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04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联大开幕后首例 中国访民进入联合国内抗议


公民力量“麻雀行动”联合国内呼吁习近平关注马永田强拆案 ( 照片摄影 丹增晋美, 由丹增晋美提供)

公民力量“麻雀行动”联合国内呼吁习近平关注马永田强拆案 ( 照片摄影 丹增晋美, 由丹增晋美提供)

星期四,第69届联大开幕第三天,在国内上访13年的长春被强拆访民马永田等5人,以游客身份进入纽约联合国总部,在结参观束时展示横幅呼吁习近平关注其久而无果的案件,抗议当地政府的强拆行为。

马永田,吉林省长春市被强拆私营企业业主 (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马永田,吉林省长春市被强拆私营企业业主 (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马永田的抗议活动是在人权组织公民力量 “麻雀行动”项目协助下进行的。陪同马永田进入联合国抗议的公民力量义工丹增晋美在为展开的横幅拍照时被联合国保安人员拘留,经过大约一小时调查后,除4米长横幅被作为证物留下继续调查外,他的相机在他坚持下完璧归赵。

丹增晋美说,“刚开始的时候他是要来夺我的照相机的,我就躲开了,‘你干吗?’他说要删照片,我说不可以,后来他们就没有再碰照相机,除了搜身之外,他们就没有碰我。”

丹增晋美说,联合国保安人员表示,这是调查,不是拘留,但禁止他在调查期间打手机,甚至 “不可以摸手机,因为他们怕我录像,怕我从兜里拿什么东西出来会威胁到他们。”

马永田在联合国总部外接受采访时说,她拥有的位于长春市南关区一家工艺美术公司约500平米生产用地、246平米工厂,在2001年10月12日被南关法院及其雇佣的闲散人员、拆迁办、开发商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未签任何补偿协议的情况下强行拆除。强拆过程中老人被打致脑溢血,几年后去世,孩子被惊吓患癫痫病,数百件产品被抢被砸。

此后开始了她长达13年的上告、上访的漫漫长路。马永田说,“违法的官员没有任何人被处理,我没拿到一分钱。我在省内上访了四年,被逼无奈到北京去上访,到了北京我上访了八年,在这八年中可以说黑监狱我上百次被关押。”

2013年她来到纽约,开始走上国际上访之路。为什么她会觉得还有一线希望呢?她说,“到后来第二任(长春)市长崔杰,最后就命令朝阳分局教养我二年。后来我的儿子到这儿来抗议,到联合国来抗议,在画家的帮助下,他一看国外发出声音,那么他没有教养我,拘留了我10天。”

但是,今天在联合国内她还未发声,仅仅展示一下横幅,就被赶出了大门,她认为还有希望吗?

马永田说:“如果说我到了联合国,我这种冤屈的案子,社会的不公,都不能有任何反应的话,那我觉得这个世界是灰色的,没有什么希望了。”

不过,马永田说,她还是要坚持下去。“无论怎么样我都要把这个事情坚持到底,除非中国政府他说他不是一个法治的国家,他是一个强盗的国家,那么我不再告了。”

公民力量负责人杨建利说,他们为马永田案进行的麻雀行动,是为了在联合国气候变化首脑会议之前,对前来与会的国家主席习近平发出呼吁。不过,下星期二举行的这一由全球120多国首脑出席的峰会,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会缺席,代之以副总理张高丽。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