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46 2016年09月26日星期一

俄罗斯和土耳其将在叙利亚扮演重要角色


叙利亚总统阿萨德(资料图)

叙利亚总统阿萨德(资料图)

过去6年来从未间断的战争已经将叙利亚变得像拼图一样支离破碎。不过,一些外交观察家认为,能收拾叙利亚残局的不是西方的政策制定者,也不是海湾国家的王子们或伊朗的阿亚图拉,而越来越有可能是莫斯科和安卡拉。

在针对总统埃尔多安的军事政变失败不久后,土耳其在8月24号发动的“幼发拉底盾牌行动”已经成为了自去年俄罗斯涉入叙利亚之后最有可能改变该区冲突困境的因素。

大部分分析人士和反政府武装指挥官都认为,俄罗斯的军事干预成功地使总统阿萨德的政权避免败在叙利亚叛军手下。目前土耳其的参与则已经对局势造成了重大的影响。土耳其支持的“叙利亚自由军”(FSA)武装分子已经将伊斯兰国驱离叙利亚与土耳其的边境,他们同时也粉碎了叙利亚库尔德人想将边境一带4块库尔德人地区联起来的希望,瓦解了了库尔德人建立一个独立国家的图谋。

土耳其认为,库尔德人的“人民保卫组织”(YPG)是土耳其分离运动的一个分支,并同时表明,“幼发拉底盾牌行动”的打击目标就是人民保卫组织和伊斯兰国。

埃尔多安考虑扩大行动

埃尔多安的身手施展似乎尚未结束。

在前往纽约联合国年度会议之前,埃尔多安在伊斯坦布尔告诉记者说,他考虑将叙利亚境内受土耳其控制的安全区范围从900平方公里扩大到5000平方公里。

一位资深的欧洲外交官以不透露姓名为条件对美国之音说,如果这个计划成功了,越来越受土耳其而不是西方大国影响的“叙利亚自由军”部队不只会往南向阿勒颇东北边的战略重镇巴卜推进,而且还会往西向马雷亚镇和塔尔里法特镇进击。

塔尔里法特目前被“人民保卫组织”控制,该镇临近库尔德人的飞地阿夫林。库尔德人先前希望把那块地区跟幼发拉底河以东三个库尔德人地区连起来。

这名外交官还说,土耳其这次行动的重要性不只在于它的规模,同时也在于“它能使俄罗斯对此表达的反对意见很克制”。

国际文传电讯社报道说,就在埃尔多安对记者发表讲话的4天前,俄罗斯军队总参谋长格拉西莫夫在访问安卡拉时曾经警告过“幼发拉底盾牌行动”的政治和军事风险。不过分析认为,这种论调按莫斯科的标准来说不算激烈,而克里姆林宫控制的媒体批评这次土耳其的军事干预的态度也明显地谨慎。

华盛顿智库保卫民主国家基金会的分析员塔希尔奥卢说:“土耳其希望能将叙利亚北部自行其是。” 塔希尔奥卢认为莫斯科似乎已经默许了这个行动。她还预测说:“土耳其不满华盛顿过去两年内与‘人民保卫组织’进行了紧密的合作,因此土耳其以后在叙利亚的行动将会越来越不受美国影响。”

她补充说:“局势现在越来越复杂,将来的发展将依赖于莫斯科与安卡拉之间的新的热线联系。”

俄土合作将决定叙利亚的命运

曾被派驻土耳其的前印度外交官说,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8月初访问圣彼得堡之后,认为莫斯科和安卡拉逐渐改善的关系使他有“可挪腾回旋的政治空间”。在访问期间,俄罗斯和土耳其的领导人达成了共识,两国将修补土耳其2015年11月击落俄罗斯战机后严重受损的双边经济关系。

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埃尔多安访问期间称他为“亲爱的朋友”。

土耳其领导人在阿萨德是否应该在叙利亚政治过渡期间留任总统的立场上摇摆不定。埃尔多安在纽约联合国大会上发表演讲后告诉路透社记者说,阿萨德“不能参与任何过渡期,国际间应该寻求一个没有阿萨德的解决方案。”

不过土耳其总理耶尔德勒姆在8月20号的讲话显示,安卡拉的立场并不坚定。耶尔德勒姆表示安卡拉可能会接受阿萨德在叙利亚的过渡期扮演一个角色,但他补充说,阿萨德不能出现在叙利亚的长远规划里。

那名欧洲外交官还说:“不管是好是坏,土耳其已经在叙利亚加强了影响力。土耳其已经那里控制了一片土地,得到一个交易筹码。埃尔多安不能被低估。”

土耳其在西方国家和新近咄咄逼人的莫斯科之间游走,这决定了土耳其以苏联的那种方式在国际舞台上挑战西方影响。分析家们说,埃尔多安可以对俄罗斯和西方施加压力。欧盟十分希望埃尔多安能履行他今年较早时做出的控制移民的承诺,美国则希望土耳其继续支持打击伊斯兰国,而俄罗斯则希望土耳其是少同情俄罗斯跟北约争夺黑海地区海军影响力的立场。

“叙利亚自由军”在土耳其空军和炮击的支持下不断扩展缓冲区。安卡拉已经表明,土耳其的目标是经管叙利亚北部的“保护地”。西方的非政府组织已被土耳其的非政府组织告知,埃尔多安所支持的土耳其和叙利亚非政府组织将在统治保护地时扮演重要的角色。

一名不愿被暴露身份的叙利亚非政府组织人员说:“如果你去调查是谁在背后支持着他们,就会发现这些组织都是伊斯兰保守派的人,都受到‘穆斯林兄弟会’的影响。”

与此同时,安卡拉正在当地建立亲土耳其的市议会。叙利亚活动人士库阿特利认为,这种做法会为土耳其带来风险。他说:“民怨的积累只是时间的问题。土耳其人现在有强大的影响力,但过了一段时间后,当地人们会希望夺回对自己的生活的控制权。”

此外,土耳其的风险还来自于世上最善变的两位领导人之间的博弈。安卡拉的反阿萨德部队在叙利亚北部的影响力越大,莫斯科就会越预期土耳其会有能力在未来的和谈和停战谈判中控制当地的叛乱分子,甚至能控制他们每天的军事行动。根据华盛顿过往的经验来看,这个目标将会很难达到。

塔希尔奥卢估计“土耳其军队将会很小心地接近阿萨德政权的领土,但是‘叙利亚自由军’应该不太可能会停止向南推进。”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