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52 2016年09月28日星期三

印逐华记者 环时删社评


据印度媒体报道,印度方面拒绝延长三名中国记者的签证,等于是限期让其回国。这三名记者是中国国家通讯社新华社驻新德里首席记者吴强以及该社驻孟买记者唐璐和佘勇刚。中国媒体说,新华社驻外记者很少遭到这样的待遇,而作为中国的邻国和大国,印度在同中国交往历史上,出现这种现象颇为罕见。环球时报为此发表社评,抨击印度“太小气”。但吊诡的是,这篇社评发表后不久就在其网上消失下架了。

中国的大国邻国印度拒绝延长三名新华社记者签证,这在中印两国交往史上是非常罕见的行动,中国媒体说这是“史上首次”。中国经常拒绝延长外国记者的驻华签证,很少听说外国也这样对待中国记者,尽管海外经常有舆论声称:这是外国和中国互派记者当中的“不对等”现象。印度最近的做法,也算是很长时期以来,在对待外国驻印记者方面所开的“先河”。

综合印度和中国媒体的报道,这次遭印方(7月24日)拒绝延长签证的记者有三名,分别是新华社驻新德里首席记者吴强,还有就是新华社驻孟买首席唐璐(女)以及新华社驻孟买记者佘勇刚。印度发行量最大的英文报纸印度斯坦时报(The Hindustan Times)24日报道,印度方面要求这三名记者在七月底之前离境。吴强
已经在印度待了七年,多次获延长签证,而唐璐和佘勇刚则上任一年多。

在中国百度搜索,近一年过来,唐璐和佘勇刚多以两人共同署名,从孟买发回报道。较早一篇是2015年3月,佘勇刚、唐璐从孟买发回报道:5万部红米手机在印“秒”光。稍后一篇是2016年7月9日,也是唐璐和佘勇刚联合发回的:印度地方政府征“脂肪税”以减少肥胖人口。报道说,印度南方喀拉拉邦宣布,将对餐厅出售的比萨饼、汉堡包、三明治等食品征收14.5%的脂肪税。
中国百度百科说,唐璐和佘勇刚以前曾获签证延期。佘勇刚也曾任新华社孟买分社首席记者。

纽约时报(7月26日)报道说:印度在面对中国挑衅时将三名“低级记者”驱逐出境的行为,援引印度智库研究员莫汉.古鲁斯瓦米的话说,这“是一桩烦心小事,而且不合逻辑”。

唐璐,记者乎,学者乎

至于此三名记者是否“低级记者”,从中国百度搜索引擎查询,有关新华社记者吴强和佘勇刚的介绍不多,但是,记者唐璐应是很有学术背景的新闻从业人。环球时报(2013年)曾举办一次中印学术会议---中印媒体对话,唐璐是中方出席者之一。环球网对唐璐的介绍是:新华社记者、高级编辑,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另外,中国南亚网在发表唐璐论文时曾介绍,唐璐是新华社参编部副主任(厅局级)。

唐璐曾在中国发行量最大的纸媒体参考消息(2006年3月2日)发表文章:“世界把中印看成是一对”----印度商务国务部长斋拉姆谈Chindia的崛起。唐璐在中国媒体发表的中印关系文章还包括:感受印度的种姓制度;中国媒体对印度报道的偏好及其对公众的影响;传统角力现代:印度当代文化透视。

环球网还介绍:唐璐毕业于北大国际政治系国际政治专业,九十年代曾在新德里尼赫鲁大学进修印度外交政策,两千年后在印度萨达尔-帕特尔大学政治系高级访问学者,研究印度政治与社会。环球网还说,唐璐曾两次被美国国务院提名参与国际访问者领导计划,涉猎内容包括中印关系,印度外交与安全政策,印度政治与社会,印度媒体等。

新浪微博主“毛四维印度观察”发帖说:唐璐是新华社著名记者、印度问题专家。他说,唐璐(2014年)曾在微信上说:莫大叔(总理莫迪,记者注)对瑜伽情有独钟。难怪他会任命一位专责瑜伽部长。他任命的瑜伽部长主要负责印度的传统医学及修行,如阿育吠陀、瑜珈、尤那尼、悉达及顺势疗法。

拒延签证为何?

