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54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奥巴马国情咨文主要内容

  • 美国之音

奥巴马总统发表国情咨文

奥巴马总统发表国情咨文

奥巴马总统发表国情咨文。美国之音翻译了其中大部分段落:

我们生活在一场巨变的时代,这场巨变改变着我们的生活方式、工作方式、我们的星球以及我们在世界上的地位。这场巨变带来医学突破的前景,也造成困扰许多家庭的经济震荡。它给边远村庄的女孩儿带来受教育的希望,也使相距遥远的恐怖分子之间取得联系。它既能普惠民众,也能扩大不公。不管我们喜欢与否,这场巨变只会加速。

美国以前经历过种种巨变 –-- 战争,萧条, 移民涌入,劳工运动,以及民权运动。每一次,都有人告诉们要担心未来。每当我们有了一些威胁到美国既有秩序的群体或想法,就有人让我们停止变革,并且允诺会恢复往日的辉煌。可是每一次,我们都克服了那些恐惧。用林肯的话来说,我们没有照搬“沉寂的过去的教条”。相反,我们以新的思维开始新的行动。我们对巨变因势利导,始终扩展美国的机会,把它推向新的天地,惠及越来越多的人。由于我们这些行动,由于我们把他人眼里的灾难看成机遇,我们比以前更强大,更美好。

让我们谈谈未来。最为一个国家,我们必须要回答四个问题,不论是谁就任下届总统,或者是哪个党派控制下届国会。

首先,我们如何在这个新经济形势下给每个人公平的机会和安全保障?

其次,我们如何让技术为我们所用,而不是被技术所害——尤其是在解决如气候变化这类迫切问题的时候?

第三,我们如何保障美国的安全,并且在不成为世界警察的情况下领导世界?

最后,我们如何让我们的政治反映出我们最好的一面,而不是最糟糕的一面?

让我从经济开始。一个基本的事实是:美国目前是世界上最强最稳健的经济体。我们正处于历史上私营部门创造就业持续时间最长的阶段。1400多万个新增工作岗位,自从90年代以来就业增长最强劲的两年,失业率下降一半。我们的汽车业经历了最好的一年。制造业在过去六年创造了将近90万份新的工作。我们实现这些的时候,我们削减了近四分之三的赤字。

任何声称美国经济衰退的人都是在胡扯。经济一直在发生深刻变化倒是真的,这些变化早在经济衰退前就开始了,而且一直没有停歇——这也是让很多美国人感到担心的原因。今天,技术并不只是在生产线上代替了工作岗位,而是代替了任何能够自动化的工作岗位。在经济全球化的时代,企业可以设在任何地方,面临的竞争也更为激烈。因此,员工要求涨工资的力量减弱了;企业对社区的忠诚度也下降了。财富和收入越来越多地集中于社会顶层的那些人手中。

所有这些趋势挤压着工人,即便是他们仍然有工作,经济也仍在增长。这使得努力工作的家庭脱离贫困变得困难、年轻人找工作变得困难、员工想要退休也变得困难。虽然这些趋势并非美国独有,但是确实与美国独特的信念背道而驰,我们相信,每一个努力工作的人都应该有公平的机会。

我们认为,真正的机会是让每一个美国人获得良好的教育和训练,找到收入不错的工作。获得两党支持的“不让一个孩子掉队”法案是一个重要的开始,通过这项法案和其他政策,我们推动了儿童早期教育,使得高中生毕业率创新高,并且提高了工程学等学科的毕业生人数。在未来几年,我们应当在已取得的这些进步的基础上,为所有人提供学前教育;为每一名学生提供计算机和数学课程,让他们在上学第一天就能为今后的就业打好基础;我们还需要招聘和支持更多的优秀老师。

我们还必须让每个美国人都上得起大学。努力的学生不应背负债务。我们已经把学生贷款偿还金额的比率降低到了贷款者收入的10%。现在,我们确实要降低上大学的成本了。为每一位有责任感的学生提供免费的两年制社区大学是最好的方式之一,我将争取让这项政策在今年开始落实。

