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24 2017年5月28日 星期日

台湾媒体人国际新闻自由日发感言


台湾新闻自由被认为在亚洲最好。公民社会,政党政治,都离不开媒体平台。世界新闻自由日,有台湾媒体人说,有这样的工作环境,感觉很幸福。

5月3日是“世界新闻自由日”。“无国界记者组织”前不久公布了2017年新闻自由指数排名,台湾在180国中名列第45,位居亚洲之冠。

无国界记者组织已决定几个月后在台北开设办事处,以监督东亚地区的新闻自由。在此之前,记者无国界组织决定不在中国控制的香港设置办事处。

台湾的记者会每天五花八门。政府官员对媒体不能躲,而是要选择从容面对。

在立法院,经常看到记者小跑赶往某会议室。还有几家媒体记者,在楼内固定地方集体等候,因为某议员或者官员,会被应邀从会中抽身接受采访。议员们对在镜头前亮相乐此不疲,这是他们的责任,也是他们的特长,出口成章。

委员会会议开始前,应邀接受质询的部会首长,往往要在会议开始前接受大批记者的集体提问。应对媒体记者,回答一个问题,往往下不了台。这些在台湾政坛呼风唤雨的人物必须认真回答每一个问题,不敢松懈。

台湾政府,包括总统以及政府各部会,定期或者不定期举行记者会,通报信息,回答媒体记者问题,这已成为台湾公民社会的常态。

缪宇纶是中国广播公司新闻部资深记者,世界新闻自由日这一天,他对美国之音说,“我个人在台湾从事新闻媒体22年,非常欣慰的是,我碰到的环境基本上没有太多外部的力量,压迫我,或者要求我按照他们所希望的方向去报道。而相对其他国家,恐怕要受到一些外部限制,甚至还要冒生命的危险。在台湾做一个新闻工作者,算是蛮幸福的”。

中国国民党中央文传播会副主委胡文琦星期三对美国之音说:

“整体而言,对比现在新闻制作环境,虽然我们高度肯定记者无国界组织来台湾设立联络处,我们感觉开心。不过,实务上我们发现,台湾的新闻自由,基本上在民进党执政下面是倒退的。”。

胡文琦举例说,民进党动用五千多万元新台币,试图影响一项有关的民调。他呼吁民进党把心思和资金用在富国利民上。

另外,台湾联合报一篇报道说,无国界记者组织只看到台湾新闻自由的表象,而没有“察觉台湾媒体逐渐失去自律功能及受政府侵害之虞”的实际情况。

缪宇伦说,台湾自由媒体发展面临挑战。其一,就是所谓利益导向。台湾媒体为生存,不得不在版面和节目编排上,给予盈利项目某些优先。

缪宇伦还说,数字时代传统媒体转型还在磨合。

“载体技术的变化,也就是所谓数位汇流。早年报纸是报纸,广播是广播,电视是电视。由于网际网路的出现,这些分界线慢慢被打破了。分辨没有那么清晰了。”

这位台湾资深媒体人说:“受众在哪里?获利模式在哪里?如何顺利经营下去?至少目前在台湾,还处于磨合状态。很多问题,例如,如何把点阅率、流量换算成我们所需的获利,目前恐怕无解。”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