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57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希拉里和川普竞选经费从何而来?


美元(美国政府网站)

美元(美国政府网站)

再过不到一个星期就是美国总统大选投票日。选前,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和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川普都加大努力,做最后冲刺。希拉里阵营光在9月份一个月就花了9千5百万美元从事竞选活动,川普阵营则花了7千万美元。如此庞大的经费都从哪里来呢?

根据追踪竞选资金组织政治响应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的统计,从2015年1月到今年10月,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的竞选团队加上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和政治行动委员会,总共为希拉里的竞选活动筹集了6.87亿美元的竞选资金,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川普则筹集了2.5亿美元。两人的竞选经费总和将近10亿美元。

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与政治行动委员会之区别

美国知名选举专家,美利坚大学国会与总统研究中心创办人詹姆斯·瑟伯教授(James Thurber)

美国知名选举专家,美利坚大学国会与总统研究中心创办人詹姆斯·瑟伯教授(James Thurber)

美国知名选举专家,美利坚大学国会与总统研究中心创办人詹姆斯·瑟伯教授(James Thurber)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明这些资金的来源。他说:“其中一个来源是所谓的 ‘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Super PACs),他们为候选人筹款并分配资金运用,但他们不能和候选人的竞选团队进行协调。两位候选人也向一般美国人争取小额捐款,但外国公民和外国企业不能向候选人捐款,万一有这情况发生他们必须退还全部金额。他们也从一般 ‘政治行动委员会’(Political Action Committee, PAC)得到竞选经费,这些委员会受到联邦选举委员会的法律约束,相当透明,我们可以知道哪些组织和个人对它们捐款,这些款项都用在什么地方。”

瑟伯表示,政治行动委员会通常由一个企业或组织发起,对某个候选人的捐款有上限,初选最多能捐5千美元,大选也是5千美元。今年选举个人对一个政治行动委员会的捐款上限是2700美元。

而非常具有争议的“超级行动委员会”是最高法院判对“联合公民诉联邦选举委员会”(Citizens United vs. Federal Election Commission)判决的产物,它允许无限制的政治献金流入竞选活动。超级行动委员会不需公布资金来源或流向,十分不透明。他们可以自由地制作广告,购买广告时段,支持或攻击某个候选人,但法律禁止超级行动委员会和候选人的竞选团队进行沟通或协调。

另外候选人也可以自己掏腰包,向自己的竞选活动注入资金,这个金额没有限制。截至十月底,川普为自己的竞选活动投注了6千6百万美元,希拉里则投注了一百多万美元。

禁止外国公民捐款

根据美国法律规定,外国公民、政府或企业不能向美国选举中的候选人捐钱,但有时可能有其他办法对选举发挥影响。选举专家瑟伯表示,像有证据显示,今年俄罗斯政府侵入希拉里和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电邮就是企图影响选举的一个方式,这是前所未见的,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瑟伯表示,候选人要筹集足够竞选资金有很多方法,其中一个很受欢迎的方式是举办筹款活动。他说:“截至8月31号为止,希拉里举行了658场筹款参会,川普举行了59场。筹款餐会中,候选人和捐款者聚在一起,候选人发表演说,捐款者负责开支票。希拉里在这方面比较成功。”

另外候选人也要知道如何有效地从网络上、社交媒体上向一般民众筹款。要让民众掏腰包,候选人必须要有一个能吸引选民的性格和理念,还必须要有组织性高的地面运作,在今年选举中,希拉里在全国有489个竞选分部,川普有207个。

钱最多不代表肯定当选

瑟伯表示,虽然竞选资金很重要,很多其他国家的民众可能会认为筹集到最多资金的候选人最可能当选,但这不尽然。他说,像在今年共和党初选中,杰布·布什筹集到的资金比谁都多,但在所有州的初选中他的得票率都不超过6%,克鲁兹、鲁比奥也筹集到很多资金但到最后都无用武之地。川普虽然没有筹集到像其他竞争者一样多的资金,但他得到了价值约24亿美元的的免费电视宣传,这是因为,在初选和普选中,每当他说些惊人的评论,媒体就会全面报道他的一举一动,所以他不用买广告就得到有效宣传。

瑟伯指出,企业和利益团体通过向候选人捐款,希望这些候选人当选后能照他们意思行事,因此很多人把政治捐款看成是一种贿赂。但有意思的是,在美国选举中,大部分时候不是企业或利益团体主动找候选人捐款,而是候选人积极寻求这些利益团体的支持。瑟伯说:“很多人以为利益团体向候选人砸钱,要候选人支持某个政策,我认为这些团体把钱投资在本来就同意他们立场的候选人身上。经常的情况是候选人主动寻求这些团体的支持,比方说支持枪支管制候选人会向这些团体筹款,支持或反对堕胎权利的候选人也会积极向那些团体筹款。”

制度不像想像中腐败

瑟伯认为,对世界其他国家的人来说,这样的制度似乎只看钱,很腐败,但其实它并不那么腐败。他说:“对一个候选人捐款的不同利益团体之间竞争激烈,当候选人赢得选举上任后,比如希拉里如果成为总统,她必须和由共和党掌控的国会共事,这些国会议员都是由地方选民选出,他们也有别的要求,这就形成了一个必须学会协商妥协的局面,并不是把钱给一个候选人,他们就会照你意思落实政策那样简单,实际情况比那复杂许多。”

瑟伯表示,根据估计,今年总统初选和普选以及国会选举的所有花费加在一起高达80亿美元,四年前大约是68亿美元。很多人呼吁对如此浪费资源的系统进行改革,包括限制流入选举竞选活动的资金,缩短候选人竞选活动天数等。

图片集:克林顿和川普的今昔及家人(48图)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