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13 2016年10月02日星期日

维权律师张凯:接受凤凰卫视采访之言是恐惧下言不由衷


Beijing Lawyer Zhang Kai, Wu Liangjie (L) and Deng Jiyuan (R)

Beijing Lawyer Zhang Kai, Wu Liangjie (L) and Deng Jiyuan (R)

中国维权律师张凯星期二(8月30日)在微博上发声,称早些时候接受中国媒体采访谈及“709案”时所说的话是“恐惧下的被迫表达”,并非出自真实意愿。张凯发布这些言论后不久,他的微博账号即被查封。

从8月2日起,天津市检察院开始陆续审理去年“709事件中”被抓捕的周世锋等几名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的维权人士。出人意料的是,处于取保候审的维权律师张凯一连三天出现在旁听席上。

8月4日晚,他在接受总部设在香港的凤凰卫视采访时说,“庭审做到了司法公开,在法律程序上也是公正合法的。”谈及对几名被告的看法时,张凯说:“我个人认为他们可能也走得太远,做的一些事情非常不当。”

张凯的行为被一些人看作是公然为当局的“作秀审判”背书,但是也有人认为整个事情疑点重重。

“一个被取保候审的犯罪嫌疑人,竟可以‘自行前往’外地去旁听案件,并靠‘自行申请’得到旁听证,且连续三天旁听三场庭审,”维权律师刘晓原说:“打死我也不相信。”

8月30日,张凯在微博上发表“告知书”说,此前在凤凰卫视上关于周世锋案件所言并非出本人真实意愿,而是“恐惧之下的被迫表达”。他表示撤销所有评论,并请求709事件家属原谅。

在“709案”中被抓捕的维权律师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说,她一直都相信,那次采访绝不是张凯在自由状态下的自由表达。

王峭岭对美国之音说: “张凯律师是我先生的朋友、同行,也是他在这个行业里比较欣赏的一个年轻有为的律师。2015年7月10日我先生被带走。 张凯律师在我先生出事后,第一时间打电话表示对我先生和我们全家的支持,后来他又打过两次电话。”

也正是那些谈话中张凯告诉王峭岭,她的丈夫李和平在他那里放了一份委托书。后来在一次整理家务时,王峭岭又在家中发现了王全璋律师的委托书。

“我才知道原来他们都互相写了委托书,其实他们做这个工作可能都是有所准备的,” 王峭岭说。

张凯曾向王峭岭讲述,2015年8月的一天,他是如何在浙江温州的一个小渔村里,半夜里被警察按在床上。此前张凯曾为浙江省的基督教会提供法律援助。这些教会一直在反抗政府自2013年底开始的拆除十字架的决定。

”我们听了都觉得非常震惊,才知道原来官方的操作模式是这样的,” 王峭岭回忆说。

那一次,警方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为境外窃取、收买、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情报罪”对张凯施以6个月的监视居住。

2016年2月,张凯成为又一位在中国官方电视台上公开认罪的维权人士,之后他被改为刑事拘留,直到3月底获释。

张凯在“告知书”中写道,“经历过半年之久暗无天日的羁押,家中年迈父母跟着担惊受怕,我始终无力克服因此带来的恐惧与心灵的伤害,更无力抗衡来自强权的压力。”

他表示,“愿意为自己曾经因心灵的软弱和恐惧而做出的行为,向上帝忏悔。 ”

王峭岭说,曾经有人说,张凯不该认罪,不该投降,但是她认为,没有经历过这种地狱般经历的人没有资格指手画脚。她说,中国敢发声的人本来就不多,大多数人都在监狱里。张凯在已经获得某种程度的自由下继续发声尤为可贵。

王峭岭对美国之音说:“其实他只要跟官方配合,就能有不再危险,不再提心吊胆的日子了。他在这种状况下愿意公开发言,而且向大家道歉。我对他心里充满了敬重。 ”

总部设在香港的非营利机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总干事陈洁文也对张凯的行为表示敬佩。她说,在中国这种大环境下能做到这一点不容易。从张凯的微博账号被查封这一点可以看出,尽管张凯已经获释几个月了,但他目前仍不自由。

陈洁文对美国之音说:“不能因为是取保候审,就认定是真正的自由。在中国目前的情况下,任何一个地方都有可能变成一个看守所。”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同时对王宇、包龙军、任全牛、赵威等其他一批处于类似状态的律师和维权人士感到忧心。陈洁文说:“到目前为止,没有人能够真正地接触他们,确认他们是真正处于自由的。”

她表示,“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将继续关注他们的安危。

美国之音多方联系,终于在星期二晚间联络到张凯律师。张凯说,自己目前正在取保候审期间,不便接受采访。

********************************************************************************************************

张凯告知书

一、出于基督信仰和良心的自由,本人正式表明:8月4日晚,我接受凤凰卫视等媒体关于周世锋案件的采访,并非本人真实意愿,系恐惧之下的被迫表达,现本人撤销所有评论。

经历过半年之久暗无天日的羁押,家中年迈父母跟着担惊受怕,我始终无力克服因此带来的恐惧与心灵的伤害,更无力抗衡来自强权的压力。

二、我愿意为自己曾经因心灵的软弱和恐惧而做出的行为,向上帝忏悔,我也请求709事件家属原谅。

三、请主内弟兄姊妹为我祷告。

基督徒:张凯
2016年8月30日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