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38 2016年09月30日星期五

南中国海仲裁将出炉中国如何应对 美国如何反制


2015年5月11日,一个菲律宾居民和菲律宾军人一起在南中国海的斯普拉特利群岛(南沙群岛中的派格阿萨岛(中业岛)举行升旗仪式。(资料照片)

2015年5月11日,一个菲律宾居民和菲律宾军人一起在南中国海的斯普拉特利群岛(南沙群岛中的派格阿萨岛(中业岛)举行升旗仪式。(资料照片)

海牙国际仲裁法庭计划于7月7日公布南中国海仲裁案的结果。国际社会普遍预计国际仲裁法庭将作出不利于中国的裁决,而南中国海紧张局势也将升级。这个仲裁案将会有哪几种可能结果,在仲裁结果宣布后,中国和美国又将采取哪些措施或反制措施?

由菲律宾向海牙的常设仲裁法院提起的仲裁案其核心是挑战中国对南中国海的领土主权主张,也就是通常所说的“九段线”。菲方认为,中方所谓南中国海诸岛“自古以来”就属于中国的说法缺乏21世纪的国际法理支持,而中方近些年在南中国海的活动已违反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菲方还认为,中国在南中国海的填海造岛行为破坏生态环境,中国的海监船只阻止菲律宾渔船赴其专属经济区内的黄岩岛捕鱼作业。

对南中国海国际仲裁结果的几种猜测

国际仲裁法庭作出的裁决大体可能有以下五种可能性。第一,法庭认可中国的“九段线”模糊主张。这意味着,任何国家未来都很难从国际法角度对中国在南中国海的领土主张提出挑战,各方将极难通过谈判解决争端。

第二种可能是法庭无法判断所有在涨潮时露出水面的礁石是岛还是礁石,因此均可被视作为“岛”。这意味对这些“岛”拥有主权的国家将享有一切特权,包括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权益。

第三种可能是裁定斯卡伯勒浅滩(即中国所说的黄岩岛)和其它一些在涨潮时露出水面的礁石属于礁,而非岛,但在南沙群岛中一些在涨潮时露出水面的较大地质构造属于岛。礁石仅拥有12海里领海权。这种裁决虽然不能完全解决南中国海领土争端,但却可以对相关争端做出更明确的界定,为今后协商解决纠纷奠定基础。

第四种可能是除台湾控制的太平岛以外,其余均不属于岛。太平岛是斯普拉特利群岛、也就是中国所说的南沙群岛中最大的天然岛,岛上有天然淡水和植被,可支持人类居住。

第五种则是菲律宾所主张的,即南中国海所有的地质结构均为礁,因此仅有12海里领海权。这也意味着,各国可在南中国海自由捕鱼和开发。一般认为,法庭做出第三种裁决的可能性更大。

中国的几种应对选择

中国已多次明确表示,不认可国际仲裁法庭对本案有司法管辖权,对该案不接受、不参与、不承认。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东南亚项目亚洲海事透明项目主任格雷戈里·波林(Gregory Poling)认为,在南中国海仲裁结果宣布后,中国有五种应对可能。

第一,中国将开始对斯卡伯勒浅滩的填海造岛工程。斯卡伯勒浅滩是中国在南中国海占据的八个岛礁中唯一一个尚未开发的。波林表示,如果中国开始对斯卡伯勒浅滩的填海造岛工程,美国和菲律宾断然无法接受,可能会被迫做出反应。他说,扩建黄岩岛将是公然违背中国与东盟签署的《南海各方行为宣言》。

第二种可能是,中国恢复对仁爱礁的海上封锁。仁爱礁上目前有少量菲律宾海军陆战队员在一艘破旧军舰上驻守。中国曾于2013年派军舰包围仁爱礁,菲律宾方面一度只能靠空投方式给驻岛人员提供补给。2014年3月底至4月初,菲律宾派出一艘民用渔船运送物资前往仁爱礁补给,在附近海域与中国海警船对峙两个多小时后成功突破封锁,实施了补给和轮换士兵。当时随船的还有多家外媒记者。2015年以来,中国队仁爱礁的封锁有所放松。

第三种可能是中国将宣布划设“南海防空识别区”。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波林认为,中国方面很有可能会选择这种方式对南中国海仲裁案予以回应。他说:“我认为,显然这(宣布南海防空识别区)将会发生。外界也无法阻止中国宣布划设防空识别区。但问题是北京能否有效实施。中国在斯普拉特利群岛修建的三条飞机跑道已接近可以使用,但能够起降飞机与能否真正落实防空识别区仍有很大距离。”美国已经警告中国不要划设防空识别区。美国国务卿克里6月初在访问蒙古时说,如果中国真的在南中国海设立防空识别区,将视为挑衅以及令南中国海局势不稳的行动。

第四种可能是中国立即在南沙群岛部署战斗机。波林表示,即使没有南中国海仲裁案,北京在南沙群岛部署战机也是早晚的事,但很有可能会以仲裁案为借口立即部署战机。“虽然北京宣称不会在南中国海搞军事化,但中国已经在永暑礁上修建了飞机库,这些机库当然不是摆设。中国部署战机是迟早会发生的事。”他说。

