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44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菲总统的亲中转变在国内面临考验


菲律宾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从中国返回菲律宾达沃国际机场后在新闻发布会上与记者交谈(2016年10月21日)。

菲律宾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从中国返回菲律宾达沃国际机场后在新闻发布会上与记者交谈(2016年10月21日)。

菲律宾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面临来自国内的政治考验,他希望议员、内阁成员和民众能够接受他争议性的提议—将盟友对象从这个国家历史上的恩人美国转向了解较少的中国。

杜特尔特上星期四在北京进行国事访问时宣布他将与美国“分离”,与菲律宾曾经的宗主国和坚定的军事盟友美国分离,而与被他称为经济支援方面“唯一希望”的中国结盟。在做出以上许诺前不久,6月30日上任的毒舌总统杜特尔特发表了一系列措辞严厉的反美亲中的讲话。菲律宾国内的怀疑主义会减缓或冲淡这些提议,可能最终的行动是既涵盖了部分总统的野心,又加入了仍在很大程度上亲美的民众意见。

菲律宾倡导组织“政治与选举改革研究所”常务主任拉蒙·C·卡赛普尔 (Ramon Casiple)说:“我们对杜特尔特总统的作风有意见。他在发表这些声明之前,没有一种如我所说的‘集体思维’,而是相反。”

分析人士表示,内阁成员们在采取行动前正在等待详细的指令,关于下一步要对中国和美国做什么。他们称,各个部门领导需要明确如何改变与华盛顿的关系,以及如何跟进与北京的协议。

为期四天的北京之行为这个大部分处于贫困状态的东南亚国家带来了由中国提供的价值135亿美元的经济交易,以及一份同意讨论有争议的资源丰富的南中国海权利的协议。

卡赛普尔说:“(杜特尔特)发表一份声明,之后他内阁所有突然受影响的人就试图猜测他真正想表达的是什么,或者修改这个声明。”一些人错误地认为总统会与美国正式断交。“结果在事情过后,总统本人澄清了他真正的意图。”

外交部长佩费克托·雅赛(Perfecto Yasay)周一表示,菲律宾不会中断与美国的关系,而是会执行与美国签署过的各种协议。他说,菲律宾希望在主要由美国主导多年后,采用更“独立”的外交政策。

菲律宾军队的军官可能很难被转向中国,因为他们自1950年代起一直向美国寻求援助以加强他们自己的军队。

华盛顿和马尼拉在1951年签署了《共同防御条约》,规定如果被第三方攻击,合约双方有义务互相支援。两年前,美菲又签订了一份《加强防御合作协议》,目的是帮助马尼拉阻止中国船只进入菲律宾西海岸的200海里以内的专属经济区。

纽约政治咨询机构“派克策略”的高级副总裁肖恩·金(Sean King)说:“大部分菲律宾军官是从美国西点军校毕业的。”他认为,如果没有这份防御条约,将会“使菲律宾面临其领土被中国割走的可能”。

金说:“我认为菲律宾与美国真正断绝关系的可能性是一半一半。”

菲律宾的议员们也表示,他们怀疑杜特尔特在北京的讲话是否是认真的。至少有一个议员对于在南中国海争议的背景下依赖北京表示担忧。这种争议促使杜特尔特的前任寻求国际仲裁法庭的仲裁。今年7月,仲裁结果表示支持马尼拉。

其他议员则建议菲律宾政府与中国及其对手超级大国美国保持同等关系。这种外交政策的先例是印度尼西亚、缅甸和越南,这三个国家尊重中国的价值,但担心对这个价值11.4万亿美元的经济体过分依赖。

来自有影响力的少数党派“自由党”的参议员们发布一份声明,要求审查在中国签订的交易。

要撕毁与美国的军事援助协议,需要菲律宾议会的批准。总统可以决定如何执行这些协议,并且要求重新谈判。杜特尔特曾表示,本月初与美国的联合军事演习将是最后一次。

菲律宾大学海事及海洋法研究所主任杰伊·巴汤巴卡(Jay Batongbacal)说:“当然会有反对意见。(议员们)是否能够制止这件事取决于杜特尔特采取的行动的性质。目前还只是公开声明和争议性的表述而已。参议院不能采取措施,除非有了官方政策文件或是他们能够做出回应的东西。”

大部分菲律宾人表示仍然支持美国的军事援助,尽管一些人希望给中国一个机会,因为中国有向小国投资建设工厂和基础设施的记录。马尼拉研究机构“社会气象站”最近的一份调查显示,大约75%的菲律宾人对美国“非常信任”,22%的民众对中国抱有同等程度的信任。

分析人士说,菲律宾强大的天主教会对杜特尔特的外交政策保持沉默,除非问题涉及人权,否则

教会不太可能会发声。

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太平洋论坛的项目主任卡尔·贝克(Carl Baker)说,杜特尔特放弃美国支持的这种转变冒着“疏远”他的内阁的风险,因为各个部门的领导们试图低调处理反美声明。而且这种转变还冒着失去投资以及美国军事援助的风险。

但是卡赛普尔认为,现在确认杜特尔特的最终做法还“为时过早”。他说:“我们现在看到的是菲律宾与中国关系正常化,仅此而已。”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