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10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经济手段是制裁朝鲜的重心


朝鲜罗津港一个新码头开通仪式上一艘装满了煤的货船。(资料照)

朝鲜罗津港一个新码头开通仪式上一艘装满了煤的货船。(资料照)

美国国会正在推动立法,对朝鲜上星期进行核试验的行动加强制裁。专家说,关键是要实行严厉的经济制裁。

虽然美国和韩国都不相信平壤所说的成功试爆了氢弹的说法,但是专家们看来一致认为,平壤的核武器项目在稳步取得进展。

美国前国防部长佩里本星期就朝鲜把核弹头小型化的努力提出了警告。他在华盛顿的一个论坛上说,“据我的判断,这次实验的目标是把他们的核武器缩小,以便安装在导弹上。”

与日俱增的核威胁

朝鲜自2006年首次试爆核弹以来一直面临严厉的国际制裁。联合国就实行了四次制裁,以阻止平壤发展并获得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例如核武器。但是,许多专家说,这些制裁由于实施不力而没有取得预期效果。

曾经在布什政府时期负责阻止朝鲜这些非法活动的大卫·阿什尔说,美国需要向朝鲜增加金融压力。

他说,“我认为,现在比以往更需要对朝鲜采取更极端的金融围堵和压力策略。”

这位前政府官员主张,加强有多个国内外机构参与的严厉国际行动,专门打击外国实体和朝鲜的财务往来,因为这些往来有可能帮助朝鲜的核项目。

他说,“我们必须要把目标对准外国金融机构和外国贸易公司,他们在为朝鲜活动,而其中许多实体目前就在中国。”

需要金融压力

前美国财政部官员威廉·纽科姆曾经在联合国安理会监测制裁朝鲜的委员会工作过。他说,华盛顿可以尝试以前打击同朝鲜有往来的外国实体的做法。他指的是美国财政部对澳门汇业银行的制裁。

2005年9月,因为据称这家银行协助朝鲜进行洗钱和印制伪钞的非法活动,美国当局把它定为“重大洗钱关注”,随后冻结了朝鲜在澳门的50多个账户,并且限制平壤和外国金融机构的交易。

纽科姆说,如果采取同样的行动,可能仍然有效。他还说,如今侦测朝鲜的非法活动难度增加了,因为他们上次受到制裁后采取了不同的手法。

北京的参与是关键

曾经在1994年率领美国代表团与朝鲜进行核谈判的罗伯特·加卢奇(Robert Gallucci)以及在前布什政府时期参加朝核谈判的乔治城大学教授车维德 (Victor Cha), 上星期在《纽约时报》共同发表评论文章。他们在文章中写到,华盛顿应该推动北京减少对朝鲜的经济支持。

文章说,“中国可以指示中国公司减少和朝鲜的商业往来,政府可以拒绝朝鲜获得新的经济项目的要求,直到平壤政府恢复谈判。”

他们还敦促美国和联合国立即增加制裁。

设在华盛顿的史汀生中心的高级研究院孙韵说,北京可能会参加联合国对平壤新的制裁行动,但这并不一定意味着北京愿意停止对平壤的支持。平壤进行这次核试验的时候,孙韵正在北京。她说,这次核试验不大可能改变北京对平壤的政策。

星期三,华盛顿对国会众议院星期二通过的一项议案做出反应,表示一定要“继续严格执行”美国目前对朝鲜的制裁措施。这项议案要求总统制裁同朝鲜进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和奢侈品交易并且伙同朝鲜进行非法活动的个人和实体。参议院也在酝酿类似的议案。


(白盛威对本报道亦有贡献。)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