化,” 中国国家宗教事务局局长王作安在中共中央党校主管媒体《学习时报》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指出:

“过去信教是‘五多’,即老人、妇女、农村人口、低收入者,文化层次低者多,现在是中青年、城镇人口、高收入者、高学历者越来越多。”

中国正在经历一场宗教复兴,美国普渡大学中国宗教与社会研究中心主任杨凤岗说。

几年前他有过一个颇为惊人的预言:到2030年,中国将成为全世界最大的基督徒国家,基督徒人数超过2.47亿。

杨凤岗说,这个数字只是保守估计。

“白骨精”教徒成为中坚力量

“一提基督徒,以前主要是在河南、安徽,指的就是农村的家庭教会,”旅美中国宗教事务评论员郭宝胜说,“现在基本都是城市家庭教会,北京、上海、深圳、温州这些大城市。”

在中国的一、二线城市,年轻人、学者专家、企业家、医生、律师、演员正逐渐成为基督徒的主流。因为通常被看作是社会上的白领、骨干、精英,也有人把他们称作“白骨精”基督徒。

中国的基督徒已经从弱势走向中坚阶层,从社会的边缘走向中心,郭宝胜说。

不仅仅是基督教,中国信仰其它宗教的“白骨精”也在增加。

“这是一个社会变迁的结果,”华东师范大学宗教与社会研究中心主任李向平对美国之音说。

“在汉族地区,东南沿海,信佛教,信基督教的人都很多,我甚至觉得信佛教的人更多一些,” 李向平说:“从全国范围看,一些民间宗教也很盛行。年轻人中什么都不信的也挺多。 ”

藏传佛教信众增多

一个值得关注的新动向是,越来越多的汉人开始被藏传佛教吸引。

美国罗切斯特大学人类学助理教授庄思博(John Osburg)在四川做田野调查时发现,当随便一个山西煤老板的情妇都买得起路易威登时,中国的一些新贵开始转向别的嗜好和品位。

庄思博对《纽约时报》记者张彦(Ian Johnson)说,过去当地富人们争的是谁认识级别最高的官员,现在他们争的是谁结识了地位最高的僧人。

不过,与这种扭曲的宗教观不同,也有一些中国人因为信仰藏传佛教而踏上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心灵之旅。

41岁的全职母亲慧云2010年和在广州IBM工作的先生一道皈依了藏传佛教。有段时间她每年都会花上一两个月的时间在藏地生活,“我会发现,藏人很不一样,他们更简单、质朴,且对一切生命怀着天然的热爱,这正是他们信仰中的一部分,这让我看到了人性中闪亮的东西。”

慧云说,藏传佛教的修行帮助她获得来自内心的力量和安静,而这正是现代人常常面临的心理难题。

慧云身边有不少和她一样信仰藏传佛教的汉人。她说,这些人年龄多在30岁上,有生意人,也有公司职员,大都算得中上家庭。很多人定期去藏地或是印度参加法会,到菩提迦耶去朝圣,千里迢迢从东部沿海去到藏地去拜见自己的上师,去印度拜见达赖喇嘛、大宝法王,还有知名的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

宗教+政治=政府忧患

如果仅仅是个人的信仰和修行,中国政府的宗教政策大体还算宽容。

“供养几个上师,去去寺庙,是无关痛痒的,政府不管。” 慧云说,“但是,如果去印度参加了尊者法会,回到国内,有被收了护照的,我有朋友被国安约谈,大多数去参加了法会、会见了尊者的人都会保持沉默,私自收藏着跟尊者的合影。”

2004年在北京受洗成为基督徒的郭宝胜也认为,如果仅仅是传福音,政府可能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一旦触及政治,情况就完全不同了,“他们最害怕的是教会成为一个反共产主义的堡垒。”

中国近年来出现了高智晟、李和平、唐荆陵、张凯等一批知名的基督徒维权律师。这个群体对于社会正义和司法公正的拷问引来政府空前的紧张和忧虑。

随之而来的是反复的骚扰,不断的打压。他们中一些人受到严密监控,一些人深陷囹圄,一些人漂泊海外。

8月初,中国政府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了四名在去年对维权人士的大搜捕中被限制自由的人,其中有三人是基督徒。

长期以来,政府以打击“恐怖主义”为名限制伊斯兰教,并用国家强权打击他们所说的邪教组织。

北京老牧师:政府要消灭宗教

4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全国宗教会议上要求坚持马克思主义宗教观,坚决抵御境外宗教渗透与极端思想。

“我国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各宗教要与党和政府同心同德,” 国家宗教事务局局长王作安在那篇学习习近平讲话的心得体会中写道。

中国共产党坚持,共产党员不能信教。 在中国,只有党员,才能在仕途上有作为。

60多年来,中国共产党的宗教政策没有根本性的变化,94岁的前北京三自教会牧师李克对美国之音说,他们的目的是要消灭宗教。

“解放之后,共产党领导基督教,建立三自组织是以消灭基督教作为主要目的,” 李克说:“我在教会工作了60多年,整个过程都是我亲身参与的。 ”

晚年的李克为自己当年曾是三自革新运动的积极分子而懊悔。退休后,李克投身家庭教会,还写了几本揭露三自教会内幕的书。

他说,现在很多年轻人到教会来,有些人把这当作是一种时尚,但是其中的真相很多人并不清楚, “神给我机会,让我把这些写下来,留给年轻人作为参考资料。 ”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