第五种可能是,也是机率最低的一种可能性就是中国不采取任何行动,即默认国际仲裁法庭的仲裁结果。

北京展开外交攻势

随着仲裁结果宣布日益临近,北京正掀起一轮外交攻势,希望能够在最后时刻争取更多的国家支持其立场,但成果寥寥。西方媒体普遍质疑北京所说的有60多个国家支持中国立场的说法,认为真正支持北京的只有八个国家。

美国之音早在6月3日就曾分析认为,支持北京立场的远远没有中方所宣称的那么多,且大多是一些在南中国海没有明显利益的域外小国。所谓支持中国立场的国家基本上是支持以谈判和协商的途径解决纠纷,但几乎没有国家明确支持中国拒不接受国际仲裁的立场。唯一一个大国俄罗斯也不是毫无保留地支持中国的立场。

美国如何应对

曾于2014年-2016年在美国国防部担任负责南亚和东南亚事务的副助理国防部长艾米·西赖特(Amy Searight)认为,美国应根据仲裁结果尽早赴相关海域执行航行自由(Freedom of Navigation)行动,以突出(支持)法庭所做的裁决。“比如,如果法庭裁定渚碧礁和美济礁仅为低潮高地(low-tide elevation),那么中国就没有任何理由宣称其拥有领海权或任何权益。因此美方舰船进入中方人造岛礁12海里就可凸显中国是非法占领相关岛礁。”她说。

西赖特同时认为,美国应同时呼吁包括东盟、日本、澳大利亚等在内的国际社会成员表态,支持仲裁结果。

中国敢不敢动斯卡伯勒浅滩?

目前在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担任东南亚项目主任兼高级顾问的西赖特表示,真正的威胁在于如果中国不顾警告仍然坚持在斯卡伯勒浅滩进行填海造岛,美国将如何应对,或者说美国是否有能力威慑(deter)中国不要采取行动。

斯卡伯勒浅滩在中国的南中国海策略中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如果中国开始在斯卡伯勒浅滩填海造岛的话,中国将在南中国海建立起一个战略‘铁三角’,帕拉塞尔群岛(西沙群岛)在西北部、斯普拉特利群岛在南部、斯卡伯勒浅滩在东北部。这将大大增加中国的军力投射能力。”西赖特说。

这位前五角大楼负责东南亚事务的官员认为,相信美方已通过多种渠道,包括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SED)、以及4月初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华盛顿参加核安全峰会与美国总统奥巴马的会晤等场合表明了美方的立场和底线,即中方吹填斯卡伯勒浅滩将被视为是严重挑衅行为。她说:“我认为中国被威慑住的可能性是存在的,至少从短期来看、到9月前这段时期是这样的。中国将于9月初在杭州主办G20峰会。我认为中方应该能意识到在G20峰会前的挑衅行为必然会殃及G20峰会。但是G20结束后将是美国总统大选以及随后的新政府过渡期。这段时期(中方是否会采取行动)是非常值得注意的。”

中国动斯卡伯勒浅滩,美国怎么办?

曾在澳大利亚霍华德和阿伯特两届政府担任国家安全事务顾问的安德鲁·希勒(Andrew Shearer)对美国能否有效威慑中国扩建斯卡伯勒浅滩持怀疑态度。他表示,在过去几年里美国一直未能在南中国海问题上对中国的造岛行为予以强有力的回应,美方似乎还没有下决心对中国采取震慑政策。

他说:“老实说,我对今后六个月美国是否有能力真正震慑住中国持悲观立场。虽然美方采取了一些行动,也传达了一些信息,但就我观察来看,美国还没有进入到‘震慑’模式。”

这位前澳大利亚政府高官表示,中国或许正是看准美国即将进入选举季,而奥巴马政府各行政部门对如何采取下一步行动意见并不统一这一窗口期。回顾北京过去的行为,同时考虑到斯卡伯勒浅滩的重要战略地位和象征意义,很难想象为什么北京不去黄岩岛搞扩建。

北京寄希望于杜特尔特?

亦有分析认为,北京也有可能把希望寄托在即将于6月30日就职的菲律宾新总统杜特尔特身上。杜特尔特在菲律宾总统大选时曾提出对中国要“柔和点”,但他也表示这并不意味要用主权声索换取经济和贸易利益。他也坦言,中国在南中国海的行为是“非法的”。

现年71岁的杜特尔特在菲律宾总统选战中异军突起,经常口无遮拦,被称为是菲律宾版的“川普”。有报道说,中国方面已多次向杜特尔特及其团队示好,并将菲律宾新政府上台视为扭转中菲紧张关系的契机,而中国也一直努力希望菲律宾方面能够主动撤销南中国海仲裁案。环球时报旗下的环球网6月22日援引《菲律宾商报》的报道说,中国可以在两年内帮助菲律宾修建一条马尼拉至班班牙省克拉克的铁路。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东南亚项目非常驻高级顾问欧内斯特·鲍尔(Ernest Bower)认为,如果中国在斯卡伯勒浅滩填海造岛,那么中国将丧失与杜特尔特政府改善关系的机会。“如果中国对杜特尔特误判,没有认清他是一位民粹主义者而选择对斯卡伯勒浅滩或是第二托马斯礁(既中国所称的仁爱礁)采取行动的话,中国将失去赢得一个对北京友善的菲律宾新政权的任何机会。”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