当然,在这种新经济环境下,我们不仅仅需要好的教育,还需要提供福利和保护措施,做为基本的安全保障。毫不夸张地说,只有一些人会在同一个地方干同一份工作达30年,有医疗保险和退休福利,其中有些人今天就在座。而其他人,尤其是那些四五十岁的人,存钱养老或是失业后重新找份工作已经变得非常难。美国人知道,在他们职业生涯中的某个时候,他们或许需要再就业、再培训。但是他们不应该失去他们之前努力工作所建立起来的一切。

社会保障和医疗保险因此就比任何时候更为重要,我们对此应当予以加强,而不是削弱。对于还没有退休的美国人,基本的福利应当同当下所有的东西一样方便。这就是《平价医疗法案》的意义所在。这项法案的目的是弥补目前基于用人单位缴纳医疗保险而产生的不足,让我们在失业、重新回学校读书、或自己创业之后,仍然有医保。目前有将近1800万人获得了医保。医疗通胀放缓了。这项法案颁布之后,企业界每个月都在创造就业。

我知道,议长瑞恩说他想要解决贫困问题。美国向每个愿意工作的人提供帮助,我也欢迎就我们都能支持的策略进行讨论,比如为没有子女的低收入家庭扩大减税额度。

但是在过去七年中,还有其他更加难以达成一致的领域,比如,政府应当扮演怎样的角色,以便确保制度不会向富人和大型企业倾斜。对此,美国人民需要做出选择。

我相信繁荣的私人企业是我们经济的生命之源。我认为那些过时的规矩需要改变,那些繁文缛节需要去除。但是经过多年公司利润创下新纪录后,让大银行或是大石油公司或是对冲基金以牺牲其他人为代价来制定他们自己的规则,或是任由集体谈判受到攻击,工薪家庭并不会获得更多的机会或是更高的薪水。金融危机不是领取食品券的人引起的,而是华尔街的轻率之举导致的。移民并不是工资上涨不够的原因,那些决定都是董事会作出的,而他们常常把季度收益看得比长远回报更重要。可以肯定,今晚正在看电视的普通家庭没有通过离岸账户来逃税。在这个新经济里,工人们、初创企业和小型企业需要更多的声音,而不是更少。规矩应该为他们服务。今年,我计划要激励那些意识到对他们的工人好会最终对他们的股东、客户和社区有益这个道理的企业,这样一来,我们可以把这些最好的做法传遍美国。

事实上,很多我们的最佳企业公民也是最有创意的。这让我来到我们作为一个国家需要回答的第二个大问题:我们如何重新激起创新精神来迎接最大的挑战?

60年前,当俄罗斯人在太空领域领先我们,我们没有否认他们的人造卫星。我们没有就科学争论,或是缩减我们的科研发展预算。我们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建起了一个太空项目,12年后,我们登上了月球。

这种探索的精神是存在于我们的基因中的。我们就是爱迪生、莱特兄弟和乔治·华盛顿·卡弗。我们是格蕾丝·霍普,是凯瑟琳·约翰逊,是萨莉·莱德。我们是每一个从波士顿到奥斯汀到硅谷的移民和企业家,比赛着把世界变得更好。在过去的7年中,我们一直在培养这种精神。

我们保护了一个开放的互联网,还采取了大胆的新办法让更多的学生和低收入美国人能够上网。我们发起了新一代的制造业中心,在线工具提供了一个企业家可以在一天内创业所需的所有东西。

但是我们还可以做更多。去年,副总统拜登谈到了一个新的“登月计划”:美国人能够征服癌症。上个月,他与国会一道,拨给了国家卫生研究院的科学家们在过去十年多以来最有多的资源。今晚,我要宣布一项新的全国计划来实现这一目标。因为拜登在过去的四十年中在很多问题上为了我们所有人全力以赴,我要让他来负责这个计划的“指挥中心”。为了我们失去的亲人,为了我们还可以拯救的家庭,让我们使美国成为那个彻底治愈癌症的国家。

