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40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美国前官员:朝核问题不可轻信中国


韩美研究所(ICAS)2016年6月24日在华盛顿举行的一次研讨会(美国之音叶林拍摄)

韩美研究所(ICAS)2016年6月24日在华盛顿举行的一次研讨会(美国之音叶林拍摄)

美国军方和政府前官员日前表示,在朝鲜核问题上,要警惕依赖中国向朝鲜施压的思想。这些关注朝鲜半岛局势的前官员认为,不应该认为中国会采取与美国一致的对朝战略。

美国务院官员:中国执行对朝制裁任务艰巨

美国国务院助理国务卿康特里曼(美国之音叶林拍摄)

美国国务院助理国务卿康特里曼(美国之音叶林拍摄)

韩美研究所(ICAS)6月24日在华盛顿举行的一次研讨会上,美国国务院负责国际安全与核不扩散的助理国务卿托马斯·康特里曼(Thomas Countryman)说,中国在朝鲜核问题上处于第一线。他说,中国公众、学术界、军方以及政府官员越发地认清了朝鲜政权的危险性,这也是为什么在联合国安理会上中国和美国争取其他成员国的支持,通过了对朝鲜严厉制裁的决议。

他说:“我认为,中国有意愿并已经开始实施这些制裁。不应该低估中国政府面临的这项任务的难度。朝鲜与外界经济交流的大部分要通过中国,所以从实际情况来说,中国必须为执行这些制裁发展出相关的资源。”

康特里曼还表示,如果平壤以严肃态度,采取措施实现全面、不可逆转的无核化,美国对重启六方会谈仍然持开放态度。

前驻韩美军司令夏普(美国之音叶林拍摄)

前驻韩美军司令夏普(美国之音叶林拍摄)

前驻韩美军司令:制裁不足以改变朝鲜

不过,前驻韩美军司令沃尔特·夏普(Walter Sharp)上将在这次研讨会上质疑中国是否在认真执行制裁。

夏普说,联合国制裁很有必要,在阻止朝鲜发展核项目方面对朝鲜造成了一定影响,但是制裁还不足以改变朝鲜。

夏普还认为,中国究竟是否在真正地执行制裁,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他还警告说,美国可以不断敦促中国向朝鲜施压,但美国的战略不能完全依靠中国。

夏普说:“要向中国施压,让中国继续对朝鲜加大压力让朝鲜发生改变。但是,我认为这不应该成为我们战略的核心。我们的战略不应该百分之百地依赖于中国。我们可以说,好,要迫使朝鲜改变,但中国可以选择不这么做。我们不希望把我们的安全、稳定和防务都拱手让给中国。”

夏普上将:朝鲜无视制裁 军事执行迫在眉睫

​联合国宪章第七章(《对于和平之威胁、和平之破坏及侵略行为之应付办法》)第四十二条规定,安理会如果认为非武力的办法为不足或已经证明为不足时,可以采取必要的海陆空军行动,以维持或恢复国际和平与安全。

前驻韩美军司令夏普上将提出,美国很快就将需要根据这一条款在联合国展开辩论。他说,朝鲜的导弹技术和核武器技术越来越先进,有关国家需要在朝鲜即将发射导弹之前采取军事干预手段先发制人。

夏普说:“朝鲜如果成功发射导弹,无论在弹头上装载了什么,我们都无法冒这个风险。朝鲜已经多年破坏联合国制裁,他们很显然不在乎联合国通过什么决议。我想,我们距离军事执行制裁的那一刻已经越来越近了。”

夏普认为,美国要开始与中日韩三国密切讨论统一的朝鲜半岛是一个什么样的前景。他说,如果各方能对朝鲜半岛未来如何这一问题展开讨论,中国会清楚地意识到,统一的朝鲜半岛有利于各自的国家利益。

智库“2049项目”首席执行官薛瑞福(美国之音叶林拍摄)

智库“2049项目”首席执行官薛瑞福(美国之音叶林拍摄)

美前官员:中国早已打好算盘,不希望美国参与

前美国国务院亚太副助理国务卿、智库“2049项目”研究所首席执行官薛瑞福(Randy Schriver)提出,中国对朝鲜政权不满、对金正恩本人不满,这毫无疑问,但是不应该就此认为,中国愿意向朝鲜施压,转而采取与美国一致的战略。

他说:“中国可能有自己的另一套计划,情况很有可能是这样。我认为,中国不愿意和我们讨论朝鲜半岛应急方案的一个原因,不是因为中国人还没想好,不是因为他们还没做出有根据的方案,不是因为他们害怕因为没有计划在谈判桌上难堪;很有可能的情况是恰恰相反,他们已经做出了非常具体的方案。他们不愿意与我们对话的原因是,这个方案与我们无关。”

薛瑞福说,朝核问题已经存在了20多年,中国不会在对朝施压方面做出真正的战略转变。

薛瑞福认为,中国是亚太地区不稳定的最大原因。他说,中国领导人主张“亚洲是亚洲人的亚洲”,这是在给美日同盟和美韩同盟制造分裂。他还认为,中国在南中国海的动作已经表明,中国在寻求地区霸权。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