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31 2016年09月30日星期五

杜导正斥中研院欺世盗名 “伪刊”或惹官司上身


由中国艺术研究院出版的《炎黄春秋》2016年第8期面世,被老炎黄杂志社编辑认作是“假炎黄”出笼(图片网友提供)

由中国艺术研究院出版的《炎黄春秋》2016年第8期面世,被老炎黄杂志社编辑认作是“假炎黄”出笼(图片网友提供)

国内外享有盛名的《炎黄春秋》杂志社前不久被中国艺术研究院单方面撕毁合同,不但编辑部被强占,资产被并吞,最近还被冒名顶替。中国艺术研究院被控盗用原《炎黄春秋》社长和部分编委的名义“非法出版伪刊”,炎黄春秋社长兼法人杜导正对此表示强烈抗议。北京独立评论人士,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秘书鲍彤称,炎黄春秋,已经成为中国依法治国的一个标志,如果炎黄春秋彻底败了,表示中国根本没有依法治国。

杜导正:不同意、不接受,不就任

前中国国务院新闻出版署署长,炎黄春秋杂志社社长兼法人代表杜导正8月8日向中国艺术研究院及其院长连辑发出一份声明函称:“贵院新组织的以贾磊磊、郝庆军为首的“炎黄春秋杂志社”在其出版的所谓《炎黄春秋》第八期扉页版权栏将我列为顾问,对此我不同意,不接受,不就任:请贵院责成贾磊磊、郝庆军为首的相关人员立即撤换杂志扉页,将我的名字从版权栏中删除并作出公告。”

杜导正在声明中还要求中国研究院在收到本函的三天之内答复,并保留依法追究贵院以及贾磊磊郝庆军为首的“炎黄春秋杂志社的法律责任的权利。”

被“伪炎黄”任命为副总编的原炎黄春秋总编徐庆全公开拒绝了所谓的“任命”。他在声明中说:“我拒绝接受你们任命的职务,在我反复想你们表达我的态度后,你院新出版的《炎黄春秋》版权页上,仍然把我列为副总编辑,我很震惊!”徐庆全也要求中研院院长连辑责成贾磊磊和郝庆军先生为首的“炎黄春秋杂志社”立即将自己的名字从版权页上删除,并在三日内给予答复。此外,原炎黄春秋副总编辑王彦军也发表声明,重申自己8月3日当着中研院领导高显莉书记以及两位副院长的面,当场拒绝了所谓的中研院的“聘书”,在这个背景下,贾磊磊和郝庆军为首的炎黄春秋杂志社出版的炎黄春秋第八期,版权页上仍然出现王彦军的名字,王彦军称“这是明知故犯!”

被侵权的原炎黄春秋杂志相关人员都表示将保留通过法律途径追究相关机构和人员责任的权利。

除了炎黄春秋本社的人员之外,一些编委也纷纷发表声明,拒绝与中研院出版的“伪刊”合作。中国法律泰斗张思之8月9日在病床上发表声明,声明说:“鉴于炎黄春秋社委会发表声明停刊,任何以炎黄春秋名义出版的刊物,概不得冒用本人为常年法律顾问。特此声明。”

中国著名维权律师滕彪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的采访时说:“他们(中研院)用炎黄春秋的刊名和他们编委会成员的名字来出版炎黄春秋是违反法律的,也违反了一些编辑和顾问的姓名权。”

滕彪还对炎黄春秋杂志相关人员通过律师来维护自己权益的行为进行了分析,他认为这不是一个单纯的法律事件。他说:“他们可以通过法律去起诉来争取自己的合法权益,但是整个炎黄春秋的事件是在这样一个特殊的环境之下,是当局想要对自由派言论进行打压和清洗,起诉也未必能被受理,受理了也未必能够胜诉。”

“伪刊”爆“丑闻”

中研院出版的所谓“炎黄春秋”第八期中,被读者发现一个丑闻。一位不出名的作者竟然通过三个不同的笔名,在这期杂志上发表文章。

北京一位知名专栏作家敏锐地发现,“伪炎黄”第一期中分别发表了孟昭庚、耕晨、孟半戎写的文章,而这三篇文章的作者实际上是一个人。

根据新浪博客的介绍,孟昭庚,男,汉族,1942年生于江苏滨海,退休前供职于江苏盐城监狱。作者常用的笔名有赵赓、淮驹、庚辰、耕晨、孟半戎,孟醒等六个。

北京知名新闻工作者评论称:一代名刊,竟然沦落到一期发表一位不入流作者的三篇文章,充分证明伪刊之低劣,无疑也是特大丑闻。可见一代名刊沦落到中国艺术研究院伪班底的手里,是怎样欺哄读者的。正如胡德华所说:你们扛不动这块牌子。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