印度斯坦时报(7月24日)援引政府消息人士的话说,虽然拒延,但不等于说印度从此将新华社拒之门外。报道说,印度仍然欢迎新华社派其他记者来接替这三名记者。印度政府没有提到三名新华社记者没得到续签的原因,但印度斯坦时报的报道援引印度内政部官员的话说,这三名记者曾到班加罗尔,见到了流亡藏族活动人士。印度教徒报也曾报道,这次会面,是政府拒绝延长这三名中国记者签证的主要原因。

印度和中国媒体谈到的其他相关可能原因是:这几名记者涉嫌冒充他人或使用假名访问了管制措施。纽约时报(7月26日)报道援引印度教徒报的消息说,这三名新华社记者当中,曾有两名去过印度南部的卡纳塔克邦,与藏人会面交谈。报道说:“此后,他们在被警方截获时使用了假名。”

还有印度媒体报道说,上月一些相关国家在韩国开会讨论印度加入“核供应国集团”的申请,中国投了反对票,理由是印度没有签署《核不扩散条约》成为签约国。印度这次行动,可能是对中国的报复。

总部设在南方大城市陈奈的印度教徒报(印度第三大英文日报)报道(7/24),谈到了中国环球时报第二天发表的一篇社评:印度拒延新华社记者签证很是小气。环球时报这篇社评说:如果新德里是因为核供应国集团的事情“报复中国”,那将是很严重的事情。北京采取反报复行动就完全可以预期了。

环时社评批印度小气

这篇已经下架的环时社评说:无论如何,印度拒绝延长新华社驻印度机构负责人的签证,都不是什么好事,传递出相当负面的信息,中印媒体交流受到消极影响大概很难避免,我们不知道新德里是否觉得两国间的这种交流已经“太多了”。

环时这篇社评说:“印度社会近年来,西方舆论对‘世界最大民主国家’以及其巨大潜力的追捧似塑造了印度人特殊的自尊心,抬高了他们识别外部尊敬的标准。一些印度人经常希望中国在印巴的冲突问题上站到印度一边,要求中国向巴基斯坦施压,否则他们就认为是北京不尊重他们的表现。”

许多印度媒体都注意到的环球时报的这篇社评,就在发表后不久就下架消失了,现在再到环球网上去查,这篇文章已不知所踪。但是,环球时报的微博公众号还可以看到这篇文章,下面有好几百个跟贴,褒贬均有之。

中印互逐记者,一报还一报?

印度教徒报援引西华师范大学印度研究中心主任龙兴春的话说:到现在为止,还不知印方这样做的原因,但这样做肯定会对中印关系带来负面影响。报道还援引龙兴春的话说,有人说,印度因不能加入核供应集团而迁怒中国,如果真是这样,本来印度可以采取其他什么行动,而不用拿记者来出气。

龙兴春还说,有人说,印度驱逐中国记者,中国也可以以牙还牙,采取同样行动,但龙表示不赞同这种观点。他说:“有的网民说,中国也应驱逐印度记者,我坚决反对这种观点。” 他还说:“我的理解是: 习近平主席领导的中国政府,可能不会对此作出回应。我们可以容忍印度这种做法。”

环球时报说,目前印度驻中国记者有五名,分别来自印度报业托拉斯、印度教徒报、今日印度、印度斯坦时报和印度时报。中国驻印度的媒体也是五家,分别是人民日报、新华社、中央电视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和文汇报。环球时报说:这五家新闻机构在印“大约有十三四名记者。”

到记者发稿为止,中印官方和新华社,都没对印度拒延中国记者签证一事发表评论。

1964年2月,巴西军人政权政变成功后以间谍和颠覆罪名逮捕了新华社驻巴西记者王唯真和鞠庆东,判处他们十年徒刑并驱逐出境。王唯真等回国后受到国家主席刘少奇和总理周恩来接见,王还在文革中一度出任新华社长。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