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04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人大代表手机引起的议论


2013年3月5日中国在北京举行第十二届人大开幕式之后,当政府官员的车辆准备离开人民大会堂的时候,一名人大代表查看他的手机。

2013年3月5日中国在北京举行第十二届人大开幕式之后,当政府官员的车辆准备离开人民大会堂的时候,一名人大代表查看他的手机。

中国普通民众如何能够接近全国人大代表?最新调查显示,全国人大代表的个人手机号码,没有一个向社会公布。人大代表向社会公布个人信息实属个别现象。信息时代的通讯便捷使中国人大代表脱离群众的老问题更加突出。

*人大代表手机不公开*

中国青年报日前说,全国31个省区市人大官方网站,没有公开1名人大代表的手机号码。此外,不少地方的人大常委办公室电话也很难打通,无人接听省份比例达51.6%。黑龙江省人大常委工作人员听到记者询问,态度敷衍;广西人大常委会人员则表示:“网站上没有公布(手机号)就是没有。”

报道说,中国目前全国人大代表和基层民众的“常态联系渠道”,是人大常委会搭建平台,建立所谓“人大代表之家”、“代表联络室”等固定场所,在专门接待日让群众和人大代表见面,同时通过召开座谈会或组织人大代表调研、视察、走访等方式,参与国家和社会管理。

*孙文广:人大代表手机党掌握*

山东大学退休教授,人大代表独立参选人孙文广对美国之音说,中国青年报的这项调查具有一定积极意义,但是只触及问题的表面。他说:“中国大陆的人大代表就是共产党任命的,这些代表不真正代表民众,这些代表都有本职工作,每天几乎百分之百的时间是在他们的专业上,哪有时间代表民众。严格地说,这些人都是共产党任命的代表,是带引号的代表。”

孙文广说,既然中国人大代表的本质只是一个荣誉称号,这些“人民代表”也就没有意愿和必要公布自己的手机。不过,孙文广说,人大代表的手机也是公开的:“共产党一定要知道人大代表的手机号,因为共产党任用了他。他对共产党负责,不是对你选民负责。”

*政治宣誓与法律设计*

有报道援引中国政法大学解志勇教授的话说,当前法律中“和群众保持密切联系”的规定更多是一种“政治性的宣誓”,而不是法律制度的设计。北京市锋锐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晓原说,实际上,人大代表真正将个人联系方式向全社会全面公开的还属于“个别现象”。

*独立参选人:我公布手机号*

韩颖曾经竞选过北京海淀区人大代表,她从操作层面向美国之音谈了公开手机后的可能问题。他说,如果她竞选当选了人大代表,手机号码就向民众公开。她例举了台湾的例子:“据我所知,台湾那里立法委员对外联系方式都是公开的。所有选举他的人,基本上都知道他选的人是谁,以及被选者的基本情况,选民有需要的时候都会主动联系。立委不公开手机人家怎么找得到你呢?”

中国青年报调查显示,75.9%的受访者说,不知道自己工作、居住地的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联系方式。

*手机困扰可解决*

至于公布手机以后可能困扰,韩颖从操作层面向美国之音谈了可能的问题。她说,困扰客观存在,而公布是必须的,完全可以通过适当方式,减少困扰,提高办事效率和生活质量:“会有一些困扰,例如半夜骚扰,因为是人嘛,各种各样的人都有,各种问题也都有。但是可以在公布手机的时候,写一些温馨提示,例如,希望尽量在什么,什么时间段打电话,有什么问题会协助帮忙解决。如果是半夜,除非特别紧急的情况,尽量白天来电话。我觉得,大多数人都会理解的。”

韩颖认为,人大代表向社会公布手机号码不应成为做秀姿态,而是信息时代为他们联系群众提供了可能方便。她说,即使不能马上接听电话,允许民众留言,然后迅速予以处理,应该可以做到吧?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