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36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广东NGO活动人士为劳工维权遭判刑


人权组织要求释放被捕劳工活动人士(网络图片)

人权组织要求释放被捕劳工活动人士(网络图片)

因协助维护劳工权益而于去年12月被捕的三位广东劳工非政府组织活动人士,9月26日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被一审判刑。而广东劳工NGO案目前仍有一位至今不肯妥协的主要人士在押。

广州当局星期一判处广州市番禺打工族服务部主任、劳工权益活动人士曾飞洋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而已被“取保候审”的服务部员工朱小梅和前工作人员汤建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

据报道,星期一庭审过程中,法庭附近拉起警戒线,大批警察拦截过往人士,一些国家的领事馆人权官员被警察围堵。而广东一些劳工人士被监控、喝茶、警告或跟踪,禁止前往法院。

2015年12月3日,广州市番禺区公安先后对“番禺打工族服务部”主任曾飞洋、工作人员朱小梅,以及曾在“番禺打工族服务部”工作过的彭家勇、孟晗、邓小明、陈辉海和汤建等人,采取强制措施,并对曾飞洋、朱小梅、彭家勇、邓小明和孟晗等,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刑事拘留。

此外,专注外来打工者工伤维权服务的佛山市第一家劳工NGO“南飞雁”的创办人何晓波,也同一天被拘捕,今年4月7日被“取保候审”。

目前,曾作为工人首席谈判代表参与劳工维权活动的孟晗被另案处理,仍被关押在看守所。据报道,孟晗8月中因“各种原因”解除对辩护律师的委托,而他承认是受到官方压力。外界担心他在看守所中继续受到严苛对待。

广东多位劳工NGO活动人士被拘捕,引发国际社会广泛关注和报道,尤其是国际人权组织批评中国当局打压为底层劳工争取合法正当权益的活动人士,要求无条件释放他们。

有分析表示,在珠三角地区企业倒闭成风,劳工权益日益受到侵害,致使劳资关系愈发紧张之际,当局希望通过打压劳工非政府组织和活动人士,控制并降低底层劳工的维权行动。劳工人士相信,当局关押曾飞洋、孟晗等人,是要击溃维护劳工权益的非政府组织,切断它们与海外的联系,并报复这些劳工活动人士。而包括新华社在内的官媒曾大篇幅报道,指控番禺打工族服务部主任曾飞洋接受境外资助,插手劳资纠纷,严重扰乱社会秩序。

今年7月突然遭到解聘的曾飞洋的代理律师陈进学星期二对美国之音表示,这几位劳工权益活动人士应当是没有罪的,他们从事的维权活动没有扰乱社会秩序,更没有触犯任何刑法。

陈进学:“他们当然应该是无罪的,因为他们并没有触犯刑法,不构成这个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都是合法地帮工人维权,不构成这个罪名。判缓刑的话是可以回家的,但是曾飞洋最终还是没有回家,还是被有关部门控制当中。”

记者:“那他们这个缓刑也等于有一把利剑悬在他们头上吧,未来……?”

陈进学:“这个是的,当然是的,因为他们随时可以收监的,只要他们再有所行动呀,那么他们随后可以将他们收监。”

今年8月遭到孟晗解聘的代理律师覃臣寿星期二对美国之音表示,据他所知,孟晗在看守所里一直没有认罪,这是当局将他的案件与其他人分开的原因。

他说:“从孟晗的角度上来谈,应该是给孟晗一个示范,就是说,你如果认罪,你就可以从轻,可以有限度地获得自由。如果是不认罪,你只能是继续呆在看守所,或者是继续遭受这种折磨。”

陈进学律师表示,广东劳工NGO案目前剩下孟晗,如果他坚持不认罪,当局可能会强行判刑,甚至加重刑期。

陈进学:“孟晗应该现在还是没有认罪的,所以现在就把它(案件)拆开审理,就是先判下来了给孟晗看的嘛,这三个人都认罪了,而且判缓刑,那孟晗你就看着办。”

记者:“那如果他还继续拒绝妥协,会会……?”

陈进学:“他拒绝妥协,有可能是会重判,有可能会被判实刑。”

新华社在广东劳工NGO案庭审当天报导称,被告人家属、市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企业代表、职工代表以及部分境内外媒体记者旁听庭审。3名被告均当庭认罪悔罪,服从法庭判决,不上诉。新华社称,曾飞洋表示自己接受了一些敌视中国的境外组织的培训和资助,按照他们的要求煽动组织工人以极端方式维权,把事情闹大,制造影响。在这个过程中,得到了境外的大量钱财,还被封为所谓的“工运之星”,私欲极度膨胀,对给家人带来的巨大伤害表示深深的愧疚。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