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3:22 2017年4月28日 星期五

国际特赦:东南亚人权状况恶化

  • 美国之音

国际特赦组织成员拿着2016/17的大赦国际报告(资料照片)

“国际特赦”组织说,东南亚正面临着持续的人权挑战,政府针对活动人士和公民社会打压的同时,对安全部队的问责不断失败。

“国际特赦”组织在其最新的年度报告中报道了159个国家的人权纪录,报告指出亚洲和太平洋地区的政府正援引一系列压制性法律,将和平表达定罪。国际特赦警告,亚太地区的“公民空间正在缩小”。

国际特赦组织东南亚和太平洋地区负责人查姆帕·帕特尔表示,该地区的政府打压活动人士是在“窒息异议”。

帕特尔说:“从马来西亚、泰国、越南、柬埔寨到老挝,人们由于和平行使自己的言论和集会权利而不断受到威胁、逮捕和迫害。”

报告还指出,政府打击难民和移民也是全世界范围内政局分裂的标志。

国际法学家委员会(ICJ)的成员萨姆·扎菲利对国际特赦的报告表示赞同。扎菲利称,东南亚“对于一些领域的尊重正在减弱,特别是对公民社会和政治权利的尊重”。

扎菲利指出,“威权主义和散布恐慌”是一个世界趋势,并且越来越多的人对政府应对恐怖威胁的方式感到担忧。他还指出,美国过去十年里影响力下降。

缅甸

国际特赦说,昂山素季领导的民选政府2016年初在缅甸执政,但缅甸仍面对人权领域的倒退。

帕特尔说,这种倒退包括针对人权活动人士的骚扰,以及缅甸军队在西部若开邦对穆斯林罗兴亚人的打压。

在去年10月一个哨卡疑似遭到罗兴亚人袭击后,缅甸安全部队对若开邦发起了大规模攻击。

帕特尔说:“在缅甸,成千上万受到制度性歧视的罗兴亚人再次被迫逃离他们的家园,针对罗兴亚人的人权侵犯可能构成反人类罪。”

前缅甸政治犯博基表示,面临多种挑战的缅甸政府认为人权问题喜忧参半。

博基对美国之音说:“有些地方(人权)有所改善,但许多地方由于(冲突的存在)仍然没有改善——比如在克钦邦和掸邦,另外(非法)征地案件也仍在发生。”

昂山素季的政府去年初释放了几十名政治犯。但博基表示,有86名良心犯仍在狱中,另有200人面临指控。博基是“政治犯援助协会”(AAPP)的成员。

柬埔寨

柬埔寨2017年和2018年进行大选。国际特赦组织指出,大选前夕柬埔寨已在加紧镇压言论、结社以及和平集会的自由,包括制定更为严格的法律来限制选举、骚扰公民社会参与者。​

国际特赦指称柬埔寨当局滥用司法制度,惩罚公民社会和压制批评者。去年7月,政治分析人士凯姆·莱光天化日被枪杀,有指控称政府与谋杀有关。

国际人权联合会(FIDH)秘书长戴比·斯托瑟德表示,过去的一年人权在东南亚受到了挑战。她说,前景“非常严峻”。

斯托瑟德说:“人们因为非常、非常不正当的指控而被起诉和迫害,不仅如此,还有人因为敢言而受到死亡威胁、被殴打和折磨。”

斯托瑟德对美国之音说:“这些威权政府这样做是为了威吓公民社会和那些为人权和言论自由挺身而出的人,让他们沉默。”

国际法学家委员会的扎菲利对此表示同意,他说:“在泰国、柬埔寨、马来西亚和菲律宾等国,我们看到令人十分失望的人权倒退现象。”

马来西亚和泰国

马来西亚人权活动人士也有担忧。这星期,活动人士雷娜·亨得利因为“在未获马来西亚审查委员会批准”的情况下放映了一部讲述十年前斯里兰卡冲突的纪录片而被法院定罪。亨得利可能面临罚款和坐牢。

国际特赦的报告写道,马来西亚也在加紧打压言论自由、和平集会和结社权利。

报告还写道,泰国军方进一步限制人权,其标志是禁止和平表达政治异议,无论是通过言论还是示威。

“保卫权利”组织负责人艾米·史密斯表示,人权保卫者已被泰国当局作为打压目标。

“在泰国,我们目睹人权维护者和社区活动人士因为参与合法活动而被政府打压,”史密斯说,“所以,任何敢于发声的人,就会受到军方的传讯或者受到军方的态度矫正,这就是这个地区普遍存在的逃脱惩罚现象。”

越南,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

国际特赦组织的报告指出,越南也在加紧限制言论、结社以及和平集会的自由。“良心犯受到折磨或其他虐待,得不到公平审判。”

公开示威也受到打压,参与者和组织者被逮捕并据信受到虐待。

报告写道,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的“毒品战争”导致7000人被政府和治安团体杀害。

国际特赦表示,尽管印度尼西亚承诺处理过去的侵犯人权案件,但“安全系统违反人权的行为,包括非法杀人以及过分地、不必要地使用武力”仍时有发生。

国际法学家委员会的扎菲利表示,他对东南亚地区人权进步的长期前景持乐观态度,但该地区短期内仍面临很多挑战。

扎菲利说:“现在我担心的是,(东南亚地区的)政府在挑战人权对社会进步的作用,这显示出我们努力创建的全球法律框架正在被弱化。”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