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22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共十八大六中全会开幕 各地严防访民赴京


各地一些访民近日在北京上访

各地一些访民近日在北京上访

以“从严治党”为主题的中共第十八大六中全会,10月24日在严密的保安措施下于北京京西宾馆开幕。网上有消息说,数以百计的各地“冤民、访民”云集北京维权,并发出加紧民主政治体制改革和关注民生的呼吁。此外,北京十多位基层大大选举独立候选人,星期一都被限制自由。

网上图片和视频显示,当局为六中全会维稳近期进行清场后,10月23日上午仍有来自各地近千访民,陆续前往被访民称为“僵尸”机构的国家信访局维权,问责信访局今年三次“信访案件大清底”的结果。

维权网报道,访民星期天的维权问责活动被当局清场,多数访民被强制送到临时关押访民的久敬庄接济服务中心。来自辽宁的访民姜家文星期一表示,访民对信访局“僵尸”般的不作为感到气愤,要求信访局长引咎辞职。现场维稳人员很多,大批的人被陆续强行带上大客车送走。

他说:“我们8点钟到的,下车就开始清理。我们一行6人,南京的4个在后面,他们大包小包背得叫人相出来了,就给强制押到车上。所以他们陆续去,不少访民回来和我讲,他/她们10点到的,11点半到的。人不太多的情况下,它就不清理了,人一多马上就开始包围。他们有跳车窗的,大客上,有翻铁栅栏跑的。我是9点多钟被他们押送车上的,到久敬庄安检时,我又脱逃了。”

姜家文表示,他星期一又和一些访民前往六中全会的会场京西宾馆。姜家文称,京西宾馆四周警戒范围非常大,和他同行的一些人被警察或便衣拦截查身份,确认是访民后,马上叫警车拉走。

姜家文:“方圆面积很大,各个路口都设着卡。便衣警察呀和穿制服的相面,相着谁了就查身份证,一看是访民,马上就叫车来拉走,拉到大客车附近。便衣比较多。反正是走道的,不相出来面的可以随便流动走。”

记者:“访民多吗?”

姜家文:“啊,访民多,访民多。”

记者:“好些访民今天就直接去京西宾馆了,是吗?”

姜家文:“对对对。”

记者:“您去了没有被抓吗?”

姜家文:“我们没有闯这个宾馆的主干道,所以我就没有叫他们搜着。”

记者:“那您知道有没有被抓带走的访民吗?”

姜家文:“道那边大客车那儿有不少访民被他们围在那里,一个个等着上车。我们这儿看到了,离得很远,拍也拍不清楚。像上海的江文远和杜青燕,一早上刚下地铁,就叫人扣了,还有陈艳艳。我们一行的胡建国,他们上海的6、7个,我们丹东的5、6个,全部叫他们冲散了。就在军事博物馆东南口,京西宾馆一拐口差不多一百米就到了。”

记者:“就是便衣警察很多,是吗?”

姜家文:“便衣很多,小年轻的,很多。我们,问我几次,身边的上海的胡建国都叫他们查身份证,问我是不是一块儿的。我说不是一块儿的,我就拿着手机,赶紧溜走了。”

美国之音记者星期一下午联系上人在久敬庄的黑龙江访民王清臣。他表示,今天久敬庄的很多访民都在京西宾馆附近被抓,许多是在去的路上。

记者:“是不是很多访民今天去京西宾馆附近了?”

王清臣:“对,我们走路在北京西站,查我有上访纪录,一下把我拉到久敬庄来了。”

记者:“你还没去京西宾馆就给抓走了?”

王清臣:“对呀,我没去京西宾馆就给抓住了。但我身份证有上访纪录,一查就直接给抓来了。”

记者:“你们是被穿警服的还是被便衣截下来的?”

王清臣:“穿警服的,那一片儿全是,警车都是铺天盖地。走道儿都查。”

记者:“知道有今天去京西宾馆被抓走到久敬庄的人吗?”

王清臣:“现在车上的人全是去京西宾馆的,去京西宾馆的路上,都是在路上给抓的。昨天就开始抓了,这个在住处也抓,走到哪儿都抓。”

另据网上消息,北京警方星期一限制了所有18名希望竞选基层人大代表的独立候选人,禁止他们前往独立候选人杨凌云的住所参加有外媒记者采访的宣传活动。消息说,从星期天起,警方陆续前往多位独立候选人的家,警告他们24号不能去杨凌云的家,不许接受外国媒体采访。

有报道说,中国五年一次的区县级人大代表换届选举已经展开一段时间,一些独立候选人遭到打压。有人领不到候选人推荐表,有的推荐表被选举委员会非法认定无效,还有人被拘留。今年10月14号,北京18位独立候选人联名发出参选宣言,强调民众反映问题,根本见不到人大代表。他们要当人大代表,替老百姓说话、办事。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