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3 2017年4月26日 星期三

俄罗斯更多人由于政治观点被监禁


2013年夏季俄罗斯活动人士在莫斯科市中心示威要求释放政治犯(美国之音白桦)。

30年前发生了戈尔巴乔夫改革行动中的关键事件,大批释放政治犯。但俄罗斯今天越来越多的人再次因为政治观点被判刑入狱。

30年前的1987年春季,苏联开始大规模释放政治犯。从1987年2月到4月,多数政治犯获得了自由,其中包括许多著名科学家、作家和记者等。1年后,苏联几乎不再有政治犯。5年之后,关押政治犯的一批主要监狱也被关闭。

苏联最著名的政治犯萨哈罗夫。2011年在莫斯科举办了有关萨哈罗夫国际讨论会(美国之音白桦)。

苏联最著名的政治犯萨哈罗夫。2011年在莫斯科举办了有关萨哈罗夫国际讨论会(美国之音白桦)。

在这之前,最著名的苏联政治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和著名核物理学家萨哈罗夫在1986年12从流放地返回莫斯科,苏联当局稍后释放了其他几名知名持不同政见者,包括争取鞑靼人重返克里米亚家乡运动的领导人杰米列夫,东正教神父雅库宁等人。

迫害机器停转

从1983年到1986年,苏联主要政治迫害机器秘密警察克格勃逮捕持不同政见者的人数逐年减少。到1986年末时,克格勃已停止根据刑法中迫害政治犯的两个主要条款,反苏宣传活动,以及有意传播虚假思想危害苏联国家和社会体制抓人。

萨哈罗夫获得自由后,他利用自己的威望多次上书戈尔巴乔夫要求全部释放政治犯。戈尔巴乔夫在1986年12月31日召开苏共政治局会议,做出了释放政治犯的决定。苏联最高苏维埃1987年2月决定对政治犯特赦,苏联外交部随后召开新闻会向外国记者宣布了这一消息。

国际因素推动

戈尔巴乔夫开始执政时,苏联财政已被掏空。到1987年,苏联经济形势严重恶化,物资供应非常紧张,国际市场原油价格大幅下跌,苏联已面临破产边缘。戈尔巴乔夫急需西方贷款,并同美国在裁军领域达成妥协,以便同西方缓和为苏联国内改革创造条件,国际因素导致苏共当局大批释放政治犯。

当时的苏联持不同政见者马尔琴科因为呼吁释放政治犯在狱中长期绝食,1986年底去世曾在国际上引起震动。这起事件更推动西方在同苏联谈判贷款条件时,已不再提出释放零星持不同政见者,而是要求释放全部政治犯。

放人换贷款

时事评论人士伊赫洛夫说,当时的西方贷款主要以美国为主,那些贷款周期短而且利息高。释放政治犯是西方提供该款的一个条件,双方过去一直围绕释放人数讨价还价。

伊赫洛夫:“尼克松、福特政府提供该款时都释放过苏联政治犯。西方社会当时也不断发起各种活动要求政治犯自由。苏联领导人访问西方,西方领导人访问苏联时,都有政治犯被释放。”

民主改革

伊赫洛夫说,大规模释放政治犯是戈尔巴乔夫当年推行改革的标志性政治事件。国内环境和气氛更促使政治犯获得自由。他说,戈尔巴乔夫当时强调苏联民主化进程不应仅是装饰和说说而已,人们不应因为自己的政治观点而入狱,在戈尔巴乔夫的推动下,苏联开始真正选举,而另一名苏共改革派领袖雅科夫列夫所领导的委员会当时在积极为许多历史事件平反,同时开始允许人们从事一定程度的私人经济活动。

苏联官员当时曾要求特赦的持不同政见人士先写保证书,担保出狱后不再从事违法活动,受到许多人拒绝,但未写保证书的人士后来也都被释放。

气氛宽松

苏联持不同政见者获释后仅有少数人移民国外,其他人继续从事过去的活动,不少人都表态支持戈尔巴乔夫改革。当时苏联政治气氛宽松,很多人开始办报、办杂志传播民主思想,不少人从事人权活动,也有人投身苏联选举。来自乌克兰的政治犯切尔诺尔获释后成为乌克兰著名政治人物并推动乌克兰独立运动。另一名政治犯加姆萨胡尔季阿后来成为格鲁吉亚独立后的第一任总统。而杰米列夫至今仍是克里米亚鞑靼人领袖。另一名更早之前被释放的政治犯夏兰斯基后来担任以色列外长,并成为今天以色列政坛的重要政治人物。

伊赫洛夫说,获释的持不同政见者中,在俄罗斯从事政治活动的人不多。但在其他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特别在乌克兰,波罗的海国家,格鲁吉亚,亚美尼亚等国,许多政治犯很快成为当地议会的议员,并积极推动了这些地区的独立。他说,苏共当局原以为政治犯被释放后仅会批评斯大林,甚至不会批评列宁。但这些人很快在当时的苏联议会最高苏维埃中成立了反对派,更多人积极投身反对共产主义的活动。

政治犯增加

30年后今天的俄罗斯再次出现了政治犯,而且人数现在越来越多。伊赫洛夫说,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现在国民人数远少于苏联,但政治犯的人数却大大超过了勃烈日涅夫时代。但是他认为,今天的俄罗斯与前苏联对待持不同政见人士有很大不同。

伊赫洛夫:“苏联时代被捕的政治犯都是最积极的人士,苏联当局多年对这些人监视、威胁、恐吓要他们停下来,只要你保证不再从事持不同政见活动,很容易避免被捕。你要是提出移民出国,当局更乐见其成,会马上得到批准,总之在苏联想成为政治犯要经过一番‘努力’和活动,不像今天的俄罗斯,你只要说了一句当局认为不对的话,或是一上街示威,或是在社交媒体上发了某个帖子就会被判刑。”

历史巨变

伊赫洛夫说,苏联政治犯中许多人都是知名学者,不但拥有很大影响,更受到社会特别是知识界尊重。今天的俄罗斯政治犯都以活动人士为主。另外,与被判重刑的苏联政治犯相比,俄罗斯政治犯被判刑的时间并不长。

伊赫洛夫说,30年前的今天让人真正感到春天降临和历史巨变。而今天的俄罗斯陷入停滞和死气沉沉,非常像斯大林去世前夕的苏联。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