医学研究是关键的。当说到发展清洁能源的时候,我们也需要同样程度的保证。

如果任何人还想要就气候变化的科学来争论,那就试试吧。你会相当孤单,因为你将是与我们的军队、美国大部分企业领导人、大部分美国人、几乎整个科学界以及全世界200个国家争辩,他们都认为气候变化是一个问题,并打算要解决这个问题。

但是,即使地球还不是危在旦夕,即使2014年不是有史以来最温暖的一年--直到2015年变得更热--为什么我们要使美国企业错过生产和销售未来能源的机会呢?

7年前,我们做出了在清洁能源领域有史以来最大的单笔投资。以下是结果。从爱奥华州到德克萨斯州的田地,现在风能比更脏的传统能源更便宜。在从亚利桑那州到纽约州的房顶上,太阳能每年为美国人节省数千万美元的电费,还比煤矿业雇佣了更多的人,而且工资高于平均水平。我们正在采取措施,给予房主生产以及储存他们自己的能源的自由,这件事环保人士和茶党也一道支持。同时,我们削减外国原油进口近60%,在减排方面超过了地球上任何国家。

气候变化仅仅是很多我们与世界联结的安全议题中的一个。所以,我们要回答的第三个问题就是,如何保持美国的安全与强大,而同时既不孤立我们自己,也不到处在有问题的地方建立政权。

美国是全世界最强大的国家。我们在军事上的投入比后面8个国家之和还要多。我们的部队是人类历史上最强大的。没有哪个国家胆敢进攻我们或是我们的盟友,因为他们知道那是自取灭亡。调查显示,我们在全世界的地位比我刚当选总统时更高,每当出现重要的国际问题时,世界人民不会指望中国或是俄罗斯来领头,而是找我们。

我的每一天都以情报简报开启,我知道现在是一个危险时期。但那不是因为美国力量的减弱或者某个超级大国的崛起。在今天这个世界,对我们威胁更大的不是邪恶帝国,而是失败的国家。中东正在经历巨大的变化,这场变化将持续几代人,植根于一千多年的冲突中。转型中的中国经济吹来逆风。而俄罗斯虽然经济在萎缩,却向他们认为摆脱他们轨道的乌克兰和叙利亚投入大量资源来支持它们。我们在二战后建立的国际秩序现在也在挣扎着适应新的现实。

即使面临经济萎缩,俄罗斯仍大举投入,以支撑日渐偏离其掌控的乌克兰和叙利亚。我们在二战之后所建立起的国际体系在新的现实面前正步履蹒跚。

我们可以改造这一体系。这意味着我们必须明确事项的优先次序。

首要事项是保护美国人民,打击恐怖主义。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势力均对我国人民构成直接威胁。因为在当今世界,即便少数几名无视自己和他人生命的恐怖分子,也能造成巨大的伤害。他们利用互联网毒害我国境内一些人的思想;他们正侵害我们的盟国。

但正因为我们致力于摧毁伊斯兰国,言过其实地声称这是第三次世界大战将顺了他们的意。无论是大批由皮卡车运送的武装分子,还是那些在公寓或车库里策划制造平民伤亡的扭曲灵魂,都必须予以制止。但他们无法威胁到我们国家的存亡。而这正是伊斯兰国企图讲述的故事,是他们招募时的宣传。我们无需夸大他们的力量来显示我们的认真,也不必呼应“伊斯兰国是世界最大宗教之一的代表”的谎言而疏远我们的盟友。我们只需实事求是地看待他们:一群必须铲除、追杀和摧毁的杀人犯和狂热分子。

