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46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纽约纪念六四25周年:抗议、反思、悼念


抗议、反思和悼念构成了纽约在曼哈顿和法拉盛两地持续一天的纪念六四25周年活动。年轻人成了纪念活动的主力,他们在了解六四真相后加入了抗议队伍;对六四历史真相的研究,显示政府当年有能力用和平方式解决天安门事件;王丹指出,开枪绝不是为了夺回天安门广场,而是另有目的;民运理论家胡平表示,六四屠杀把中国引向邪路,即“枪声一响变偷为抢”;最后,在纽约时报广场上,与会者在夏夜的大雨中用烛光和歌声完成了对六四亡灵的悼念。方冰纽约报道。

*总领馆报警指示威者要攻击领馆 *

“天下围城”在总领馆前的抗议活动(美国之音 方冰拍摄)

“天下围城”在总领馆前的抗议活动(美国之音 方冰拍摄)

在中国驻纽约总领馆前的展开的“天下围城”抗议活动原定6月3日上午11点开始,组织者计划进入领馆示威,但纽约市警方调集了数十名警察,阻拦示威者靠近领馆,并将他们隔离到一个街区外哈德逊河边的指定地点。

当天领馆门口前来办理签证等业务的人排起长龙。当抗议组织者王军涛、王丹、高光俊等小部分人试图进入领馆时,遭警方阻拦并准备实施逮捕。经参与活动的律师与警方交涉,警方最后破例在签证长龙后面开辟了一小块地方允许他们举牌抗议。在交涉中,警方告诉示威者,他们接获总领馆报警,指示威者要对领馆实施攻击,要伤害领馆的外交人员和财产。

*年轻人成抗议主力*

“天下围城”在时报广场召开烛光晚会(VOA视频截图)

“天下围城”在时报广场召开烛光晚会(VOA视频截图)

在哈德逊河边制定示威区内,示威者拉开了数条长长的横幅,抗议中共1989年六四屠杀,要求释放高瑜、刘晓波、高智晟、许志永等所有政治犯。大部分参与抗议活动的都是年轻人。

29岁的孙钰来美读完大学后现在是一名推销员。他说,“关于六四的信息我是来到美国之后,才通过媒体、通过网络知道的。然后我非常地震惊。因为我没有想到这个政府确实用武力镇压了当年和平抗议的学生。”

*“我们这些八九年后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纽约地区纪念六四25周年大会(美国之音 方冰拍摄)

纽约地区纪念六四25周年大会(美国之音 方冰拍摄)

他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这些八九年之后出生的这一代人要尽自己的努力、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要站出来,要尽我们所能,表达我们追求民主自由的愿望和对中共政府的强烈的抗议,要用我们的行动来支持在中国大陆的八九事件的受害者家属,声援他们追讨正义的努力。”

他还表示虽然他也担心国内家人的安全,但是他说:“如果每个人都只担心自己的安全、只担心自己家里人的前途,那每个人都不敢说话,那这个国家怎么可能走向和平民主的道路呢?”

毕业于中国外国语大学的叶楠三年前来美,现在法庭任翻译。她说,她特地从旧金山飞过来参加这次活动。她希望把自己的观点表达出来,“让中国的年轻人都能听到,都能参与到我们的活动中来,成为一个有言论自由、有自己看法、能对社会有影响的年轻人。”

*六四屠杀“枪声一响变偷为抢”*

一项以揭示六四真相、反思25年历史经验为特点的研讨会,中午1点在纽约法拉盛的来来喜来登酒店举行。与会者观看反映六四的纪录片、高唱纪念六四的歌曲。25年来年年出席纪念活动并发表演讲的民运理论家、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在演讲中表示,25年的“六四屠杀不但阻断了中国的政治改革,而且也把中国的经济改革引向邪路。” 他说,六四屠杀“枪声一响变偷为抢。” 他说,“六四之后由于民意遭到残酷打压,中国的私有化改革在缺少起码的公共参与和民意监督的情况下不可避免的变成了赤裸裸的权贵私有化。大大小小的官员在改革的名义下把属于全体人民的公共资产变成了自己的私产。”

