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55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历史真相:毛泽东将中国夜莺岛赠送越南始末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中国成为战胜国。当时的中华民国政府收复南海诸岛之后,于1947年12月公布了一张《南海诸岛位置图》用十一条断续线,将整个南海包了起来。由于形状像英语的字母U,也像牛舌,所以又称U形线和牛舌线。1949年中共建立政权,继承了中华民国的11段线的主张。1953年周恩来为了表示与越南友好,将十一段线中位于北部湾的两段线删掉,变成九段线。

1957年3月,中国领导人为中越两国“同志加兄弟”的革命友谊和反美共同目标,将位于海南岛以西北部湾中心的中国“夜莺岛”,作为礼物秘密送给了越共主席胡志明。

中国时事评论员陈杰人教授说:“这么一种送,对国内的一种政治而言,有没有经过人大的批准,有没有经过国民的讨论,符不符合国家的利益,符不符合我们国家传统的文化和历史,确实需要进一步的探讨。”

越南喜获豪礼

胡志明本来到北京,是想向中国同志借中国的夜莺岛建一个雷达站,以便提前侦查到美国军机,没想到中国兄弟如此大方,将夜莺岛作为礼物送给越南,当时的心情,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喜大普奔!(喜出望外、大快人心、普天同庆、奔走相告)。越南小兄弟一点没有迟疑,随即将中国“夜莺岛”改名为越南“白龙尾岛”。中越发生战争之后,两国关系恶化。中国当年将夜莺送给越南,如今是覆水难收,悔之晚矣。

中国时事评论员陈杰人教授认为: “领土问题是我们中国十三亿多人民共同的家园。如果将领土送出去,或者按边界来划分的话,应该得到全体民众共同的讨论,共同的批准。民众有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和监督权,如果这些权力没有得到满足的话,我觉得无论是谁在管理这件事情,在未来都会成为被历史谴责的对象。”

今天的南中国海发生领土领海争端,越南的白龙尾岛是地地道道的岛屿,不存在是岛屿还是礁石的争论。按照国际海洋法公约,越南以白龙尾岛作为越南领土为由,对北部湾大面积海域和大陆架,提出领海主权和专属经济区的要求。根据李德潮所著《白龙尾正名》一书,越南先后抓扣在白龙尾岛周围捕鱼的中国渔船,损害了中国数十万渔民的生计。

中国可以拿出很多证据来证明中国对夜莺岛有历史权利。用一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经常说的话,那就是夜莺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神圣领土”。中国领导人为何要把夜莺岛送给越南呢?那话就长了。

反对美帝结盟

1954年3月13日,以胡志明为首的越共党中央,在同中国军事顾问团共同研究后,决定发起奠边府战役。1954年5月7日,越共攻克了奠边府,赶走了法国军队,史称奠边府大捷。

法国军队败走北越之后,美国填补真空,加强了在南越的军事存。美军的飞机加强了对北越的侦查。据《叩醒中国海》一书记载 (曹保健著,河北人民出版社出版):“越共中央委员会主席胡志明来到中国,通过周总理向毛泽东请求,让我们把位于北部湾海域的夜莺岛,‘借’给 越南‘用’一下,建一个前沿雷达站,用以监视美帝飞机的行踪。”那时的中国,有点像慷慨汉子,几乎没费什么周折,胡志明的请求就得到了应允。”毛泽东指点江山,挥斥方遒,气势如虹:什么借不借,干脆送给越南兄弟吧。

从此,中国的夜莺,就成了越南的“白龙尾”。这一中国领土被白白送给外国的重要事件,在当时以及后来,从来没有引起过中国民众的关注。

缺乏海洋思维

中国时事评论员陈杰人教授说:“中国整个的国民和过去的领导层确实没有海洋国家的思维,从这个意义上讲,他并没有汲取甲午战争的教训,甲午战争之所以中国打败了,就是因为中国没有从宏观和中观上认识到海洋的重要性,只是打造了几艘坚船利炮。显然仅是从微观上视野是无法战胜有宏观视野的日本海军,这是一个历史问题。”

夜莺岛坐落于北部湾的中心位置(北纬20°1′,东经107°42′),又称浮水州岛,岛上有淡水,从一百多年前就有中国人在岛上定居。广东省和海南的中国渔民,把这个岛作为养殖鲍鱼的基地。据李德潮《白龙尾正名》一文记载:“1955年解放时,(岛上)有居民64户,249人(男127人,女122人)。居民全部是 中国汉族人,讲澹州(海南澹县)话。岛上有庙宇一座,奉祀天妃娘娘和伏波将军(马援)。”岛上有两个村庄,大村名“浮水洲村”,小村名“公司村”。 1955年,夜莺岛在行政上隶属广东省海南行政区儋县,设立区级行政单位——儋县人民政府浮水洲办事处。

据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科研部1992年出版的《我国与邻国边界和海洋权益争议问题数据选编》记载:“北部湾划界涉及一个重要因素,即在海域中央的一个岛屿,原属于我国,称为浮水洲或夜莺岛,1957年我移交给越南,越改称为白龙尾岛。”