这也正是我们在做的。一年多以来,美国主导了一个由六十多个国家参与的国际联盟,切断伊斯兰国的资金来源,挫败他们的阴谋,隔断恐怖分子的流动,消除他们恶毒的意识形态。通过近万次的空袭,我们摧毁了他们的领导层、石油设施、训练营和武器。我们也在训练、武装和支持一些武装力量,他们正在逐步收复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失地。

如果国会认真考虑赢得这场战争,并希望向我们的军队和全世界传递这一信息,就应该授权对伊斯兰国使用武力,投票表决。但美国人民应该知道,无论国会行动与否,伊斯兰国都会受到和他们之前恐怖分子一样的教训。如果你怀疑美国或者我本人伸张正义的决心,那就去问问本·拉登,问问去年被击毙的也门基地组织领导人,或者是锒铛入狱的班加西袭击事件魁首。你找美国的麻烦时,我们也会找你的麻烦。这也许会花些时间,但我们的记忆力很好,我们的行动无远弗届。

我们的外交政策必须聚焦来自伊斯兰国和基地组织的威胁,但也不能仅止于此。因为即便是没有伊斯兰国,世界上许多地方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也将处于不稳定的状态。比如中东、阿富汗和巴基斯坦、中美洲、非洲和亚洲的一些地方。有些地方可能成为新恐怖网络的避风港;另一些可能会陷入种族冲突和饥荒,推动下一波难民潮。世界期待我们帮助解决这些问题。我们所给出的答案不应该仅限于空谈或主张对平民进行地毯式轰炸。这可能适用于电视宣传,但在世界舞台上无法过关。

我们也不可能尝试接管、重建每一个陷入危机的国家。这不是领导力,这样做必将陷入泥淖,空耗美国的鲜血和财富,并最终会削弱我们。这是从越南和伊拉克得来的教训,我们现在应该学到了。

幸运的是,还有更明智的解决方案,一个耐心、有纪律的策略,利用我们国家力量 的所有元素解决问题。这意味着美国总会行动,如果必要时还会独自行动,来保护我们的人民和盟友;但是在全球关切的问题上,我们需要动员全世界与我们一道努力,确保其他国家也参与进来。

这正是我们解决叙利亚冲突所采取的方法,我们已经与当地武装进行合作,领导国际力量帮助这个日趋瓦解的社会实现长久和平。

我们建立全球联盟,通过制裁和外交途径防止伊朗用核武器武装起来。此时,伊朗已经停止其核项目,将铀燃料运出,世界也因此避免了另一场战争。

这正是我们制止了西非埃博拉疫情扩散的方法。我们的军队,我们的医生,我们的发展人员建立了协作平台,允许其他国家来加入我们,一同扑灭疫情。

我们也是以这种方式建立了跨太平洋伙伴合作体系,来开放市场、保护工人权益和环境、促进美国在亚洲的领导地位。这一协定削减了18000种美国产品的关税,创造了更多的就业机会。因为有了《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在这个地区制定规则的不是中国,而是我们。各位想展示我们在本世纪的实力吗?那就批准这一协定。请给我们实施这一协定的工具。

对古巴实行50年的孤立政策未能促进民主,而且削弱了我们在拉丁美洲的影响力。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和古巴恢复邦交,敞开旅行和商业的大门,这使我们得以改善古巴人民的生活。你想巩固我们在西半球的领导地位和信誉吗?那就必须承认冷战已经过去。解除禁运吧。

美国在21世纪的领导作用并非在以下二者之间做出选择:要么无视世界其他地区,要么占领并重建任何一个解体的社会。发挥领导作用意味者明智地运用军事力量,并团结全世界来推动正义事业。发挥领导作用意味着将对外援助看做我国国家安全的组成部分,而不是慈善施舍。我们领导将近200个国家达成了有史以来最具雄心的遏制气候改变协议,这不但帮助了易受伤害的国家,而且也保护了我们的子孙后代。我们帮助乌克兰捍卫其民主制度,帮助哥伦比亚结束持续数十年的战争,这加强了我们赖以生存的国际秩序。我们帮助非洲国家使其国民吃得上饭,看得起病,这避免了下次瘟疫蔓延到我国海岸。目前,我们正处于根除艾滋病的过程中,而且我们有能力根除疟疾 – 我今年将推动国会为此拨款。

