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44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坎贝尔:美国大选让亚洲担忧


美国外交关系协会举行“美国在亚洲的战略:重返政策有效吗?”的讨论会(外交关系网站截图)

美国外交关系协会举行“美国在亚洲的战略:重返政策有效吗?”的讨论会(外交关系网站截图)

美国大选中两党候选人对外交政策的辩论显示美国在亚洲的未来角色处于不确定的变化之中。星期四,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的坚定支持者、奥巴马政府重返亚洲政策的主要设计人坎贝尔在纽约表示,美国在亚洲扮演什么角色的问题不会随着大选的结束而解决;他担忧美国并不理解亚洲的重要性;他认为真正的问题是美国必须向亚洲盟国和朋友做出保证,美国将在21世纪的亚洲扮演强大角色。

亚洲的头号关切是美国

美国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前助理国务卿坎贝尔(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美国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前助理国务卿坎贝尔(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奥巴马政府重返亚洲政策的主要设计者、美国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前助理国务卿坎贝尔星期四在纽约说,在亚洲国家现在看到的该地区面对的最大关切,既不是美国认为的朝鲜核导弹试验,也不是中国以比过去更挑衅的姿态崛起,也不是各国普遍经济增长下滑,“事实上,亚洲的最大关切,现在的头号问题在美国。美国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是亚洲的一个可变的关键因素。这正在我们的大选中表现出来。”

他警告,“任何介入美国政治的人都必须理解,美国大选的结果并不能解决最近升高的对美国的关切,美国(在亚洲)扮演什么角色的问题将继续存在。”

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川普在竞选中释放了一系列颠覆现有美国亚洲政策的提法,诸如,要向美国的盟国收取保护费,应该让日本、韩国发展核武器,指责中国抢走了美国的工作岗位,要退出奥巴马政府已经和11个亚太国家签署的跨太平洋贸易伙伴协议,即TPP;即便是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希拉里,也把当初任国务卿时称之为金色准则的TPP当作避之唯恐不及的票房毒药。

坎贝尔表示,亚洲存在的恐惧是,美国外交政策中的一些基本方面,如对盟国的强大承诺,核不扩散政策,支持实行全面现实的与中国接触策略,对美日防卫协议的强大支持,“这些美国外交政策中的基本部分是否还会实行?”

坎贝尔说:“真正的问题是要向我们在该地区的朋友和伙伴保证,美国理解历史将记录21世纪是亚洲世纪,美国将扮演强大角色。”

美国的政客并不理解亚洲的重要性

著有《重返亚洲——美国未来在亚洲的治国之道》的坎贝尔认为,不可否认的是美国已经做了很多,但需要做更多。他表示,相对于对美国成倍增长的期待而言,“我恐怕美国并没有完全理解未来我们采取什么亚洲政策真正有效。我们需要做更完整、更有凝聚力、更坚定的一系列努力。我确实认为,我们取得了进展,但任何仔细研究亚洲的人都理解美国被期待要做更多。”

坎贝尔是在星期四美国外交关系协会举行的“美国在亚洲的战略:重返政策有效吗?”的讨论会上讲上述这番话的。

普林斯顿大学教授、布什政府时的亚太事务副助理国务卿柯庆生(外交关系网站截图)

普林斯顿大学教授、布什政府时的亚太事务副助理国务卿柯庆生(外交关系网站截图)

参加讨论的普林斯顿大学教授、布什政府时的亚太事务副助理国务卿柯庆生说,他是奥巴马重返亚洲政策的批评者。他认为,“重返”的提法不准确,会误认为美国曾经离开了亚洲,现在又回来了;“会让人误解,是否美国也会离开世界上的其它地区,或者是否会再次离开亚洲?”

他虽然不同意重返的提法,却肯定了这一提法之下奥巴马亚洲政策所取得的成就。他说,奥巴马政府应对的是一个跟布什政府时很不相同的中国。很多地区的不稳定来源于2008年金融危机后中国采取的政策,这给美国带来了更大挑战。

柯庆生认为,美国1997至2008的对华政策很成功,其基本概念是“如果你(中国)不走这条路,美国就会加强与你周边的美国盟国的关系,我们最后的结果会很难看。”他说,2008年金融危机后这个策略就很难发挥作用了。他认为,美国提出“重返亚洲”实际上助长了中国的民族主义,使温和派更难赢得这场辩论。但是他同意另一位讨论者、外交关系协会亚洲部主任易明的观点,即,凡是中国做出了令地区不稳定的事,美国必须与中国的邻国一起加以反击。

