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15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俄议会选举结果:一党独大,权力集中


俄罗斯议会大楼(资料图)

俄罗斯议会大楼(资料图)

本届俄罗斯议会选举结果让不少人对国家未来丧失信心。许多分析认为,人们完全失去了通过选票影响国家政治的机会。这次选举也被认为是对2018年的俄罗斯总统大选做准备。

倒退回一党制 不是真正选举

刚刚结束的俄罗斯议会大选使这个国家再次倒退回一党制政体。俄罗斯新报的报道说,赢得大选的统一俄罗斯党掌控议会全部。受克里姆林宫指挥的议会四个政党的得票率加在一起为86%,而批评普京的两个反对党的得票率还不到2%。

曾经是普京智囊团成员的政治学者帕夫洛夫斯基说,新议会不能代表所有选民的利益。这次选举既没有赢家,也没有输家。因为这不是一次真正的选举。克里姆林宫把他们不喜欢的政治势力排除在选举之外,选举变成了普京利益集团为自己选拨人才的竞选场地。

面临灾难性后果

这次俄罗斯议会大选最突出的特点是投票率低。莫斯科、莫斯科州、圣彼得堡等大城市的低投票率都创下历史记录。

帕夫洛夫斯基认为,那些投票率很低的地区都是俄罗斯富裕之地。这些地方创造财富,产生新的思维和思想,并领导俄罗斯前进。而那些投票率非常高的地方,比如北高加索等地,那里传统上权威文化流行,经济上都是莫斯科中央财政补贴最多的地方,但这些地方却用选票来决定俄罗斯的未来,这对俄罗斯将带来灾难性后果。

先进对比落后 执政党获历史胜利

曾是俄罗斯中央选举委员会选举专家的政治学者奥列什金说,这次选举反映了俄罗斯国内先进与落后两种文化的对比。那些听话顺从的选民踊跃投票。而拥有良好教育,向往自由,有独立思考能力的选民宁愿呆在家里抵制这次大选。

俄罗斯新议会仍将由四个政党组成。执政党“统一俄罗斯”党这次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胜利,议席数量比过去增加了105个。而其他3个政党的席位都大幅下降。俄罗斯共产党的席位减少多达50个,自由民主党减少了17个。

不满普京抵制投票 当局乐见其成

莫斯科大学政治学者伊戈里-丘柏斯说,普京当局通过这次议会大选想达到主要目的是让议会绝对听话,杜绝任何可能的抗议行动。因此当局创造的条件恰好是让那些亲政府的选民去投票。而对普京不满的选民把不投票当成一种抗议方式。再加上选举中的许多违规和舞弊行为,因此,统一俄罗斯党才取得了这样好的成果。

丘柏斯认为,在俄罗斯这样一个公民的自由权无法得到保护的社会里,选举已毫无意义。对未来的完全绝望可能导致更多的俄罗斯精英优秀人才移民国外。

流血动荡不可避免

前国家杜马议员和克格勃上校军官古德科夫认为,俄罗斯的危机将进一步深化。未来发生剧烈动荡将无法避免。因为人们完全丧失了通过选票和选举,以和平方式影响国家政治和国家前进方向的机会。俄罗斯向专制体制又大大向前迈进了一步。

他认为,今天的俄罗斯议会非常不得人心。议会被称作“打印机”,所通过的许多法律招致激烈批评。本应代表民意的议会与民众和社会完全脱节。但俄罗斯想避免流血革命还有一次机会,那就是普京在明年放弃竞选连任总统。但他认为,以他的经验来判断普京这样做的可能很小。

所有渠道都被堵死 告别稳定时代

政治学者舍夫佐娃认为,人们未来只好走上街头来改变俄罗斯。但当局似乎也对此非常明白,因此大力加强安全机器的建设。但舍夫佐娃认为,普京安全机器的工作人员目前只顾捞钱,谈不上对普京绝对忠诚。因此这可能将是最后一个受当局摆布的议会,俄罗斯也将因此告别稳定时代。

时事评论人士伊赫洛夫认为,这次议会选举结果让那些受教育的知识人士对未来失望甚至绝望。除了走上街头,或是宫廷政变之外,人们试图改变俄罗斯的所有渠道都被堵死。

伊赫洛夫:“这其实反映出俄罗斯政治体制严重扭曲和畸形化。赢得这次选举的统一俄罗斯党仅是一群官僚所组成的联盟。”

当局操控 选民不满

这次议会大选让亲西方的民主派势力全军覆没。他们的得票率甚至达不到俄罗斯法律规定的能享受国家对政党资助的3%得票率门槛。反对派领袖,前总理卡西亚诺夫说,这次大选被普京的总统办公厅和安全机构全部操控,反对派候选人被跟踪,受到监听。新选出的不是一个合法的议会。

进入新议会的自由民主党领袖日里诺夫斯基说,5千6百万选民没去投票,这相当于意大利或是法国的人口数量,这是民众的抗议。

俄共领袖久加诺夫说,几乎三分之二的人不去投票,这是让人非常警觉的信号。选举谈不上有任何胜利者可言。

普京满意 民众信任投票

但普京的新闻秘书佩斯科夫认为,这次大选的投票率仍然很高,能超过欧洲国家类似大选的平均投票率。这更是民众对普京的信任投票。

普京对这次议会大选结果非常满意。普京说,这样的结果是民众对西方制裁,向俄罗斯施加压力,以及外部世界试图在俄罗斯制造动荡的回答。普京说,尽管目前经济困难,但民众仍然投票支持统一俄罗斯党。

前俄罗斯中央银行副行长阿列克沙申科说,投票结果显示,选民并没有把他们的生活水平下降与今天的俄罗斯政治体制联系起来。这意味着这些选民未来还会选普京。

新议会组成有特色

这次随同统一俄罗斯党进入新议会的议员中有前苏共独裁者斯大林的崇拜者;有受到人权人士批评指挥过车臣战争的俄军将领;有为克里姆林宫的宣传机器效力的著名电视节目主持人;其中一名议员还因为涉嫌被指控从事有组织犯罪活动被西班牙检察院通缉。

克格勃再生 明年或提前总统大选

这次议会大选也被认为是为2018年的俄罗斯总统大选做准备。一些政治分析人士说,不久后将有大规模的人事调整。商人日报透露,为了进一步加强控制,将对安全部门大改组,将会组建类似克格勃那样的机构--国家安全部。

也有分析人士注意到,俄罗斯的财政预算计划中,明年对中央选举委员会的拨款大幅增长,显示克里姆林宫有可能在明年提前举行总统大选。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