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36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怒江水电之争折射中国环保、能源开发两难困局


怒江松塔水电站施工现场

怒江松塔水电站施工现场

中国国务院表示,将在“十二五”期间重点开发怒江和雅鲁藏布江等敏感江河上的水电项目。中国此举意在提高对清洁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的利用,却遭到环保组织和邻国的强烈反对和不满。

*曾经幸免于开发的最后两条大河*

中国国务院在刚刚公布的《能源发展“十二五”规划》中提出,将在“十二五”期间重点开发怒江松塔水电站,另外还将陆续启动怒江干流的六库、马吉、亚碧罗、赛格等项目。“十二五”期间将上马的水电项目还包括在雅鲁藏布江、澜沧江和金沙江等敏感江河的水电开发。其中怒江和雅鲁藏布江是中国境内仅存两条大致自由流淌的大型河流。

*环保组织反对*

对怒江的水电开发一直备受关注和争议。中国早在2003年就提出开发怒江,但首份开发报告一出就遭到众多环保、地质和生态专家的极力反对。

位于美国加州国际环保组织国际河流中国项目协调人闫珂(Katy Yan)通过Skype接受VOA卫视采访时表示,环保组织对开发怒江水电的反对主要来自三个方面。首先是物种多样性方面。她说,怒江流经的三江并流区域被列为世界自然遗产,有中国25%以上的高等动植物、有大量濒危物种,其中至少77种为国家保护动物。人们的担忧是一旦这些大坝建起来后,以及相关后续工程会给当地的脆弱的生态系统带来严重影响。

其次是地质灾害方面的担忧。怒江中上游所处的地区在地质上是非常活跃和不稳定的。雨季的时候时常发生严重的山体滑坡和泥石流,这导致很多事故的发生。另外,怒江地处断裂带上。中国国内就曾有很多地质学家就此向中央陈辞,在如此活跃的断裂带上建大型水库的危害性。他们表示,在怒江中上游建大坝可能会引发地震和山体滑坡等灾害,从而导致大坝崩塌或损坏,而一个大坝损坏后可能会对其它大坝带来连锁反应。

最后是大坝对下游国家居民经济、安全和生活方面的影响。闫珂说:“目前国际上还有没有足够多的公开发表的研究,论述怒江中上游大坝会给下游国家,比如泰国和缅甸居民的生活带来怎样的影响。”

2002年温家宝副总理在视察贵州时和一家村民聊天

2002年温家宝副总理在视察贵州时和一家村民聊天



* 温家宝曾批示应慎重*

在环保人士和地质专家的一致反对下,中国总理温家宝2004年2月在已经被国家发改委审批通过的《怒江中下游水电规划报告》做出了批示:“对这类引起社会高度关注,且有环保方面不同意见的大型水电工程,应慎重研究、科学决策。”

《中国的环境挑战》(China’s Environmental Challenges) 一书作者、美利坚大学环境与国际政治教授夏竹丽(Judith Shapiro)表示,当年温家宝总理对开发怒江水电的批示让中国的环保人士欢欣鼓舞。他们认为,这是中国民间环保组织的一次重大胜利。但此次国务院决定重启怒江水电开发项目,让常年为保护怒江而奔走的人士们倍感失望和吃惊。

*开发怒江水电实属无奈?*

不过,华盛顿智库卡耐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中国能源与气候项目负责人涂建军认为,中国新一届领导层重启水电开发实属不得已而为之。

他说:“我感觉,更多的来讲,中国的最高领导层是被迫重启怒江这样一些比较敏感的水电开发。”涂建军说,目前中国能源的70%来自于煤炭,占世界煤炭消耗总量的一半。而煤炭的使用给空气质量和温室气体排放都造成了严重问题。在其它能源开发比如核电、光电和风电都陷入困境的情况下,水电开发自然被列入优先考虑的日程上。

*未经国家批准,前期工程早已开工*

然而,虽然在总理温家宝的介入下,怒江水电开发得以被暂时搁置,但地方政府和开发商早已是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环保组织国际江河的闫珂对VOA卫视表示,怒江水电开发项目一直在未经国家正式批准的情况下悄然进行。

她说:“怒江水电开发商中国华电集团云南公司和怒江傈僳族自治州政府多年来一直在游说中央政府。而且当地在早在2007年就在六库、松塔和马吉三地开始了修建大坝的前期准备工作。目前这三处工地的围堰和通往工地的公路都已修缮完毕,而且附近的一个村庄也被搬迁。”

此外,怒江当地政府还以解决贫困和拉动地方经济为由连年游说中央,希望能给怒江水电项目开绿灯。但环保活动者和学者认为,开发水电并不一定会给当地居民增加收入,而修建大坝涉及到大规模居民搬迁问题,如果处理不好反而会增加贫困。

夏竹丽参加美国之音电视节目

夏竹丽参加美国之音电视节目



美利坚大学的夏竹丽说:“你会经常发现是地方政府和水电站的投资者要赚钱。”“中国在搬迁库区移民方面虽然有很好的政策,但往往在实施中做得不到位。一个是给搬迁居民的补偿是否充分,还有就是给移民的再就业培训问题,因为他们在离开耕地后往往无法很快找到适宜的工作,从而获得足够的收入,”国际江河的闫珂说,“位于六库大坝附近的一个村庄在被搬迁的过程中已经出现了很多问题,比如补偿款不足,新搬入住房质量低劣和找不到收入来源。”

*中国被指水利霸权*

与此同时,中国在怒江和雅鲁藏布江这两条国际河流上修建水电站的决定也让下游国家感动不安。印度知名战略专家布拉马·查勒尼(Brahma Chellaney)刚刚在纽约时报上发表评论文章,批评中国最近决定在数条国际河流上游修建水电站的做法极不负责,将加剧中国与邻国的紧张关系。他指责中国如此行为是水利霸权主义(Hydro-hegemony)。

*环保组织不轻言败*

“环保组织肯定不会就此放弃的,”美利坚大学的夏竹丽说。人民日报旗下的人民网转载了《时代周报》上的一篇报道说,云南环保组织大众流域负责人于晓刚表示,国务院《能源发展“十二五”规划》未公开征集公众意见,违反了有关信息公开的法律法规。

夏竹丽说:“联合国会不会有话讲呢?” “因为这个地方三江并流,被联合国列为世界自然遗产。如果你在这个地区修这么多大坝,联合国还会不会给你保留这个称号?我是希望中国会重新考虑这个问题,最好是不要修这些这么大的大坝,不要破坏这么漂亮的地方。”

*中国环保与能源的两难处境*

那么如果不搞水电,谁又能满足中国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巨大的能源需求呢?“这是一个两难的问题,”卡耐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涂建军说。以三峡大坝来说,“如果20多个吉瓦的三峡工程不做的话,那么中国就得多建几十个煤电站。那么几十个吉瓦的煤电站无论是从开采运输,还是在燃煤的过程中,都有巨大的环境上的危害。”

涂建军表示, 怒江这样高度敏感而又有争议项目评估的过程应更加透明,政府应该让全社会特别是民间环保组织和国际环保组织充分参与,而政府也应从全局的角度出发,更加合理地开发能源。他说:“我们通过北京和华北地区这个雾霾天气,这个PM2.5危机也看到如果中央政府不能站在全局的角度来统筹规划全国的能源开发,那么必然未来的环境治理就会陷入到一个公共危机接着另一个公共危机这种困局之中。”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