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54 2016年10月01日星期六

菲反毒品运动触发人权争议


菲律宾议会就杜特尔特总统发动的反毒战争中死亡人数上升展开,据称被法外杀戮的受害人家人宣誓作证。

菲律宾议会就杜特尔特总统发动的反毒战争中死亡人数上升展开,据称被法外杀戮的受害人家人宣誓作证。

菲律宾民粹主义总统杜特尔特7月发起的反毒品战争运动触发了有关践踏人权的广泛讨论。与此同时,菲律宾政府和全国将近400万吸毒者正在角力。

这个星期由前司法部长、现任参议员德利马领导的国会参议院特别调查突出显示出维权人士和杜特尔特总统强硬的法律和秩序的支持者之间的分歧。

曾经担任过市长的杜特尔特在5月的总统选举中以压倒性优势当选,他在竞选中威胁要采取强硬措施,包括以法外手段解决犯罪和毒品问题。

菲律宾国会参议院进行特别调查是由于代号为“双管”的反毒品运动越演越烈,全国各地的死亡人数、住宅搜查和逮捕行动不断上升。

反毒品数据

在反毒品运动进行了7个星期后,菲律宾国会参议院调查小组听说,警察打死嫌疑人和私刑非法处决的人数已经达到1800人。

本地媒体曝光了受到打击毒品运动鼓励的私刑者枪击和打死小毒贩的尸体。

菲律宾调查新闻中心报告说,警方在这次活动发起之后搜查了全国4万多个住宅,其中许多住宅在菲律宾南部的三宝颜半岛和北棉兰老地区。

菲律宾国家警察总监德拉罗莎告诉国会参议院调查小组说,全国有大约370万名吸毒者。他还说,从7月1日到8月21日,有60多万人向当局自首,警方拘留了1万零153名涉嫌贩毒和吸毒的人。

德拉罗莎说,警方的行动导致718人丧生,同时有1080人被“与非法毒品有关的各种团体”打死。

优点和缺点

调查小组组长德利马说,死亡人数不断上升是令人担忧的关键问题,也是展开调查的原因。

德利马说:“尤其令人担忧的是,这场反毒品运动似乎成为一些执法人员和私刑者等人杀人以后逍遥法外的借口。当然我要强调说,只是一些执法人员。”

不过,这次运动的支持者、参议员卡耶塔诺却认为,杜特尔特的强硬政策卓有成效。

卡耶塔诺说:“过去的常态是毒枭及其同伙们一直逍遥法外。人民不信任菲律宾警察、法官和高级政府官员,认为他们保护犯罪或者参与这种非法生意。现在人们对法律的尊重和恐惧都恢复了。毒枭及其同伙们都在逃亡。在杜特尔特领导下,人们开始感到安全,重新建立起对执法人员和政府的信任。”

然而,这次运动引起菲律宾国内和国际维权人士的强烈批评。

局外人的看法

包括联合国毒品与犯罪办公室在内的多个联合国机构都批评了菲律宾的政策。联合国毒品犯罪办公室行政主任费多托夫说,他“十分担忧”不断上升的死亡人数。

联合国法外处决事务特派专员卡拉马尔德和健康权利事务特派专员普拉斯这两位人权专家呼吁菲律宾政府停止这种法外处决。

杜特尔特对联合国官员进行抨击,认为他们的说法破坏了正常机制,并且威胁退出联合国。菲律宾外长不久后收回了这个威胁,表示总统说这番话时是“太困扰了”。

菲律宾警察总监德拉罗莎否认警方在背后支持这些法外处决。德拉罗莎说:“若有任何警员被发现违反了自卫法,他将受到调查、起诉和得到相应的惩处。关于私刑处决的猜测,警方现在不会,将来也永远不会纵容任何私刑处决。”

不过,来自纽约的人权观察和大赦国际等人权组织对与这场运动相联系的对人权的践踏提出警示。

人权观察亚洲副主任罗伯逊表示,他对这场运动造成的对人权的公然践踏“绝对震惊”。

罗伯逊通过电邮告诉美国之音说:“经过(星期一的)菲律宾国会参议院听证会后,很显然,警方一些行动没有遵守最基本的执法程序,包括没有取得搜查证或者逮捕令。”

星期一,有强大影响力的菲律宾教会领袖们呼吁政府重新考虑这个政策,考虑铲除非法毒品交易过程中的“方法的正确性”。

菲律宾国会参议员汉迪夫洛斯告诉调查小组说,有必要“将反毒品战争的重点从仇杀转向真正的正义。”

汉迪夫洛斯说:“反毒品战争不应沦为杀戮,而必须是一场追求新开端的正义运动。我认为,在政府的反毒品战争中,我们不能把自己当成神,决定谁的生命有价值,谁的没有。”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