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34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专家: 朝鲜是东北亚安全头号威胁


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资料照)

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资料照)

东北亚安全由于美国两个盟国日韩关系不合、中国冷落朝鲜转而推动与韩国的关系,以及朝鲜开始向俄罗斯倾斜而变得更加微妙。但是,多位资深亚洲问题专家一致认为,朝鲜是该地区安全的头号威胁;钓鱼岛主权争端也有随时触发日中冲突的危险。不过,在有专家认为朝鲜半岛有剧变无缓进的历史有可能重演的同时,也有专家乐观地指出,巨大的共同利益终将使日中、日韩关系得到改善。

几位亚洲问题专家:从左至右,田中均、埃文斯·维尔、德米克(主持人)、车维德 (方冰拍摄)

几位亚洲问题专家:从左至右,田中均、埃文斯·维尔、德米克(主持人)、车维德 (方冰拍摄)

三位前美国和日本的资深外交官最近在纽约一致认为,朝鲜是目前东北亚地区安全与和平的最大威胁。

金正恩威胁使用核武器

曾在小布什政府担任国务院东亚和太平洋事务代助理国务卿的埃文斯•维尔是位长期职业外交官,现在布鲁金斯学会从事亚洲政策研究。维尔说,从金正日到金正恩,最大的变化是这种威胁的性质变了,“金正恩上台后,在朝鲜历史上他们首次威胁要使用核武器,朝鲜也是本世纪世界上唯一威胁使用核武器对付美国、日本和韩国的国家。这是巨变。”

维尔说,过去数月,美国政府和智库的文件显示,朝鲜已经达到了可以有效使用导弹系统将核武器打到几乎所有他们想要打击的西太平洋的任何目标。“这是今天的水平,三、四年后将超过这一水平。”

星期三,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举行东北亚安全研讨会,讨论日本、韩国和美国应对该地区安全威胁的方案。除维尔,参与讨论的还有前美国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事务主任、现任乔治城大学教授和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朝鲜问题资深顾问的车维德,以及前日本副外相、现任日本综合研究所国际战略研究所理事长的田中均。

专家们对朝鲜崩溃的可能性发表了意见。田中均认为,现在这种可能性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高。车维德说,朝鲜半岛的变化总是采取巨变形式。他说:“人们希望朝鲜半岛问题会软着陆,即经过长期改革,逐渐改变,最终达成南北统一。我不认为这会发生。很大程度上,如果看一下朝鲜半岛的历史,改变从未在那里缓慢地出现,它总是剧烈地变化,无论是战争、民主化、殖民化、解放,总是剧烈地变化。历史总是重复自己”

中方在钓鱼岛争端上让步

中日就钓鱼岛主权发生的争端被专家们认为是该地区第二大、同时也是可能随时触发冲突的威胁。

车维德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方冰拍摄)

车维德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方冰拍摄)

车维德说,“短期内我很担心中日之间会因尖阁列岛发生冲突,双方军队以无人感到舒服的方式相互反应,武器也有介入,形势很危险,这种情况很容易出事。” 田中均则建议,建立美、中、日、韩军事信任机制,引入更大透明度,预防和避免可能发生的意外冲突。

不过这一争议的紧张程度最近已经有所减缓。田中均表示,习近平与安倍去年11月在北京APEC举行峰会前,双方发表了四点共同声明,其中承认“围绕尖阁诸岛(中国称钓鱼岛)等东海海域近年来出现的紧张局势存在不同主张,同意通过对话磋商防止局势恶化,建立危机管控机制,避免发生不测事态。”

纽约时报说,中方官员说习近平指示要低调处理他与安倍会面的新闻,而双方共同声明是他低调的原因之一。时报说,“在这个意义上,中方是让了步的。”

日韩相争中国得利

美国在该地区的两个盟国日本与韩国关系不合,中国公开冷落朝鲜而加强与韩国的关系,以及朝鲜开始向俄罗斯倾斜,这些均微妙地影响着该地区的安全。

维尔说,当美国在该地区的盟友发生不和谐和混乱之时,显然中国占了优势。“如果我现在坐在北京,我会为整个地区形势感到骄傲和自信,不光因为手中握有大把现金、经济蓬勃发展,而且因为美国在该地区的两个盟友之间困难重重。中国确实因此占有优势。”

