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08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郑念花絮


《上海生与死》封面

《上海生与死》封面

出生在北京、从80年代开始一直旅居美国的郑念因病过世了。她撰写的《上海生与死》(Life and Death in Shanghai)出版后,引起很大的反响,在美国一版再版。

美国著名书评作家、长期为纽约时报撰写书评、以及包括约翰·厄普戴克(John Updike)等名人生平的克里斯托夫·雷曼-豪波特(Christopher Lehmann-Haupt)于1987年5月、郑念的书刚刚出版不久,在纽约时报上发表了该书的书评。至今,包括华盛顿邮报和波士顿环球报在内等很多媒体悼念郑念的文章,还都引用雷曼-豪波特当年的这篇书评。

在美国新闻界和文坛上多年来颇具影响力的雷曼-豪波特住在纽约。星期天,他接受了美国之音的采访。

*所有等待书评的书都受到长条板凳处理*

雷曼·豪波特说,那个时候,每个星期,他都会收到大约一百本书籍,希望他能够为之撰写书评。他说,书籍寄到家中的时候,都是把它们放到车库里一个特制的长条板凳上。这么多的书,不可避免地,只有极少数能够被专业人士“选拔”出来,加以评论。

[上海生与死]

[上海生与死]

雷曼-豪波特说,记不得为什么《上海生与死》这本书最后“入选”,好像是听别人讲过,而且他说,一本书的封面在“入选”过程中,也起到很大的作用。他说,“我往往是看封面来做出判断的。”(Judge a book by its cover.)

*他们的损失、世界的收获*

雷曼-豪波特说,郑念的书,让他感到震撼。他在书评中写到,郑念的书一开头,就是两句高度简练、毫无雕饰的话语:“过去事情我永远无法释怀,一切我都记得。时间和空间的倒流,又把我带回了1966年7月仲夏的一个夜晚,我在上海旧宅的写字间。”

雷曼-豪波特写到,郑念这位不平凡的作者,藉着这两句话,把读者带到了中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期间所发生的事件中去。

在书评的结尾,雷曼-豪波特说,郑念终于走出了上海的拘留所,走出了中国,这“对他们是一个损失,但是对整个世界来说,却是一个巨大的收获。”

*曾经考虑由本人译成中文版*

《沧海一滴泪》一书的作者、郑念的友人、住在华盛顿郊外维吉尼亚州的巫宁坤先生日前对美国之音说,几年前有出版商打算请郑念本人将《上海生与死》一书正式翻译成中文,当时已经90岁高龄的郑念对这个提议也很感兴趣,并且已经开始着手学习在计算机键盘上用拼音来打出汉字,不过,这件事恐怕没有能够完成。

关键词:郑念,巫宁昆,上海生与死,克里斯托夫.雷曼-豪波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