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42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维权者吴淦案移送检方 律师会见阅卷均受阻


维权人士吴淦2015年5月在江西高院前抗议(网络图片)

维权人士吴淦2015年5月在江西高院前抗议(网络图片)

网名“屠夫”的维权人士吴淦的律师星期一证实,属于709大抓捕案其中个案的吴淦案,已移送天津市检察院第二分院审查起诉。不过,律师仍然不能依法会见吴淦或者阅卷。此外,709案仍被关押的维权律师李和平的妻子在被当局逼迁近日找到新住处后再被驱赶。

近年活跃于维权领域的标杆人物吴淦的律师燕文薪8月22日发文表示,他本人星期一下午在天津检察院二分院确认吴淦案已移送审查起诉,随后再去天津市第二看守所要求会见。而警察称要办案单位同意。律师告知案件已到审查起诉阶段,法律规定可直接会见。警察打电话请示领导后离开,回来说会有负责人相谈,但是20分钟后,又说负责人不来了。那位警察说,看守所系统显示还在侦查阶段,律师得让检察院拿换押证来。

燕文薪律师表示,他再次明确告诉警察,检察院已确认案件移送过来,法律规定48小时内安排会见。在给看守所留下电话后,律师再去二分院。案管中心一个女工作人员,以委托书上家属签字未按手印为由,拒收律师的代理手续。律师让她出具委托书上必须按手印的法律依据,她说法律不可能规定那么细,律师坚持法律没规定,就不能增加要求。

燕文薪说,随后一位男工作人员又以最高检规定委托须由本人确认为由,称委托手续不合要求而拒收,还说不服可以去旁边控申科,并打电话想叫法警来驱赶。

美国之音记者星期二下午3点多致电燕文薪,电话刚接通,还没讲话就断掉。在随后的近3个小时里,记者约20次拨打,都是响一声后马上转成“电话正在通话中”的语音,显然燕文薪律师的电话出现“问题”。

709案在押律师王全璋的辩护律师余文生星期二对美国之音表示,按照法律规定,案件移交检察院,涉案辩护律师就可以到看守所会见当事人或到检察院阅卷。

余文生:“燕律师不用批准,直接看守所可以见人,而去检察院就应该给阅卷。这是法律所规定的。但是我所看到的,燕律发来的消息是,既不让见人,又不让阅卷。”

美国之音记者:“各种理由,说他家属没有在委托书上按手印,又说他的委托书没有得到本人的确认……”

余文生:“法律规定,家属委托的情况,没有说非要本人去确认。本人可以解除家属的委托。所以说本人要确认,肯定是没有法律规定的。

余文生表示,很显然,当局就是不让燕文薪律师去会见吴淦,而这并不令人意外,因为所有709案二十多在押人员在一年多的关押期间,都没有让家属委托的辩护律师到看守所会见当事人,包括8月初被审判的四人。

此前,燕文薪律师8月16日得到天津公安确认,吴淦原来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已变更为“颠覆国家政权罪”,另外的“寻衅滋事罪”仍在。外界分析,这表明,据信目前在看守所零口供的吴淦可能要被当局严判,因此引发关注。

作为中国草根维权人士的吴淦,近年参与过刺伤官员的邓玉娇案、福建三网民案、浙江上访村长钱云会被碾死案、沈阳小贩夏俊峰案、黑龙江庆安徐纯合遭警击毙案等敏感案件。吴淦去年5月20日因在江西省高院门口,抗议高院阻止被维权界视为冤案的江西乐平案的律师阅卷,被以“寻滋罪”行政拘留,5月27日又被福建警方接力刑事拘留,7月3日被以煽颠和寻滋两罪批捕。今年1月28日,吴淦案被移交给天津市公安局。

此外,在709案李和平律师被捕后,他的妻子王峭岭时常被骚扰、跟踪、监控以及软禁,并遭到警方施压房东逼迁,使得在北京租住三年的房子被解除租约,并限期搬走。

据王峭岭网上消息,忙于对两位所谓李和平官派律师提起民事诉讼的王峭岭,8月18日打电话让亲朋帮忙把东西打包,搬到通州区宋庄镇小堡村一处新找的住处。据搬家人讲述,搬家公司的三辆卡车被一辆疑似国保的车辆跟踪到新住处。第二天上午,王峭岭接到新房东电话,证实村委会已找他谈话,要求不能把房子租给王峭岭和孩子居住。王峭岭随即赶回北京,与房东及村委会当面对质,村委会承认受到派出所的压力,因为王峭岭带来“不稳定的因素”。

据悉,目前王峭岭临时借助朋友家,因为新租房房东已换锁,进不去,且房东写下通知,说限7天把东西全部搬走,否则全部扔到马路上。王峭岭早前支付的租屋订金,仍未退还。王峭岭的朋友呼吁外界关注,希望当局停止对王峭岭的打压,让她和孩子有一个容身之所。

此外,王峭岭8月19日委托律师起诉官方为丈夫李和平指定的两名辩护律师,要求裁定委托关系无效,强调两名官派律师从未主动与家属联络沟通。官派律师据称已会见过李和平,这本身就涉嫌违法。案件已获天津市南开区法院正式立案。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