此外,他说,中国为发展与韩国的关系作了巨大努力,“几乎是前所未有的。双方最高领导人自上台后至少已经有了五次接触,与此同时,习近平还没有跟朝鲜最高领导人见面。很显然,中国从扩大与韩国的关系中获得了好处。这就是为什么华盛顿非常急于要让自己的地区盟国关系恢复正常,尤其是要让三方协调回到正轨。”

但是,车维德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中国不会放弃朝鲜:“习近平上台后我们看到中国有意愿公开批评朝鲜,对朝鲜政权表达不满,但我不认为这意味着会有根本的战略改变,以及中国会放弃朝鲜。我觉得他们还是认为这是一个现实,一个相同的‘互为人质’的处境。”

中朝关系互为人质

车维特2012年在胡芬顿邮报上撰文章解释了中国与朝鲜的“互为人质”概念。他说,朝鲜依靠中国的粮食、燃料生存,中国不愿意切断与朝鲜的关系并非因为共产主义意识形态,而是由于战略、地方政治和经济原因。战略上,朝鲜崩溃会导致朝鲜统一,那将是一个在自家门口的美国军事盟国;经济上,中国在朝鲜有重大矿产投资;地方政治上,朝鲜的不稳定将导致难民潮冲击吉林、辽宁两省。

因此他说:“在朝鲜问题上中国将自己逼入一个别扭的角落,一方面,北京无法忍受自己的名声被平壤每一次的挑衅所玷污,但同时又因恐惧朝鲜政权崩溃而不敢对它管束太严。对朝鲜而言,尽管它并不喜欢中国待它如贫困省份,并正吸干其资源,但为了生存它也别无选择。”

维尔也认为,中国在朝鲜半岛的噩梦不是朝鲜的核武器,“中国的噩梦是不稳定或崩溃的朝鲜。这是中国的大噩梦。因此,从中国的角度来看,防止这种情况的发生比说服朝鲜放弃核武如果不是更重要至少是很重要的。”

朝俄关系缺乏实质重要性

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积极回应俄罗斯总统普京邀请,或许会参加莫斯科反法西斯胜利70周年庆典,这一消息被解读为朝鲜向俄罗斯倾斜。但车维德说,很大程度上这不过是一对关注自我利益的伙伴试图玩的一场短期游戏。

“我认为俄罗斯和朝鲜的关系是很短暂的,这一关系并不与朝鲜核问题、经济改革、人权改善的最终解决有多大关系。俄罗斯是第一个与南朝鲜两国建交的国家,在1990年,比中国早,但我们看到了什么?什么也没有,我们没有从这一关系中看到任何成果。因此,我并不认为最近俄朝双边行动会有什么持久的实质外交意义。”

他甚至怀疑金正恩是否真的会去莫斯科:“我觉得朝鲜回到六方会谈的机会可能高于金正日5月去莫斯科。朝俄关系没有长远重要性。”

据报道,中国半官方研究人员透露,中国对金正恩访问北京提出的条件是,首先必须在弃核问题上有所表态,回到九·一九共同声明的基础,为重开六方会谈铺路。但是,金正恩不配合,而且威胁要进行第四次核试验。

日韩合作台面下仍悄悄进行

在日韩关系上,与会的专家认为,虽然两国首脑至今还未谋面,有专家甚至认为双边关系陷入历史最低谷,但是维尔表示,台面下双方的合作仍悄悄进行,“尤其是在安全领域,令人印象深刻。还有美日韩三方签署的有关交换敏感信息的协议,数年前未能达成,还有防卫合作。所以表面上看日韩关系惨淡,但下面有很多合作。”

田中均说,虽然地区权力、经济实力以及民族主义情绪都出现了很大变化,但是日、中、韩三方的共同利益也更大了,“日韩都是民主国家,双方未来有许多共同利益;日中之间,虽然中国是共产党领导,但双方未来都寻求稳定。”他说,从他过去三、四十年从事外交的经验来看,“我百分之百的肯定,由于我们有很大的共同利益,未来相互关系将会得到改善,毫无疑问。”

与会专家认为,炒作(stir up)日韩关系的多为政客和媒体,而民间认知并非如此。田中均说,韩国文化在日本社会影响巨大,“日本老年妇女都喜欢韩国影星,所有老年男人都迷韩国歌星。”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