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05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胡佳盼莫言再为刘晓波发声


胡佳(档案照片)

胡佳(档案照片)

中国作家莫言获得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异议人士当中出现了褒贬不一的反应。北京知名人权活动人士胡佳认为,诺贝尔奖不是为了评选一个完人。他就莫言获奖后谈论刘晓波的自由一事表示,莫言终于不再“莫言”,希望在颁奖活动时为另一位诺奖获得者刘晓波和妻子刘霞的自由仗义执言。

*反对者公开信*

一封反对莫言获奖的致瑞典文学院诺贝尔文学奖委员会的公开信正在互联网上征集签名。公开信列举了莫言的一些背离普世价值的言行,比如写诗赞颂唱红打黑(亦被称为黑打)的前中共高官薄熙来、为言论审查制度说好话,却对提倡宪政民主、因言获罪被判重刑的刘晓波事件不说话。

公开信认为将诺贝尔文学奖授予莫言“损害了诺贝尔文学奖的公信力,玷污了诺贝尔先生的荣誉。”

胡佳:莫言终于不再“莫言”了。诺贝尔奖本身,它赋予一个人某种道德力量,这是确实存在的,尤其是在和平奖、文学奖这些奖项上面。

这封10月12号(今年诺贝尔文学奖公布第二天)发表的公开信目前已经得到美国 哥伦比亚大学访问学者古川、香港 媒体从业者北 风、北京 学者夏业良和流亡美国的作家余杰等30多人的联署。

不过,之前曾严辞抨击诺贝尔奖评奖者耻辱的著名异议艺术家艾未未和流亡德国的异议作家廖亦武的名字没有出现在这份名单上。廖亦武10月14日获得德國書商和平獎(German Book Trade Peace Prize)之后把莫言称为亲共的“国家诗人”(御用文人之意)。

*获奖后谈刘晓波 赢得异见者掌声*

曾经对因发表零八宪章和其他政治言论而坐牢的刘晓波事件三缄其口的莫言,获奖后在其家乡山东高密举行的记者会上谨慎而直白地表示希望刘晓波早日获得自由。

多次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的人权活动人士胡佳对美国之音表示,莫言终于打破沉默为失去自由的刘晓波发声是一个值得赞赏的进步。

他说:“莫言终于不再“莫言“了。诺贝尔奖本身,它赋予一个人某种道德力量,这是确实存在的,尤其是在和平奖、文学奖这些奖项上面。诺贝尔奖给一个荣誉,一层保护,同时也给你更高的社会责任。在中国这块土地上,我想,没有一个比诺贝尔奖获得者为另一个获得者去呼吁自由更恰当的身份了。”

*胡佳:刘晓波无罪,盼莫言仗义执言 *

针对莫言因一些顺从当局背离普世价值的言行而备受批评,胡佳指出,应该以宽容态度看待莫言这样的在现行体制内生存的中国作家,不必要求诺贝尔奖得主都是没有瑕疵的完人。

曾经几次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评选提名的胡佳表示,希望莫言在12月的世界人权日参加颁奖活动时对国际社会进一步大胆直言,公开说出刘晓波无罪。

他说:“希望莫言能为他的同胞、校友和同龄公民仗义执言,发出呼吁,希望中国政府遵循普世价值、公正和良知,无条件释放刘晓波和受他连累多年、失去人身自由的(妻子)刘霞。”

*孙文广:莫言作品挑战禁区意义重大*

稍早前,另一名知名异议人士、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发表网络评论说,莫言的《生死疲劳》、《蛙》等长篇作品敢于曲笔为地主鸣冤、敢于用文艺的形式挑战计划生育,真实地描写在这些运动中的人物形象,并通过这些人物的形象和诉说,启发人们的思考。其意义是重大,非同凡响。

孙文广认为,莫言这位体制内的作家应用必要的策略,通过当局的严密监控,将著作《生死疲劳》在2006年公开出版,说明作者花了很多心计,写出来的是一本现实主义的难得的好作品。

身为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的莫言在获奖当天在接受香港媒体凤凰网采访时曾表示,“我覺得不管在網上挺我的,還是在網上批評我的,都有他們的道理,這是一個可以自由發言的時代,每個人都可以表達對一個作家作品的看法,所以挺我也好,批評也好,我都非常的感謝他們。”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