马白山的忏悔

原海南军分区副司令 马白山 将军当时作为中方代表,前往夜莺岛与越南代表履行了“移交”夜莺岛主权的手续。

马白山说:“1957年3月,上级指派我为代表,把浮水洲 岛移交给越南,越南来的代表,也是一个军分区的副司令。当时有文件,说委任马白山作为移交浮水洲岛的全权代表,同去的还有当时的海南区党委的一位副书 记……移交时,部队撤,老百姓不动。有的老百姓不高兴,说我们是中国人,为什么要变成越南人?其他设施,如商店等都移交。移交前,我去过这个岛,岛上渔民 主要是捕捞近海的鲍鱼。他们捕来的鱼,卖给大陆,也贩运到越南去卖。……

移交仪式在岛上举行,文件都准备好,履行签字手续就成。移交的一切准备工作都是上 面安排的,移交仪式:开茶会,桌上摆水果、点心,都是越方带来的,晚上还设宴请客,越南还派了一个文工团演出。文工团员不少是在越的华侨。……移交给越 南,主要是当时两国关系好,我们与胡志明是‘同志加兄弟’的友谊,反正是兄弟嘛,该岛又稍近越南一点,就通过一个仪式移交给它。” (《海角寻古今》,马 大正着,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如今,马白山对当时执行的这个卖国决定感到很痛心,在接受采访时“不止一次沉重地说,看来我是做错了一件事”。

意识形态划界

中国时事评论员陈杰人教授说:“那么自从50年代以来,到上世界80年代,中国确实有一个特点,以意识形态来划分敌我的最重要的标准。当你是我的朋友、是我的所谓的社会主义的同盟,我可以毫无原则的让步,包括原来的越南、古巴、委内瑞拉、南斯拉夫、俄罗斯等等,我们都让过很多,是一个意识形态的决定论。这跟中国当时建政之后,跟一些政治盟友形成妥协也是有关系的,但这种妥协的代价太沉重了

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这句话用在中越关系上,尤为令人感叹!

中国教训越南

1979年1月29日,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到达美国首都华盛顿,开始对美国进行正式访问。这是新中国成立后中国领导人对美国的第一次访问。邓小平在美国受到了国家元首级的欢迎。美国总统卡特在回忆录中说,邓小平在宴会前与我密谈,征求我对中国对越出兵之事的意见。对于美国来说,西方国家当然乐于见到中国教训一下越南这个苏联的盟友。中越战争之后,

邓小平访美后不到一个月,中越战争爆发。

1979年2月12日,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下达了《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命令》,决定于2月17日拂晓,从广西、云南方向同时发起对越作战。中国和越南同志加兄弟之间的这场战争打了28天,双方均声称取得了胜利。根据昆明军区后勤部编写的《对越自卫反击作战工作总结》,1979年2月17日至3月16日,广西、云南参战的解放军、支前民兵共牺牲6,954人,伤14,800多人;预计越方总死亡人数超过80,000人。

美中十年蜜月

这场战争也改变了中国和越南的朋友圈。根据中国官方的新华社1979年2月22日汇总各国对中國进攻越南的态度:反对和谴责中國,支持越南並要中國撤军及停火的有前苏联和大部分东欧共产党政权。而美中关系在中越边界战争之后,进入了一个十年的蜜月期。

这场战争不僅破壞了中越友誼與共產主義陣營的團結,同时更加激化了中国和越南之間的民族矛盾,也使得各種衝突持續至今。

中国时事评论员陈杰人教授说:“中国过去的一些老的领导人可能觉得中国领土之大、无所谓,虽然嘴巴上说寸土必争,实际上觉得拿出去一点,它有它的收益。比如说在越南问题上,如果这个岛真的是他们送出去的话,他们也是赢得了当时越南对美国的一些牵制,特别是北约对于美国的牵制。越南战争的时候,中共和越南结成同盟,后来中苏关系恶化之后,又需要越南作为棋子跟俄罗斯叫板,在这些问题上,决策者可能也有综合的考虑。

越南也成为南中国海的领土争端的主要声索国。据中国官方媒体介绍,在南海领土争端中,越南侵占中国的岛屿最多,获取的油气资源利益也最多,但是中国考虑到两国相同的意识形态,从来没有公开对越南亮剑。

中国时事评论员陈杰人教授认为:“我个人认为,不管怎样考虑,领土问题是没有商量的。哪怕是被别人打进来,用血肉之躯来挡坚船利炮也得阻挡。但是将领土作为国际交往让步的一个代价,这样的人我觉得是要受到历史的批评和谴责的。

南海三国演义

中越关系和矛盾冲突呈持久战的同时,美国和越南的关系则迅速升温。美国海军专家预计,美国最终将以越南盟友的身份重返金兰湾基地。越南芽庄海军学院原院长黎继林(Lê Kế Lâm )海军少将称,如果把金兰湾港与菲律宾的苏比克海港及新加坡的美军基地联合起来,就可以控制所有南海及途经。如果毛泽东黄泉有知,恐怕对当年把夜莺岛作为礼物送给越南的决定,悔得肠子都青了吧。

今天的中国已经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并成为亚太地区的军事强国。习近平是否能把中国的夜莺岛要回来呢?毛泽东和周恩来1957年的赠送是否从法律上有效呢?有越南问题学者指出,根据2000年签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和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关于两国在北部湾领海、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的划界协定》 和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政府北部湾渔业合作协定》,中越两国明确界定白龙尾岛(Bach-long Vi Island),也就是中国以前所称的夜莺岛属于越南领土。北部湾上的这颗明珠已经永远从中国手中失去了。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