这就是力量。这就是领导地位。这种领导地位依赖于我们的榜样力量。这就是我将继续致力于关闭关塔纳摩湾监狱的原因所在:这座监狱耗费大量经费,而且并无必要,只是为我们敌人提供了一个招募指导站。

这就是我们必须弃绝任何基于种族或宗教因素而攻击他人的政治行为的原因所在。这并非政治正确的问题,而是理解我们力量源于哪里的问题。全世界之所以尊重我们,并不仅是因为我们军力强大,而且是因为我们具有的多样性、开放性以及我们对各种信仰的尊重。教宗方济各曾在这里向各位指出,“模仿专制者和谋杀者的仇恨和暴力,就是取而代之的最佳方式”。政界人士侮辱穆斯林,损毁清真寺,恐吓孩子,这样做并不能让我们更安全。这种做法是无效的,是错误的。这种做法贬损我们在世人眼中的形象,使我们更难以实现我们的目标,而且有悖于我们国家的宗旨。

我国宪法以“我们人民”这几个字开篇。我们已经认识到,“我们人民”意味着所有的人,而不仅是一部分人,这就要求我们祸福与共。这是我今晚要讲的第4点,或许是最重要的一点。

我们所要的前景是:我们家人的机遇与安全,生活水平的提高,以及留给子孙可持续的、和平的地球。这一切都是能够实现的,但是只有我们共同努力才能实现,只有我们进行理性而建设性的辩论才能实现。

也只有我们去除政治弊端才能实现。

更好的政治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在所有事情上都看法一致。我们是一个庞大的国家,地域不同,态度不同,利益也不同。然而,这也正是我们的力量所在。我们的建国先贤们在各州以及政府各部门实行分权,并期待我们像他们那样进行争辩,其范围包括政府的规模和形式、商业和外交关系、自由的含义以及安全的要素。

但是,民主制度要求公民之间必须具有基本的信任纽带。如果我们认为与自己观点不同的人是出于恶意,或认为自己的政治对手不爱国,那么民主制度就无法运作。如果没有达成妥协的意愿,或甚至对基本事实都要加以质疑,或只肯听取与自己观点一致的人的声音,民主制度就会停止运作。如果只有最极端的观点才能得到关注,我们的公共生活就会凋零。最重要的是,如果一般民众感到自己的声音无关紧要,感到这个制度变得只有利于富人、有权势的人以及少数利益集团,那末,民主制度就会解体。

现在,有太多的美国人有着这种感觉。这是我总统任期内的缺憾之一,即政党之间的积怨和猜疑变得更深,而不是有所好转。毫无疑问,一个具有林肯或罗斯福那种才能的总统或许能更好地消弭分歧,我在此保证,我将于在任期间继续努力做得更好。

但是,我的美国同胞们,这不能仅仅是我、或任何一位总统单独完成的任务。这里的很多人都愿意在华盛顿看到更多的合作,更严肃的辩论,但他们感到被当选的要求所束缚。如果我们要有更好的政治行为,仅仅改变某位众议员、参议员或甚至某位总统是不够的,我们必须改变这个制度,以此展示我们变得更好。

我们必须结束目前划分国会选区的做法,现在政界人士可以选择选民,而不是选民选择政界人士。我们必须减少金钱在政治生活中的影响力,使几个家庭和暗藏的利益集团不能左右选举。我们必须把选举投票变得更容易,而不是更困难,使之现代化以适应我们现在的生活方式。今年,我计划在全国各地推动有关改革。

但是,我不能单独做这些事。只有在美国人民的要求下,我们的政治程序才能改变。这将取决于你。这就是民有、民治、民享政府的含义所在。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