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35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印度与中国在缅甸展开竞争


缅甸仰光“印度城”的一家酒馆。殖民时期,仰光的印度裔人口曾经接近50%。(美国之音朱诺拍摄,2013年10月28日)

缅甸仰光“印度城”的一家酒馆。殖民时期,仰光的印度裔人口曾经接近50%。(美国之音朱诺拍摄,2013年10月28日)

在昂山素季刚刚结束了访问中国之后,印度外长斯瓦拉杰(Sushma Swaraj)便于8月22日访问了缅甸。紧接着,缅甸总统吴廷觉于8月29日出访了印度。根据《印度时报》(The Times of India)报道,两国高层互访“确立了莫迪政府与缅甸政府扩大合作的关系,是推进印度‘东向行动’(Act East)政策的重要步骤。”

当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通过缅甸向南亚、向印度洋延伸时,印度的“东向行动”则瞄准了东南亚和东亚的市场。两个超大型经济体各自的战略在缅甸实现了交集,而在缅甸这个交汇点上,印度目前在双边贸易额和直接投资等方面都暂时处于竞争的下风。

印度于上世纪80年代随着西方国家一道,加入了制裁缅甸军政府的行列,结果眼睁睁看着中国在缅甸形成了一家独大的局面。意识到不能将缅甸这个邻国拱手让给中国,印度从90年代中叶开始奋起直追,从双边贸易、基础设施建设、军事合作等领域逐渐向缅甸渗透。不过,由于与缅甸接壤的是印度相对落后的东北部地区,该地区本身就存在着基础设施滞后及工业化程度欠发达的问题,而印度发达的西孟加拉邦又与缅甸相隔着一个孟加拉国,所以“东向行动”在缅甸的推进效果极为有限。

根据《印度时报》报道,印缅两国领导人在此次互访时,讨论了包括贸易、运输、卫生、电力、教育、社会发展和安全等方面的问题,印度有意加大对缅甸的投资,并在基础设施和能源等领域与中国展开直接竞争。印缅之间近期的主要合作项目包括一条长达6900公里的天然气管道,以及连接印度、缅甸、泰国的1400公里的公路。

起点位于缅甸若开邦首府实兑市(Sittwe)的天然气管道将穿过孟加拉国的吉大港市(Chittagong)和印度东北部,最后进入印度西孟加拉邦。实兑市与中国缅甸油气管道的起点皎漂市(Kyaukphyu)非常接近。印度几年前便在若开邦布局,筹建与管道相配套的港口和公路等项目。

印缅泰公路是亚洲高速公路网的一部分,泰国部分早已建成,而缅甸和印度部分进展缓慢,投资额和建设进度至今仍处于讨论阶段。中国曾经希望利用并重修二战时期远征军曾经使用过的滇缅公路和雷多公路,与印缅泰之间的公路相连通,但印度对这个计划并没有显示出热情。观察家们分析,印度不希望重修雷多公路,是因为这条路一旦修通,中国军队到达中印争议的藏南地区之速度将快过印度军队。

印度在缅甸的经济活动往往试图避开与中国的接触,已经提上议事日程长达20年的“中缅孟印经济走廊”迟迟未见实质性行动。实际上,印度更为热衷的是日本提出的“印度—太平洋经济走廊”(Indo-Pacific Economic Corridor),这个计划将以连通印、孟、缅、泰、柬、越等南亚、东南亚国家为核心,与“中缅孟印经济走廊”的区别很明显,就是避开中国。

文化上,缅甸在宗教、服装、音乐、美食等领域更接近印度,这是印度在缅甸比中国占优的一个方面。此外,昂山素季年轻时曾在印度读书,印缅两国的早期领导人也有过更为密切的交往。由于曾经同为英国的殖民地,两国人民之间存在着更深层的理解和交流,而英国人留下的民主体制,如今也成为两国所共同接受的政治遗产。

不过,虽曾同为殖民地,英国人在对待印度人和缅甸人的态度以及待遇上却有所不同,这些差异曾造成印缅两国人民之间的矛盾,而“反印运动”也一度成为“抗英运动”的前奏。缅甸人与孟加拉穆斯林(罗兴亚人)长期未能解决的矛盾也在某种程度上影响到与印度人之间的关系。若开邦的一位教师谭林曾经告诉记者,若开邦的佛教徒对“从西边来的深肤色家伙们都心存戒备”。此外,印度与缅甸的边境地区还有那伽族(Naga)等山地民族的分离运动,印度军队对这些少数民族武装的征剿经常会越过国境线、进入缅甸一侧,造成两国外交上的摩擦。

对于印度与中国在缅甸的竞争,前印度驻缅甸大使马立克(Preet Malik)在他今年早些时候发表的回忆录《我的缅甸岁月》(My Myanmar Years -- A Diplomat’s Account of India’s Relations with the Region)中表示,缅甸新时期的门户开放政策试图避免对中国的过度依赖,印度增加其在缅甸的影响,难免会与中国在某些方面产生竞争。但是,“印度和中国也可以进行一些务实的合作,帮助缅甸共同发展。”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