胡平表示,“诡异的是,中共的权贵私有化在道义上固然是最无耻最恶劣,但是在经济转型的意义 上却是最快捷最有效。”它避免了苏联东欧改革使资产零碎化导致的经济滑坡。 “各级共产党官员摇身一变就成了资本家,党委会就成了董事会,大小官员就成了他们的CEO”,持续的经济增长,加上全球化快车,和低福利低人权优势,“于是最坏的资本主义有了最强的竞争力。”

*六四屠杀把中国引向邪路*

胡平说,“中国权贵资本主义固然令人眼花缭乱,但是它的致命弱点就是从根本上没有合法性。”因为,“中共本来是靠打倒地主资本家起家的,现在它自己变成了最大的地主最大的资本家。早先中共以革命的名义把全体人民的私产变成全体人民的公产,现在他又以改革的名义把全体人民的公产变成官员自己的私产。先是以革命的名义抢劫,后是以改革的名义分赃,两件相反的坏事居然让一个党在五、六十年的时间里全做了,天下还有比这更无耻更恶劣的吗?!”

胡平最后说,“直到今天还有人相信随着中国经济的不断发展、中产阶级的不断壮大,中国会逐步走向民主。这种观点暗中假定中国正行走在正确的道路上。但问题是六四把中国引向邪路,它和自由民主南辕北辙,沿着这条邪路走下去,我们只会与自由民主越来越远。”

*中共动用正规军镇压另有目的*

目前在台湾清华大学任教的八九学运领袖王丹,在发言中对中共长期为其武力镇压辩护的两个观点进行了辩驳:即“政府是因为学生太激进被逼而采取镇压措施的”,“学生长期占领广场,政府为了恢复秩序不得已才开枪镇压”。王丹说,1989年5月,3000学生在广场展开绝食所提的要求仅仅是要政府承认学运是爱国民主运动,以及要求政府和学生进行对话。他说,这是最温和的要求。“而政府面对3千年轻生命,宁愿动用正规军镇压也不肯接受最温和的要求”,他说,“不是学生激进,而是政府激进。”

王丹问道,6月3日午夜,清场的解放军是从哪里来的?“那时北京市民都完全上街,所有的路口都被市民堵住,所有的坦克都瘫痪,然后戒严部队居然出现在广场上,哪来的?全是从人民大会堂里出来的。”

*王丹:你为什么要在长安街杀人?*

王丹接着问道,“你明明部队已经把天安门广场包围了,你轻易就可以夺回天安门广场,你为什么要在长安街上杀人?”

他说:“整个六四死的人99%都是在长安街上,死伤惨重,我们估计大概2千人死亡,上万人受伤,都是在长安街上,你为什么要在长安街上开枪?当时我们在天安门广场只剩5000人了,而团团包围的大概是几万人之众,10个人抬一个都可以抬得下来,然后你跑到长安街去杀死2000多人,你要怎么解释。所以没有任何理由说政府被逼得好像只能开枪才能把广场收回来,或者才可以平息。

王丹说,从过去的历史经验到客观的实际情况都不是,政府开枪另有他的目的。他说:“政府开枪绝对不是因为处理不了广场上的学生,这么大一个政府是不可能的,它有其它更罪恶更险恶的目的。它本来是可以徒手解决整个89年这次事件的,但它决定调动20万正规军,从每一个军区各调几万部队,用轮训的方式、大常规战争的方式去处理学生,他显然有其它的目的。”

*时报广场冒雨悼念六四亡灵*

“天下围城”在时报广场召开烛光晚会(美国之音 方冰拍摄)

“天下围城”在时报广场召开烛光晚会(美国之音 方冰拍摄)

傍晚, “天下围城”悼念天安门死难者的烛光晚会在纽约的时报广场举行。会场两则摆放着曾用来呼吁释放被判无期徒刑的民运人士王炳章的两个活动牢房。艺术家薛明德表演了行为艺术《六四死了》,以象征鲜血的红色液体从身体各部位喷射出来,展现当年抗议者所保持的希望在武力镇压中破灭了死亡了。烛光晚开始不久便下起大雨,与会者在雨中坚持持续3个多小时,将全部议程进行完毕。最后他们举起了电子蜡烛,唱着六四的歌曲,缅怀25年前在天安门镇压中死去的人们。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