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09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游牧社区在改变中寻求生存之道


全世界的游牧社区通常是现代国家的边缘人。不过游牧社区的领导人坚信,他们的传统生活方式具有经济上的可行性和环境上的可持续性。

世界上的游牧主义正在面临威胁。游牧主义是一种以放养家畜为主的游牧生活。

为寻求生机,从苏丹到西班牙等来自各国的超过100名游牧主义人士,参加了在肯尼亚其塞里安举行的全球游牧人大会。

全球干地倡议的乔纳森·戴维斯协助组织了国际游牧人会议大会。

全球甘地倡议乔纳森·戴维斯说: “将人们从最不可能的地方聚集到一起,你将会发现大家有许多共同点,也有许多机会可以分享彼此的经验和专长。”

游牧人社区通常处于地理边缘地带,远离中央政府的管辖。

他们经常被描绘成反政府和经常发生冲突。不过戴维斯认为,这种名声并与事实不符。

戴维斯说:“游牧主义占了地球表面3分之一的土地,他们大多数自我管理也很和平。发生冲突很糟,不过那是一种例外,并非常态。”

戴维斯说,游牧人口使用土地的方式有助于生物多样化,在环境上也有可持续性,这一点在与会人士参访一个生物燃料处理厂时得到印证。

卡里德·卡瓦德代表约旦达纳地区的游牧社区。

卡瓦德说: “工程师只告诉我们,我们从废物得到的好处要比肉类还多。这让我感到意外。”

正如许多来参加会议的人一样,经济和政治压力迫使卡瓦德无法继续其游牧主义的生活方式。
卡瓦德说: “他们无法离开约旦的界线。即便在约旦内部,他们也因为私有化、工业化和保育而生活在孤立的岛上。所以他们无法像以前一样移动。”

世界移动原住民联盟的主要目标,是要为保障游牧人的权利设定一个全球性议题。

世界移动原住民联盟秘书长拉吉·迪赛说:: “大部分区域里的游牧人都有与政策制定和决策过程相关的类似问题。包括承认我们的权利、土地权问题、移动的路线、市集、保存我们动物基因的资源或我们的知识等,所有这些都和政策的制定有关。”

欧约翰·西库来自瑞典北部牧养麋鹿的萨米社区。

西库说: “在地方上、区域或国家里你还是必须做点事。如果你得到联合国的支持,那会很好。因为即便是萨米人,我们也觉得斯堪的纳维亚国家不支持萨米人,所以我们必须得到联合国和欧盟的支持才能做些事。”

西库正在适应现实条件设法保护他古老的生活方式。他为保障萨米人的权利而去游说瑞典政府,他也和一个推行传统萨米人菜谱的组织合作,为他的麋鹿肉寻找新的市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