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10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后TPP时代,亚太贸易中国说了算?


美国候任总统唐纳德·川普

美国候任总统唐纳德·川普

饱受争议的TPP协定迟迟未能得到美国国会的批准,已有国会议员表示年内不会对此进行讨论。而随着唐纳德·川普当选美国总统,TPP协定的前途更是不妙。一些专家认为,TPP搁浅会使中国在亚太贸易中的领导地位提升。而也有人认为,以双边协定取代多边协定可能并非坏事。

全球化僵局下的TPP

TPP是美国主导的多边贸易协定的代表。这项覆盖近8亿人口和近40%全球GDP的协议如果最终获得通过,将是历史上最大的贸易协定之一。

然而,今年西方多国的政局变化使得全球化的进程徒增变数。今年6月,英国投票决定退出欧盟;而二战后一直奉行自由贸易的美国也将于明年1月迎来川普新政府。川普在竞选时反复承诺,上任100天之内会让美国退出TPP。

从WTO到TPP,多边贸易协定一直在二战后各国的经贸合作中扮演着重要角色。然而对多边贸易协定的批评也不绝于耳:附加政治条件过多,发达国家与大公司主导谈判,蓝领工作机会大量转移到落后国家,谈判过程往往旷日持久,具体执行也面临各种问题……

相比之下,双边贸易协定往往附加条件更少,执行容易而且谈判过程“短平快”。但批评者认为,不同的双边协定之间可能互相冲突,最后加剧贸易保护主义。这两种谈判方式孰优孰劣经济学界并无定论,但川普似乎是双边贸易协议的坚定支持者。川普表示,他就任后将退出TPP和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等多边贸易协定,取而代之以更多的双边贸易协定。

中国近年来斥巨资主导和参与了诸多合作倡议,包括“一带一路”、亚投行(AIIB)、东南亚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RCEP)等。奥巴马政府对这些倡议颇为冷淡,也曾试图阻止英国和澳大利亚等美国盟友加入亚投行。

而川普的高级顾问詹姆斯·伍尔西(James Woolsey)日前撰文称,奥巴马政府对亚投行的冷遇是“战略错误”,并希望川普政府对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给予更多热情。

同时,中国政府的英文报纸《中国日报》也在社论中对美喊话:“RCEP是新生的、不断发展的新平台,美国应该参与到规则制定中来。如果川普政府选择更有建设性地与亚洲合作,那么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力就不会减弱。”

中国主导亚太贸易规则?

2016年11月16日,国际与战略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迈尔斯·卡勒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举办的TPP讨论会上发言。(美国之音于盟童拍摄)

2016年11月16日,国际与战略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迈尔斯·卡勒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举办的TPP讨论会上发言。(美国之音于盟童拍摄)

美国一些专家对于《中国日报》的乐观喊话似乎没有多少共鸣。许多专家认为,TPP搁浅会使美国盟友——特别是亚洲的盟友——处于十分尴尬的境地,进而削弱美国的威信。

11月15日,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学院(SAIS)举办了题为“跨太平洋整合:中国,TPP以及其他问题”的讨论会,主持人阿德里安·赫恩(Adrian Hearn)在开场发言中说,日本安倍政府花了大量时间和精力说服日本国民同意加入TPP,川普政府如果退出TPP,很可能影响美日同盟关系。澳洲墨尔本大学副教授赫恩是亚太区域经济研究专家。

另一位与会学者、匹兹堡大学国际研究中心主任阿里尔·阿尔莫尼(Ariel Armony)认为,TPP是经济协定更是意在推进民主的政治协定,与中国所倡导的贸易政策有诸多不同,许多国家加入TPP的初衷也是减少对中国市场的依赖。然而如果美国态度有变,这些国家将不得不重新倒向中国,使中国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力大幅提升。

智库国际与战略研究中心(CSIS)高级研究员迈尔斯·卡勒(Miles Kahler)也认为,川普政府可能将国内问题放在贸易之前,给中国为首的其他国家主导贸易的机会。TPP搁浅也可能提升“亚太自由贸易区”(FTAAP)等协定的影响力,而中国一直是FTAAP的坚定支持者。

但也有人认为,在当前全球化受阻的背景下,暂停TPP也许并非坏事。

巴西驻美大使塞尔吉奥·阿马拉尔(Sergio Amaral)说,TPP搁浅后,美洲既有的其他贸易协定也可能受到影响。但他同时认为,“即使没有TPP,中国也不一定在政治上对贸易伙伴施压。而且现在的状况是,如果不降低期待,可能任何贸易协定都无法成事。”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