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42 2017年3月24日 星期五

中国在押律师妻子遭恐吓 律师发函控告


李文足家楼下的监控人员

李文足家楼下的监控人员

从中国政协、人大两会召开前又被上岗的709大抓捕案在押北京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星期二试图外出时遭到阻拦,并受到街道监控人员的死亡威胁。同时,王全璋的辩护律师向人大常委会等21个单位发出《王全璋案控告函》,控告天津二中院和公安局等王全璋案办案机构违法。

据维权网消息,在被当局视为两会敏感期的期间,国际社会广泛关注的709抓捕案的家属再次遭遇高强度监控。而从3月1日起便被十多名包括国保在内人员到家上岗和限制出行的在押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3月7日更是遭到街道监控男子的辱骂和死亡威胁。

李文足星期三对美国之音表示,她需要外出办事,要往小区外走时,多个国保上来,勒令她回家,说两会期间哪都不能去,什么都不能做,除了带孩子。

她说:“不光是国保围着我,居委会的人每天坐在我们家楼下,这个时候也就围过来,差不多十多人形成围墙,不让我再往前走一步,就这样控制我。我说你们有什么权力这样非法限制我的自由,你们这样是违法的。然后我就拍照、摄像,保留下来作为证据。其中有一个国保就说,你这样拍照是侵犯他们的隐私呀。居委会的人一听国保这样一说,包括一个年纪很大的老太太就开始说一些非常难听的话,就是说,你吃中国的、喝中国的,还为美国人办事,你这样的就应该拉出去枪毙了。其他人就围攻我,其中一个非常胖的男士,骂得特别难听,满口的污言秽语,态度特别恶劣,就是说,你,在这等着,我马上弄死你,开始威胁我。”

据报道,自北京锋锐律所的人权律师王全璋2015年8月被抓捕后,他的妻子李文足委托的律师一直被当局拒绝会见当事人,且家人也备受709案株连,遭到严密监控、软禁、扣押、跟踪、恐吓、骚扰、警告、逼迁、约谈,无法自由生活,甚至儿子也曾被禁止入读一所幼儿园。

近20月来一直与有关当局抗争,为丈夫争取基本权利的李文足表示,作为一个手无寸铁的家属,也受到丈夫被无端遭当局 “颠覆国家政权” 指控的株连,非常荒唐。

她说:“他们从3月1号一早就是控制我。每天超过十多个人,只要是我一下楼,他们就围上来。我说,为什么,他们就说,因为你丈夫颠覆国家政权事件,那你也是颠覆国家政权。两会期间,我这个手无寸铁的家庭主妇,让他们呀劳命伤财,这么多人,每天就这样监视我,非法限制我的出行。前天我从楼上拍了张照片,然后我一看,有18个人,特别的荒唐。”

此外,王全璋的辩护律师余文生3月7日向人大常委会、国务院、最高检、最高法等21个机构,寄发“王全璋案控告函”,控告天津二中院、检察二分院、天津市公安局和第二看守所多次违法,在王全璋被羁押20个月来,拒绝律师会见、阅卷,没有保证王全璋的各项权利。

控告函详细列举了王全璋案4个相关机构违反《刑事诉讼法》多项规定的做法,强调控告人有理由质疑王全璋遭到不公正待遇,甚至遭受了酷刑。余文生表示,为维护法律尊严、王全璋合法权利,以及辩护人的辩护权利,控告人特请求依法追究相关办案机构和责任人的违法责任。

王全璋的辩护律师余文生和程海最后一次被有关当局拒绝接受律师代理手续和会见当事人是今年2月27日。当时,两位律师在李文足和另一位仍在押律师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的陪同下,来到天津二中院,要求递交王全璋的辩护手续遭到刁难和变相拒绝。下午,他们一行人再到天津二看,递交手续要求会见王全璋,也遭到各种理由拒绝。

此外,王峭岭和李文足3月2日联名发表一封致两会公开信,呼吁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就防止酷刑虐待提出议案、提案或建议。公开信说,中国从2015年7月开始共抓捕、拘留或约谈数百人的709大案,存在酷刑虐待的问题,要求两会代表敦促有关部门改进工作,解决中国对于酷刑虐待的预防和追责不力等问题。

王峭岭(左起)、李文足、程海律师、余文生律师2月27日再赴天津被拒会见(网络图片)

王峭岭(左起)、李文足、程海律师、余文生律师2月27日再赴天津被拒会见(网络图片)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