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32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高孔廉:盼新政府用创意打开谈判大门


高孔廉于东吴大学办公室内 (美国之音易林拍摄)

高孔廉于东吴大学办公室内 (美国之音易林拍摄)

前海基会副董事长高孔廉近日出版新书《两岸第一步:我的协商谈判经验》,记录其从1988年到2016年28年时间里所参与的两岸事务。高孔廉自1988年台湾政府成立大陆工作会报时开始参与处理两岸关系,参与法规研拟、政策讨论、乃至海基会及陆委会的组织设计,历任行政院大陆委员会副主委、海峡交流基金会秘书长、副董事长等,长期参与两岸协商谈判。

在马英九执政的大半时间,高孔廉是两岸协商、谈判的主帅代表。由于职务敏感,在任期间几乎不接受媒体长篇访问。本书是高孔廉首次完整描述从1980年代以来参与两岸政策制定、协商谈判事务的经历与心得,为两岸关系留下一份可信的历史资料,弥足珍贵。

在书中,他首次披露了服贸协议谈判的内情,并表示这次谈判最大的错误,一是签署时机不对,其次是内容有问题。他透露,原本的目标是2012年底完成两岸两会互设办事机构,而现在这个目标看起来遥遥无期,这是他谈判中最大的遗憾。以下是专访的详细内容。

记者:高老师您好,首先想请您谈一谈,您写这本书的初衷是什么?

高:我是从1988年到1991年(参加两岸谈判的工作),然后一直演变,到2016年,整个两岸关系的发展曲折起伏,我觉得这一段历史,也很难得碰到这样一个机遇,也应该要把整个我所了解的经过留下一个历史记录来。对自己有个交代,对未来想了解这一段经过的人也有一些帮助。

记者:您在书中提到,两岸协商需要互信与善意两个重要的元素。现在的情况有可能具备这两个要素吗?

高:两岸的协商来说的话,首先,你必须创造一个氛围,这个氛围是要说两岸是善意的。 然后要有互信,这个互信是要前后一致。第三我就讲到要有创意,因为两岸的协商里面会有僵持的部分,你有你的讲法,我有我的讲法。我们怎么样来创造一个想法,双方都能接受。九二共识就是这样一个东西。我们达成“双方均支持一个中国原则, 但是对其含义和认知各有不同”。创造性的模糊,双方都有台阶可下。现在最需要的是这个事情。 2016年民进党执政以后,不接受九二共识,不接受一中各表,我都没有意见。但是你光是say no ,不能解决问题,一定要说出yes, 你必须找到一个东西,你要提出你的主张,你的讲法。你的讲法,如果两边可以接受,国民党没有意见。我们认为你要有这样一个东西以后,双方才可以恢复协商。而协商沟通管道的建立是非常重要的。协商沟通管道如果中断的话,就有误判的可能性,是非常危险的。

记者:在创意的方面过去谈判有什么例子吗?

高孔廉:当年我们跟大陆讨论偷渡客遣返,当时在1993年1994年的时候,大陆偷渡客来台很多,一年五六千人。我们要签协议让大陆派船来接。偷渡客三个字大陆不接受,大陆认为我们是一国,怎么偷渡呢?我们绞尽脑汁想了一个名词,叫做“违反有关规定进入对方地区人员”。那是不是就是偷渡客呢?就是嘛。所以说你要有创意来解决。

记者:那么谈到协商管道,我们知道现在这个官方的管道是关闭的。对于近期的洪习会,您的评价是什么?

高: 国民党主席洪秀柱跟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会面的时候,大陆方面原来排七个人,这次没有杨洁篪,这次排了一个海协会的陈德铭会长。这是很特别的。过去从来没有这样。从连胡会开始,到朱习会到去年的马习会,都不是这个样子。那这代表什么意思呢?这是代表现在双方官方没有协商沟通, 服务和交流就变成非常重要的一环。谁负责交流和服务呢?大陆就是海协会啊。那台湾如果没有官方沟通,你就要找。多元管道,国民党可以是一个主要管道。

高孔廉于东吴大学办公室内 (美国之音易林拍摄)

高孔廉于东吴大学办公室内 (美国之音易林拍摄)

记者:在您看来,洪习会能发挥与当年连胡会一样的效果吗?

高:客观条件不完全一样。(现在蔡政府并没有像扁政府时期贪污无度,遭人民唾弃)能不能发挥那样的一个效果不知道,可是我觉得两岸是有必要走向和平发展的这样一个道路。

记者:您在书中谈到,现在两岸的对话中台湾的筹码越来越少。那么连结两岸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台湾又要怎样去谈判?

高:连结两岸很重要的两个纽带,一个是文化,一个是经贸。我常常在谈这样一个概念。政治的问题有些大家都会僵持,那么连结的这个政治和经贸的纽带,大家要设法好好的珍惜。就文化的方面来说,台湾的很多文化是源自大陆的。经贸呢,过去在90年代到2000年,甚至于到2010年,这20年期间,两岸经贸互补性很高的,但是目前看起来变成竞争性。竞争也没有关系,竞争是促进进步的一个动力。但是我一直在强调一点,两岸之间不能自我残杀。应该要合作分工,不单是要合作,还要分工。哪些是你已经有的,另外一方就不要去重复投资。因为重复投资的结果就是产能过剩,两败俱伤。

记者:您谈到分工合作,大陆方面对台商的政策够不够持续地为创造好的两岸产业链奠定基础?

高:有一些台商会有抱怨,大陆没事就谈一个中国,但是只有政治上讲一个中国,经济上都是两国啊。从来没有把我们当作中国,各种待遇都与外国公司一样。他们常常有这样一个抱怨。你要经贸的融合,产业合作,不能把台湾的企业当作外国企业,一定要有合作的关系存在。 而且我要强调合作不是一次采购,是长期的,战略伙伴关系的,那才能长期融合在一起。

记者:还想请教您,我们看到台湾现在政党轮替,可能原本的一些努力付之东流。那么民主与协商的关系您如何看?

高:民主是个好东西,但是民主的好东西必须是理性,成熟的。本来我们说拿美国作为一个标杆,学习他们能够理性,辩论成熟一点,但是这次看川普和克林顿好像也不是这个样子啊。 美国的民主呢,我是觉得,他们从90年代,一直到2005年,就是这个世纪的前几年,那一段时间的民主还算是比较理性的成熟的民主。行政部门跟立法部门之间会争吵,但是在对外谈判的时候会形成黑白脸的一个角色,这变成谈判的一个助力。

记者:谢谢高老师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