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39 2016年09月30日星期五

联合国立人权案调查平壤

  • 美国之音

尽管朝鲜惨淡的人权记录最近已经被其最新一轮挑衅性的核试验和导弹试射掩盖,联合国正在持续立案起诉金正恩和他对反人类罪行的领导。

2014年,朝鲜一个联合国人权调查委员会发出一份报告,报告记录了朝鲜覆盖12万人的政治犯网络 ,以及一系列包括“消灭,谋杀,奴役,酷刑,监禁,强奸,强迫堕胎和其他性暴力”的暴行。

报告还呼吁联合国将朝鲜领导层以反人类罪送交国际刑事法院。

联合国大会投票支持了调查委员会的建议,但是法案在安理会陷入了僵局,因为若法案辅助表决,朝鲜的盟友中国与俄罗斯可能会否决。

建立案件

但是,对朝鲜官员建立法律案件的工作通过两个国际人权组织和联合国高级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公室仍在进行中,直到金正恩政府垮台,或者该政府官员被法院追究责任。

联合国朝鲜人权状况特别报告员马祖基·达鲁斯曼说:“在某个层面上这样做非常独特,就是相较于一般的在所谓动乱之后再追求正义的做法。

星期一,达鲁斯曼与其他人权活动人士在首尔参加了一个座谈会,讨论如何就朝鲜正在发生的人权侵犯行为对朝鲜官员追责。

去年,联合国在首尔设立了一个人权高级专员办公室,以收集3万个朝鲜叛逃者的证词与证据来证实朝鲜侵犯人权的指控。人权高专办首尔办事处代表西涅·波尔森表示,他们在取得缓慢进展,但是仅仅基于叛逃者证词很难成立一个法律案件。

波尔森说:“核实是非常艰难的,是一个持续的挑战,也是一个我认为我们必须保持非常谦逊的事情,因为我们并没有接近底层的途径。”

指挥系统

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是对朝鲜系统性暴行的最终负责人,调查人员说,有指示和手写笔记直接显示他与这些罪行的牵连。

维权人士雷格·斯加拉蒂与朝鲜人权说,点明除朝鲜领导人以外的特定个人是很重要的,这样可以警告低至中级的国家安全机构犯罪的人,他们也将被追究责任。

斯加拉蒂说:“我们知道这些机构,我们知道他们的内部层级,我们甚至有仍在那里担任职位的官员名单。”

然而,荷兰莱顿大学的朝鲜分析师朗姆科·布鲁克说,有必要区分开发号施令的与执行任务的。他希望这个问题能在未来于朝鲜法庭根本解决,而不是国际刑事法院。

布鲁克说:“这个责任到哪停止?什么时候人们没有其他选择,只能服从?这是理想上应该留给朝鲜决定的事情。”

证实受害者

珀尔修斯策略公司的人权律师贾尔德·根泽说,除了建立法律官司,公开记录这些系统与广泛的暴行案件也是对受害人权利与经历进行证实的行为。

根泽说:“他们经历的事情非常可怕,恐怖,凶残,是可能发生的最坏的事情,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做出的错误的、违反国际法的行为,而且国际社会承认了这些不公正事情的发生。”

尽管在短时间内将朝鲜滥用权力与暴行的罪犯绳之以法似乎不太可能,这些联合国官员与活动分子说,总有一天政治环境会变化,他们在持续为这天做准备。

朝鲜在今年早些时候进行核试验与火箭发射后被新强加了严厉的联合国制裁,这些制裁与朝鲜的人权侵犯没有直接联系。但美国已将朝鲜的核扩散与持续暴行解释为它给朝鲜强加的单方面制裁的理由。

韩国今年也通过了新的措施来记录恶行以及努力改善朝鲜人权状况。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