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40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朝鲜搞经改,能否复制中国经验?


从发射导弹到扬言核爆,朝鲜近来在国际舞台上的表现似乎越来越像某些观察人士口中的“狂躁的青春期少年”。但另一方面,朝鲜近来的某些经济举措却又隐约透露出其有意在经济层面上向一个“正常”国家靠拢的信号。

7月23日,朝鲜决定在平壤、黄海南道、南浦等地新设六个经济开发区,并将新义州市的经济特区更名为“新义州国际经济区”。

自2013年起,朝鲜已在各道设立了19个经济开发区,释放出朝鲜将更多地向外资开放的信号,也由此引发了国际社会对于朝鲜经济改革的想象与讨论。

*朝鲜改革诚意有多大?*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朝鲜经济论坛主席布拉德利•巴布森(美国之音莫非拍摄)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朝鲜经济论坛主席布拉德利•巴布森(美国之音莫非拍摄)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朝鲜经济论坛主席布拉德利·巴布森(Bradley Babson)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指出,朝鲜体制内的一些人对于改革还是相当有诚意的,由朴凤柱领导的朝鲜内阁正在尝试新的激励政策以增加企业和农场的生产效率。比如赋予企业管理人员更大的自主权来决定投放市场的产品数量,允许土地租赁,通过让农民自留部分农产品来鼓励农民生产等等。这些举措都在“朝正确的方向发展”。

巴布森同时指出,经济开发区为朝鲜提供了“实验”的机会:一些新的政策和法规被写进了经济开发区的章程,朝鲜可以借此探索不同的商业模式以及吸引外资的方法。“这是当年中国使用的方法,如果朝鲜也能使用这套方法将会益于经济改革的进程。”

而华盛顿智库史汀森中心的研究员孙云则认为,和上世纪70年代中国改革开放之初的政策相比,朝鲜的所谓改革更多的只是一种姿态。她对美国之音说:“中国当时设立四个经济特区,政策是非常彻底的。它对外资的开放程度,对外资所给予的优惠条件都是非常巨大的,而且中国对外资也没有实行歧视性的政策。但是我们现在看到朝鲜在设立经济特区的过程中显现出了各种各样的政策上的担忧,所以朝鲜的脚步跟中国相比是非常迟疑的,而且它所采取的举措跟中国比也是非常不充分的。”

与世隔绝、奉行斯大林主义的朝鲜在经济上破败凋零。现在的领导人金正恩显然急于摆脱经济困境。仅在2014年金正恩的新年讲话中,“改善人民生活水平”就出现了七次之多。许多专家学者指出,朝鲜有意向中国学习,用经济的发展来为其政权合法性作出最好的论证。朝鲜与韩国之间经济水平差异的急剧扩大也让朝鲜当局担心持续的经济落后将加剧政权覆灭的威胁。

朝鲜问题专家布拉德利·巴布森认为,金正恩十分清楚,要想发展经济,改革是必行之举。

事实上,朝鲜的公共分配制度在上世纪90年代朝鲜发生大饥荒之后就名存实亡了。底层民众在饥荒中被迫寻找谋生之道,从而催生了地下市场。朝鲜政府曾试图取缔地下市场,但遭到了朝鲜民众的抵抗。

如今,朝鲜的地下市场已经成为了朝鲜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不仅朝鲜百姓对地下市场依赖度很大,就连国营企业也在参与地下市场的交易以增加营收。据一些朝鲜国营企业的负责人说,只要企业将地下市场交易中的部分盈利上交政府,政府就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朝鲜的地下市场由于脱离政府管理体系更未被纳入法律规范,因此成为了毒品交易等非法活动的温床,但它也同时被认为孕育了朝鲜经济改革的希望。

然而从目前朝鲜公布的一系列经济政策来看,除了吸引外资意图明显之外,并没有要将地下市场搬到地上,将市场分配纳入正常轨道的迹象。这使分析家对朝鲜经济改革的诚意产生怀疑。

*中国走过的路在朝鲜行得通吗?*

韩国国际经济政策学会主席李一衡(美国之音莫非拍摄)

韩国国际经济政策学会主席李一衡(美国之音莫非拍摄)

朝鲜是否会在未来采取更有改革意味的措施,目前还不得而知。但无论如何,分析家指出,如果朝鲜只想经济改革而不在政治上求变,恐怕此路难以走通。韩国国际经济政策学会主席、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驻中国代表李一衡(Lee II Houng)认为,中国共产党走过的路,朝鲜劳动党并不见得走得成。

