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18 2016年09月29日星期四

奥巴马总统外交理念:明智还是弱智?


李博尔教授在威尔逊中心 (美国之音燕青)

李博尔教授在威尔逊中心 (美国之音燕青)

还有半年多的时间,奥巴马总统就将卸任总统。美国政策和学界已经开始对奥巴马总统任上的各项决策进行评估。一个星期前,白宫前官员推出新书,称奥巴马总统在外交领域的各项决策是出于从长计议的考虑。乔治城大学政治和国际关系学教授罗伯特.李博尔(Robert J. Lieber)出版的新书(Retreat and Its Consequences),则对奥巴马总统的外交政策理念以及具体的运作,提出了严厉的批评。

李博尔认为,过去七年半里,奥巴马总统领导下的白宫班底进行了一场从国际舞台上撤退的实验,而这一实验给美国和世界都带来了相当不堪的后果。

李博尔星期二在位于华盛顿的威尔逊国际问题研究中心(Woodrow Wilson Center)发表讲话期间,以乌克兰为例,说当乌克兰明显遭到俄罗斯侵犯之际,乌克兰政府恳请美国提供包括一些基本的自卫型武器装备,而美国政府给予乌克兰的只是一些帐篷、睡袋、还有30万份方便餐。李博尔说,这听起来简直是笑话,但不幸的是,这恰恰是事实。

他还说,奥巴马总统之后在被追问到这一点时回答说:乌克兰永远不会有足够的(军事)能力抵御俄罗斯的武力进犯。李博尔说:没错,但是,问题的关键,不是要把乌克兰的军队打造到能够同俄罗斯的军队100%抗衡的地步,而是要看到,乌克兰防御力量每增加一分,俄罗斯要侵犯它,所需的代价、或者说是资本,就要高一分。

李博尔说,所谓盟国/盟友的涵义包括三个因素:deterrence制衡/让敌方望而却步、defense武装/武力防卫、以及reassurance 让盟友放心、为盟友提供心理上的安全感。这其中的关键是,“制衡/让敌方望而却步”这一点做得到家的话,将会减少进入战争状态的机率。

除了乌克兰问题上的战略性失误以外,在李博尔以及其他对奥巴马总统的外交政策持有批评意见的美国学者和政策界人士来看,奥巴马总统在叙利亚问题上的决策也是一大败笔。

李博尔说,奥巴马总统在叙利亚问题上“出尔反尔”,即先是说一旦阿萨德动用化学武器,美国就会针对叙利亚政府发动惩罚性袭击,但是一年以后,有明显的证据显示,阿萨德政府对叙利亚反对派民众动用了化学武器、而且在白宫几乎所有其他官员都一致认为应当“说到做到”的情况下,奥巴马总统本人却在犹疑之后,决定不对叙利亚发动袭击。

李博尔和其他批评人士都认为,在叙利亚问题上的不作为,让全世界都看到,美国政府说话不算数,而且在重大问题上缺乏意志,从而导致“亲者痛、仇者快”的局面,给那些美国本不希望看到在国际事务中崛起的势力以可乘之机。

针对反对人士对奥巴马总统一系列外交理念提出的批评,前白宫官员德里克.车雷特(Derek Chollet)特别推出了一本专著(The Long Game),称奥巴马总统在任内成功地抛开美国外交界传统势力的影响,避免了将美国军事力量更深卷入其他地区的冲突,而且将军事等资源从长远布局,以便应对有可能发生的危机,包括将相当的军事资源部署到亚洲和太平洋地区。

不过,在这一点上,其他一些批评人士认为,将相当的军事资源部署到亚太地区,恰恰给予了中国政府“美国在围堵中国”的口实,从而得以让中国共产党政府借此渲染民族主义,并借着捍卫领土完整的“机会”,将中国社会当中有关民主化、民主转型的诉求置之在后。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