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47 2016年10月01日星期六

美国会听证:南中国海为什么重要?


美国众议院两个小组委员会这个星期就南中国海问题举行了分别听证。国会议员们最关注的话题是南中国海为什么对美国很重要。议员们担心中国会在美国新旧总统交替期间,在南中国海采取挑衅的行动,来挑战美国的决心和承诺。专家们在作证时呼吁美国在南中国海地区展示决心。

9月21日,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下属的海权暨军力投射小组委员会就南中国海问题举行了听证。在听证会上,小组委员会主席福布斯(Randy Forbes)表示担心,中国会在奥巴马总统任期的最后期间和新总统上台期间,采取挑衅的动作。

他说:“ 我担心,中国国家主席可能会把奥巴马总统的最后几个月当成一个机会在南中国海宣布航空识别区,加强在斯卡伯勒浅滩(中国称黄岩岛)地区填海造岛行动,并加快在这些人工岛屿上的军事化建设行动来考验我们的决心。”

9月22日,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亚太小组委员会也就国际仲裁后南中国海地区的外交和安全问题举行听证。小组委员会主席邵建隆(Matt Salmon)强调, 南中国海领土争端是长期安全挑战,短期内也是引发矛盾和摩擦的地方。

他对作证的专家提出的主要问题包括:南中国海有多重要, 美国要关注南中国海?如果美国在南中国海问题上不采取行动, 那又怎么样?

在作证时,专家们强调了南中国海对美国的战略重要性,对美国的国家利益的重要性,他们说,这是关于美国的领导权和可信度的问题。

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葛来仪( Bonnie Glaser)在9月21日的听证会上说,美国在南中国海地区有很多的利益。

她说: 我们在维护自由航行方面有国家利益,特别是可以进入亚太地区的海事公共疆域(maritime commons)。我们在维护基于规则的体系方面,包括遵守7月12日的仲裁裁决方面也有国家利益。南中国海地区争议得到和平解决,没有大国凌霸小国,当然也符合我们的国家利益。更重要的是保障我们的盟友和伙伴的安全也符合我们的国家利益。 我列出的这些国家利益,现在在我看来都遭到了中国的挑战。”

专家们建议,美国应该在南中国海问题上展示决心。

来自新美国安全中心的研究员埃尔布里奇·科尔比( Elbridge Colby)说:“面对中国在南中国海的咄咄逼人的行为,美国应该更加强硬和坚定,不管是直接的还是间接的。华盛顿不应该在这个问题上觉得犹豫。”

他觉得奥巴马在这个问题上没有展示足够的决心,他建议美国政府继续自由航行行动, 加强美国的盟友的军事力量,使得盟友们担负更多的责任。并同时加强与亚太地区的经济联系,批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等。

他说: 如果美国在有优势的时候,不展示自己的决心, 那么,等中国更加强大了,美国就更束手无策了。

美国海军战争学院的艾立信(Andrew Erickson)提出的建议更具体。他说,中国倾向在南中国海地区利用海警和民兵活动,严重影响到美国在南中国海地区的利益。美国应该公开揭露这些“小蓝人”的真实身份和活动。

英国BBC记者比尔·海顿( Bill Hayton)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 美中在南中国海的角力,即是战略上的也是情感上的。

他说:“从中国的角度来讲,情感的成分很明显, 因为你听过这样的故事,中国被帝国主义侵略,另外,这也是有关国土统一的事情,香港、澳门回归了,但是台湾还没有。……对美国来说, 从情感角度来说,是关于哪个第一大国的问题,他们不愿意被看成是世界第二。”

海顿出版过题为 《南中国海,亚洲权力之争》的专著并指出,虽然美中并没有主权纠纷,但是在南中国海的权力之争主要是美中之间的角力。

听证会后,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亚太小组委员会主席邵建隆有一个总结发言。他说:“看来如果我们现在不在南中国海采取行动,将来就会付出更大的代价。”

值得一提的是,国会众议员布拉德・谢尔曼(Brad Sherman) 认为,南中国海的重要性被夸大了,特别是美国国防部,把这些“岩礁看成大山”。

他说,相对于南中国海的岩礁,朝鲜、巴基斯坦和恐怖主义对美国来说是更大的威胁。

他还强调,虽然南中国海年贸易量为5万亿美元,但是大部分是出入中国的港口的。他还说,甚至菲律宾和日本都不那么看重这些礁石,比如,菲律宾新总统杜特尔特都不愿高调提南中国海仲裁的结果。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