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53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斯大林刽子手名册出版 相关组织陷困境


“纪念碑”组织2013年10月29日在莫斯科的联邦安全局大楼前广场举行活动,大年斯大林政治迫害中的受难者。

“纪念碑”组织2013年10月29日在莫斯科的联邦安全局大楼前广场举行活动,大年斯大林政治迫害中的受难者。

俄罗斯“纪念碑”人权组织首次公布了“斯大林刽子手名册”。这份秘密警察名单对研究苏共政治迫害历史有重要意义。与此同时,随着普京政府对社会控制和非政府组织打压日益加紧,专门研究斯大林政治迫害的“纪念碑”组织在俄罗斯的活动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

受难者和刽子手

在研究共产党政治迫害历史时,许多学者和受害者家属经常提出的问题是,如果有受难者,肯定会有刽子手。那些当年曾经帮助暴君独裁者实际参与,组织实施政治迫害的刽子手究竟是谁?他们又是些什么样的人?

长期从事斯大林政治迫害研究的俄罗斯“纪念碑”人权组织试图给出答案,最近首次发布了1935-1939年期间,苏联人民内务委员会的秘密警察名单。

耗时15年

这份名单由莫斯科大学毕业的历史学家安德烈-茹科夫耗时15年编写,主要资料来自秘密警察当时的军衔职务任命状,批准秘密警察辞职的文件,以及“纪念碑”组织保存的受害者案件档案。

人权活动人士说,作为克格勃前身的苏联人民内务委员会机构十分庞大,工作人员众多,这份斯大林刽子手名册包含了将近4万名人民内务委员会总局,也就是当年秘密警察最核心部门成员的名单。除了姓名之外,还有这些人的简历。斯大林大清洗时期,实际参与逮捕、审讯、判决和处决行动的90%以上的秘密警察姓名都包括在内。这使苏共政治迫害历史的研究工作又大大前进了一步。

难找责任人

“纪念碑”组织说,这是俄文版研究苏共政治迫害的维基百科。受害人家属在查阅当年的卷宗档案时,能从参与逮捕和审讯行动的签名者中知道这些秘密警察的身份。但由于俄罗斯安全机构的历史档案今天仍然保密,目前仍然无法知道每起案件的主要责任人。

有关斯大林大清洗的许多档案资料目前在俄罗斯都已解密公开。但很多重要档案至今被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内务部等安全机构列为机密。 “纪念碑”人权组织有幸能在上个世纪90年代苏联解体前后那段时期接触到克格勃和内务部包括军衔任命状在内的一些档案。但由于俄罗斯安全部门保存的当年每一名秘密警察的人事档案不对外公开,因此刚刚被公布的秘密警察个人简历信息也非常有限。

刽子手成受害人

活动人士说,斯大林大清洗中许多秘密警察既是刽子手迫害别人,但后来也成为受害人。比如,当年领导大清洗的秘密警察负责人雅戈达和叶若夫都被逮捕处决。但在秘密警察系统中,受害者的人数很有限。这部分人的简历资料信息要比其他人多一些。

“纪念碑”组织主要成员拉钦斯基说,这份秘密警察名单目前被制成光盘免费发行。到今年年底时,按照姓名的俄文字母、军衔、地名排序等不同方式可从互联网上公开查阅。

领先东欧国家

研究苏联秘密警察的历史学家彼得罗夫说,虽然其他前东欧共产党国家都在从事共产党政治迫害的研究,但发行秘密警察名册,俄罗斯是头一家。

彼得罗夫:“在前社会主义阵营国家中,迄今还没有任何一个国家针对目前已经解散了的前秘密警察机构出版过相关的百科全书式的资讯手册。无论是针对东德,还是波兰,或是捷克斯洛伐克的秘密警察机构,都没有任何相关资料。但俄罗斯却是例外。在俄罗斯出版相关手册并非由于国家政策,或是官方下令。俄罗斯当局对有关行动并不知道,他们也不感兴趣。在俄罗斯发行有关手册完全凭借着一些人士的热情。”

列入黑名单 活动瘫痪

1989年成立的纪念碑人权组织在俄罗斯国内和国际上有广泛影响,甚至也受到一些普京政府高级官员的尊重。但即使如此,这家组织活动在俄罗斯正陷入困境。

俄罗斯司法部星期二宣布,由于接受境外资助和从事政治活动,根据有关法律已把这家组织列入“外国代理人”的黑名单中。另一家著名的“列瓦达”民意调查中心最近也同样被列入相关黑名单中。

“外国代理人”有在俄罗斯为外国情报机构工作的含义。外国代理人法是普京当局最近几年为加强对社会和非政府组织控制推出的一系列法律中的一个。这项法律实施后,许多过去在俄罗斯很活跃的非政府组织的工作陷入瘫痪。

未来不乐观

“纪念碑”组织说,将会上诉,但工作将继续。活动人士拉钦斯基说,他们今天已不像过去那样对未来感到乐观,但仍然还抱着一线希望。

拉钦斯基:“我们只是希望国际社会不对在俄罗斯所发生的这些事情不闻不问。这一线希望使我们仍能有些乐观。但不要指望俄罗斯国内目前的这种状况能很快改变,还将持续多年。”

向中国传授经验

“纪念碑”组织每年10月末都要在前秘密警察克格勃,目前是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大楼前的广场上举行活动,悼念苏共政治迫害中的受难者。活动人士期望今年的活动能正常举行。

“纪念碑”组织的另一名活动人士,同时是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的加努什金娜说,在俄罗斯司法体系完全服务官方的背景下,她对上诉成功打赢官司绝望,除非当局能修改打压非政府组织的法律。俄罗斯把打压非政府组织的立法和其他许多经验传授给了中国。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