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19 2017年3月25日 星期六

波罗的海国家磋商建国际法庭审判共产主义


俄罗斯是共产主义制度的主要受害者。2014年11月政治迫害受难者纪念日时,莫斯科市中心街头展出的当年在斯大林大清洗中受难者照片(美国之音白桦)。

俄罗斯是共产主义制度的主要受害者。2014年11月政治迫害受难者纪念日时,莫斯科市中心街头展出的当年在斯大林大清洗中受难者照片(美国之音白桦)。

开始讨论成立国际法庭审判共产主义罪行。分析人士说,二次大战结束后纽伦堡审判清算了纳粹罪行,德国因此甩掉历史包袱,但相比之下,审判共产主义罪行将更加困难复杂。

立陶宛司法部说,最近已收到爱沙尼亚司法部的提议,这两个波罗的海国家启动正式磋商,讨论组建国际法庭审判共产主义罪行。

2015年在爱沙尼亚被占领纪念馆所举行的有关专制制度受害者纪念日活动上,波罗的海国家,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等东欧前共产党国家,以及格鲁吉亚等国的司法部长通过声明,呼吁组建相关机构调查和审判共产主义罪行。

丧失主权

这项提议的发起人之一,前爱沙尼亚司法部长雷萨鲁说,共产主义和纳粹法西斯的犯罪行为造成千百万人丧生,如果共产主义制度对爱沙尼亚的占领再持续一代人,爱沙尼亚民族很可能就会消失。

三个波罗的海国家的外交机构最近共同致信一家德国媒体,针对这家德国媒体在有关报道中把波罗的海国家称作前苏联国家表达不满。三国外交机构认为,波罗的海国家并非自愿,而是被外部共产主义势力强行占领丧失主权。

牢记历史

许多媒体把组建国际法庭审判共产主义罪行称作第二个纽伦堡审判。二战结束后的纽伦堡审判对许多纳粹战犯判刑和处死。

但立陶宛法律学者日林斯卡斯说,同纽伦堡国际法庭相比,审判共产主义罪行的国际法庭更具有象征意义,这样做的主要目的还是为了让人们牢记历史,不忘记过去,避免类似的悲剧在未来再次重演。他说,那些共产党犯罪行为中的当事人目前已很少有人健在,至少在立陶宛几乎已很难找到责任人,因此不太可能像纽伦堡审判那样把共产党罪犯判刑。

清算过去

俄罗斯的分析人士认为,组建类似国际法庭能对共产主义的犯罪行为下一个结论。对俄罗斯这样没有反省过去的国家来说具有重要意义。

活动人士拉钦斯基说,在俄罗斯,即使在许多共产主义制度的受害者中,也有斯大林的崇拜者,可见清算共产主义的犯罪行为,并对此做出结论非常重要。

拉钦斯基:“许多共产主义制度受害者的这种表现说明他们并没有很好了解和认识历史,这些人把他们的遭遇常归咎于家庭悲剧,而不是历史原因造成,这也正是今天俄罗斯许多问题难以解决的根源所在。”

德国经验

拉钦斯基说,正是得益于纽伦堡法庭对纳粹战犯的审判,德国二战后才能彻底清算纳粹法西斯,因此走上民主道路,否则德国将很难甩掉历史包袱。但他认为,与清算纳粹相比,清算共产主义会更难也更加复杂,因为与纳粹制度不同,参加共产党政治迫害的当事人中,很多人既是罪犯曾经迫害过别人,但这些人中的很多人也遭受过共产党制度的迫害,同时是受害人。

已故的俄罗斯知名评论人士诺沃德沃尔斯卡娅说,纽伦堡审判救了德国,针对共产主义的审判也能救俄罗斯、救中国、救朝鲜和古巴等国。

良好开端

乌克兰民族记忆学院院长维亚特罗维奇说,共产主义从未像纳粹那样遭受审判,但现在开始推动这件事,是个好的开端。

爱沙尼亚历史学家福谢维奥夫说,纽伦堡法庭是胜利者对失败者的审判,而苏联作为共产主义犯罪行为的主要当事人,如果没有俄罗斯的配合参与,调查共产主义的犯罪行为将遇到困难。

组建国际法庭审判共产主义罪行的呼声最近20年来时常在东欧和波罗的海国家出现。波罗的海国家还有人呼吁要求俄罗斯赔偿苏联占领带来的损失。

官版历史

针对东欧和波罗的海国家这些举动,以及把共产党与纳粹法西斯相提并论,俄罗斯和俄罗斯共产党都做出愤怒回应。不少俄罗斯政治人物也要求波罗的海国家应该支付苏联在这些国家当年基础建设的开支。俄罗斯立法警告和谴责试图篡改历史的行为。

最近几年,俄罗斯与中国在相关领域更密切合作,两国都强调尊重官版历史,不容许对官版历史有任何质疑和挑战。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