李一衡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说:“和当年的中国相比,朝鲜进入这场游戏太晚了。在现阶段,经济开发区早已在全球范围内广泛扩散,我不确定国际投资者是否还会对朝鲜的经济开发区有兴趣,尤其是在朝鲜政治环境和行政管理带来如此之多的不确定因素的条件下”。

目前,朝鲜因其在核问题上的强硬立场正面临着严重的外交孤立和国际制裁,这也严重阻碍了朝鲜在经济发展中获得国际社会的支持和外部资本的可能性。

*核武库与经济发展可否兼得?*

近月来,有迹象显示,朝鲜正努力与东亚及东南亚国家改善关系,这其中包括向日本做出“重新调查绑架日本人质问题”的承诺,向韩国提出派出啦啦队参加仁川亚运会的建议,以及朝鲜外务相李洙墉参加8月在缅甸召开的东盟外长论坛并带队出访老挝、越南、缅甸、印度尼西亚和新加坡五国。

但是在核问题不解决的情况下,朝鲜这些试图打破外交孤立的举措到底能够取得多少实质性的作用呢?

仅以日本为例,日本在历史上曾经是朝鲜的主要出口对象,两国之间昔日频繁的贸易往来直到2006年才因朝鲜核试验而被打断。布拉德利·巴布森认为,日朝之间的贸易传统为两国之间恢复贸易关系提供了基础,朝鲜应将日本作为未来主要的贸易伙伴,并借此融入亚洲经济圈。

最近日本和朝鲜在当年朝鲜绑架日本公民的问题上达成了一些协议,日本也提出愿意取消部分单方面制裁。

不过,孙云却认为,全面恢复日朝贸易的可能性不大。她说:“这在理论上是可行的,但是在现实层面上可能性不大,因为日本有日美军事同盟关系,日本在与朝鲜的关系上必须听从联合国安理会的制裁决议,也必须尊重美国在朝鲜问题上的态度。美国的态度现在非常鲜明,就是朝鲜在核问题上没有第二条道路可以选,美国的目标就是朝鲜必须去核。日本如果在这种时候跳出来说,日本愿意在朝鲜不弃核的条件下与其实现贸易关系的正常化,这一点我认为在政治上可能性不是很大。”

专家普遍认为,朝鲜的核问题是一条红线,朝鲜在保留核武器和寻求国际社会的接纳从而实现经济发展之间只能择其一。金正恩希望在两者之间走一条第三条道路,也就是在保有核武器的情况下寻求跟国际社会在经济上的接触和融合,而这几乎是不可能。

史汀森中心研究员孙云 (美国之音 莫非拍摄)

史汀森中心研究员孙云 (美国之音 莫非拍摄)

*中国对朝鲜有多大说服力?*

李一衡博士在被问到朝鲜的传统盟友中国应该如何帮助朝鲜经济改革时说,问题的关键还是要帮助朝鲜去核化。他说:“中国应该帮助国际社会劝说朝鲜,真得没有那么多的威胁。真正的威胁是他们自己制造的,当一个国家拥有核武器,周围的其他国家都会觉得紧张,这会造成地区不稳定。如果朝鲜愿意放弃核武器,开放经济,我相信周围的国家都会很愿意帮助朝鲜重建,因为这是为了每一个国家的利益。”

朝鲜长年实行一党专制和计划经济,并时刻认为自己处在战争状态,大量的资源被用于军事建设。分析家指出,如果不走出这种思维,朝鲜的经济体制很难有根本性的改变。

孙云观察说,若朝鲜的思维逻辑不改,中国不仅很难在去核化的问题上说服朝鲜,就连经济改革的建议也很难为朝鲜采纳。她说:“中国很愿意向朝鲜传授自己经济改革的经验,但是朝鲜一直都不完全接受,因为从根本上来讲,朝鲜认为自己是不安全的,所以它会认为我的这种不安全的心理,你中国是没有办法体会的,所以你想让我像你一样实现这么全面的经济改革和社会开放是不可能的。”

一名朝鲜妇女在平壤一家商店等候顾客。(2013年7月29日)

一名朝鲜妇女在平壤一家商店等候顾客。(2013年7月29日)

国际孤立和经济困境实际上已经使朝鲜的“先军”政策难以为继。尽管好战言辞不断,但金正恩拥有的是一部庞大然而却是锈迹斑斑的战争机器。

朝鲜的经济改革,何时出发,能走多远,一切尚不明朗。但是在这么一个对意识形态如此严加控制的国家里,据报道却有大批的年轻人私下里疯看韩国肥皂剧。由此看来,要想一成不变,似乎也是不可能的。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