奥巴马的亚洲政策抓住了机遇

柯庆生说,从那以后,中国在世界上感到更自信了,而中国共产党在国内感到更害怕了,“两者的结合使中国以适得其反的强硬方式应对外部挑战,破坏了地区稳定,使其它国家更靠近美国。”他说,“奥巴马政府的成功之处在于抓住了这些机遇,跟几乎所有中国的邻国改善了安全关系。”

美国外交关系协会亚洲部主任易明(外交关系网站截图)

美国外交关系协会亚洲部主任易明(外交关系网站截图)

参加讨论的外交关系协会亚洲部主任易明说,她全力支持奥巴马的重返亚洲政策,因为它表达了美国的核心价值观和理想——贸易自由、航行自由、政治自由;至少还有善政治理的原则,如对政府问责、透明以及法治。“它有其内在的逻辑,是可持续的,是任何明理的美国总统都应该采纳的。”

习近平的目标是取代美国做亚洲霸主

她认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外交政策是,一方面在地区推行“北京为中心”的策略;另一方面,他的远期目标是把现在的霸主美国逐出亚洲,由中国取而代之,“这就是他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真意所在。”易明说,习近平的野心是他“不仅要写游戏规则,而且要建游戏场地。”

坎贝尔说,有一种倾向认为,中国领导人认为他们所处的情况比四、五年前糟糕。他不同意这种判断。“我认为中国领导人认为他们正处于一个中国需要更强硬的必要阶段:中国会对所有国家提出,哪些领域是我们可以合作的,哪些是我们必须强硬的。这种新现实很可能会让我们回到较早阶段的外交实践。这并不是说我们不能合作,我们可以合作。世界上两个对相互依赖最感不舒服的国家可能就是美国和中国,而世界上没有哪两个国家像美国和中国一样正有着更多接触和相互依赖。”

美菲关系现状不可持续

对于菲律宾新总统杜特尔特上台后表现出的一系列反美言辞,最近更表示要中断与美国的军事演习,坎贝尔说,他并不担心美国与菲律宾的战略关系,问题的关键是菲律宾新总统上台后为镇压毒贩所采取的许多法外措施,“将损害美国与之合作的能力,会对未来构成很大挑战。”另外他说,“当一个领导人侮辱你的名字,就很难克服这种障碍了,也很难弄清怎么继续走下去。”

坎贝尔说,菲律宾表现出要在整个地区寻求更强的关系,“他们要与中国有更密切的合作,这不是问题,我认为这是聪明的,这是明智的。但是我认为,他政策的另一面会对未来的美国-菲律宾双边关系构成真正的挑战。我不认为我们所处的目前的轨迹是可持续的。”

菲总统开倒车极其危险

柯庆生说,他仔细阅读了菲律宾外交部长就杜特尔特总统有关菲美关系的声明做出的解释,菲律宾强调的是它太依赖美国的照顾了,必须要有更多的战略独立性。柯庆生说,如果菲律宾真的投入更多资源到其有争议领域的海洋法执法和海军上,那对美国的盟国是个极大的加分,因为美国从来没有考虑要让菲律宾完全依靠美国,而是希望有个更强的盟国。

柯庆生说,美菲关系在安全领域已经取得重大进展,如果菲律宾总统想开倒车,尤其在菲律宾与中国确实存在争端、中国采取更强硬立场应对之时,对菲律宾来说是极其危险的。

有与会者询问,台湾民进党总统蔡英文上台后采取了与前任很不同的政策,这对两岸关系和美中关系会有什么影响?

蔡英文的政策对北京没有威胁

易明表示,蔡英文有杰出的外交才能,她在保持支持者基础的同时,避免了刺激北京的激进言辞。她的重点一直放在台湾的内部政治,她要振兴台湾的经济、为年轻人创造更多就业机会、照顾好老年人。她希望实行多样化的外交、贸易和投资政策。易明说:“在我看来,这些都做得很好,是很明智的措施。我认为她推行的政策对北京应该没有威胁。”

易明表示,显然现在两岸关系受到了影响。但是她不认为这是蔡英文的问题。易明说,像不经协商直接把台湾嫌犯送到中国去的做法,在马英九政府时北京是不会这样做的。“我认为北京就是要给台湾出难题。他们有这个能力让事情变得更难办。”

易明说,对美国而言,过去8年已经习惯了不再把台湾问题当作美中关系里的头号问题,甚至已经搁在一边了,现在“这一挑战会比过去更大,它可能会再度上升到美中关系的日程上来。”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