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34 2016年09月29日星期四

公民联署声援炎黄春秋与艺研院抗争


2016年5月《炎黄春秋》

2016年5月《炎黄春秋》

中国公民社会星期一发起公开信联署,对改革派标杆性历史刊物《炎黄春秋》近期遭主管部门中国艺术研究院“撕毁协议”,全面扼杀,迫使杂志停刊的事件表示强烈的关注和愤慨,要求履行和炎黄春秋杂志社签订的合同,撤离非法进驻人员,依法受理杂志社提出的维权诉讼。另据最新消息,炎黄春秋杂志社社委会一致推举已经回国的前开明派总书记胡耀邦之子胡德华,与艺研院展开产权战。

由知名作家冰心的女儿、北京外国语大学退休教授吴青、大作家杨沫的儿子、《血色黄昏》的作者老鬼、清华大学教授郭于华等首批120多人签署的公开信表示,敢讲真话、尚存风骨的炎黄春秋的主管单位艺研院,7月13日发动突袭,单方面撕毁2014年12月签订的保证炎黄春秋在人事、发稿、财务方面完全自主权的协议,撤换社长杜导正、副社长胡耀邦之子胡德华,以及总编辑等领导层,夺取杂志的编辑、发行和财务等全部权力,窃取了官方网站密码,并派人携带行李进驻编辑部。

此外,西城区文化执法队7月22日以有人举报为由进入杂志社,搜查所谓“非法出版物”,要求打开每个房间录像“取证”。艺研院强占人员还堵在大门口,要求搜查杂志社会计的包。

公开信表示,广受读者欢迎的炎黄春秋近年不断遭受打压,他们仅是同情和担心,却没有说话。现在杂志要被完全扼杀,再也不能沉默,必须要发出最后的吼声,因为保障公民言论和出版自由的宪法被践踏,而他们也更为知识分子的命运和中国的前途忧虑。

公开信说,炎黄春秋的遭遇,正是中国知识分子命运的现实映照,悲凉、失望和愤懑。公开信呼吁,各界行动起来,支持炎黄春秋,关注炎黄春秋的命运。

做过三届北京海淀区人大代表、一向敢言的吴青教授星期一下午对美国之音表示,炎黄春秋一直敢于匡正被歪曲的历史、揭开被掩盖的真相,面对炎黄春秋遭扼杀的厄运,她一定要站出来发声。

她说:“在人民当中,很多人都想发声的,他们在不同的场合都在努力的发声。所以,我觉得可怕的不是坏人的嚣张,而是好人的极度的沉默。”

吴青教授表示,炎黄春秋掌握受物权法保护的与艺研院的合同,法院应当依法受理炎黄春秋杂志社提出的维权诉讼,否则就是践踏司法。

她说:“如果是应该立案不立案,一周内,它不立案、不给你答复,没有任何的依据,那它就是违法,到检察院就应该监督法院了。我们就希望中国有真正的法治,是用法律和宪法来说话的,民主、自由、法治、透明,一切都要这样做,我觉得这是全世界的潮流。”

炎黄春秋杂志社7月15日委托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就艺研院违约向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法院7月22日拒绝立案,但又不出具书面裁定。该所丁锡奎律师与法院激烈交涉,法院答应7月25日由立案庭庭长与律师再交涉。

记者星期一下午联系上莫少平律师事务所的丁锡奎律师,丁锡奎表示,立案庭庭长要求他们再补充材料,七天后再等结果。

丁锡奎:“他又让我们补充了一些新的材料,然后呢,说这个七天之内再决定是否立案。”

记者:“那你们交上去了吗?补充材料?”

丁锡奎:“交上去了。”

记者:“现在再等他的结果,对吧?”

丁锡奎:“对对对。”

记者:“按理说,应该是给立案的,是吧?”

丁锡奎:“应该,但是他不立,你也没办法呀。那只能上诉吧,到时候他真不立的话,那只能是上诉。”

记者星期一下午致电炎黄春秋杂志社,接听电话的人还是炎黄春秋杂志的,无法联系上艺研院的人。炎黄春秋杂志副总编辑王彦君告诉美国之音,炎黄春秋25年来没有拿国家一分钱,艺研院的做法就像掠夺。

他说:“杂志社内的没有更多的情况,不过艺研院的人还在办公室里赖着不走,我们只要人一露面,他们就纠缠不休,我们仍然无法工作。向这个财务呀、我们这些编辑呀,去了以后无事可做,连着几天就没有到办公室去。毕竟这一份事业是我们25年来辛辛苦苦创造出来的,炎黄春秋这个品牌呢,也有一份知识产权在我们手里。他们这样做是毫无道理的,也是违法的。”

据报道,炎黄春秋的全体员工7月22日在北京一酒家聚会,纪念创刊25周年。曾任新闻出版总署署长的杜导正社长参加,只是与各位聊天。杜导正临走前对同事表示,“为民主和法治战斗到最后一分钟”。

被艺研院掌控的炎黄春秋官网21日发出审计通知称,“凡销毁、隐匿、拒不交出财务会计资料的行为人,院方将依法严肃处理”,还承诺“保持《炎黄春秋》杂志原有的办刊风格、办刊类型,以及刊物样貌不变”。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