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21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奥巴马总统在上海与大学生直接对话(全文)


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上海与青年面对面

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上海与青年面对面

美国总统奥巴马11月16日在上海科技博物馆举行的与上海大学生的直接对话会上发表演讲,并回答了大学生以及网友提出的一系列问题。以下是白宫新闻秘书办公室发布的总统演讲及问答记录稿的译文,由美国国务院国际信息局翻译。

-----------

白宫(THE WHITE HOUSE)

新闻秘书办公室(Office of the Press Secretary)

2009年11月16日

巴拉克·奥巴马总统在与中国未来领袖的直接对话会上的讲话

(REMARKS BY PRESIDENT BARACK OBAMA
AT TOWN HALL MEETING WITH FUTURE CHINESE LEADERS)

中国上海

中国上海科技博物馆

当地时间下午1:18

奥巴马总统:你们好。能够有机会在上海跟你们大家交谈,我深感荣幸。我要感谢复旦大学的杨校长,感谢他的款待和热情的欢迎。我还要感谢我们出色的大使洪博培,他代表了我们两国之间的深远联系和相互尊重。我不知道他刚才说什么,但是希望他说得不错。(笑声)

我今天准备先做一个开场白,但我真正希望做的是回答问题,不但回答在座的学生提出的问题,同时也回答从网上提出的一些问题,这些问题由在座的一些学生和洪博培大使代为提出。很抱歉,我的中文不如你们的英文,但我期待着这个和你们对话的机会。

这是我首次访问中国,看到你们壮丽的国家,我感到很兴奋。在上海,我们看到了全球瞩目的发展——高耸的大厦、繁忙的街道、创业的动态。这些都是中国步入21 世纪的迹象,让我感到赞叹。同时,我也期盼看到向我们展现中国悠久历史的古迹。明天和后天我会在北京,希望有机会看到壮观的故宫和奇迹般的长城。的确,这是一个既有丰富的历史,又对未来的希望充满信心的国家。

我们两国的关系也是如此。毫无疑问,上海在美中关系史上是一个具有重大意义的城市。正是在这里,37年前发布的《上海公报》(Shanghai Communique)开启了我们两国政府和两国人民接触交往的新篇章。然而,美国与这个城市以及这个国家的纽带可以追溯到更久远的过去,直至美国独立初期。

1784年,我们的建国之父乔治·华盛顿主持了“中国女皇号”(Empress of China)的下水仪式。这条船前往中国海岸,寻求与清朝通商。华盛顿希望看到这条悬挂美国国旗的船前往世界各地,与像中国这样的国家缔结新的纽带。这是通常的美国人的愿望——希望达到新的地平线,建立新的、互利的伙伴关系。

在此后的两个世纪中,历史洪流使我们两国关系向许多不同的方向发展,但即使在动荡的岁月中,两国人民也抓住机会发展了深入的、甚至极不平凡的关系。例如,美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二战期间,美国飞行员在中国上空被击落后,中国公民冒着失去一切的危险护理他们。参加过二战的中国老兵仍然热情欢迎故地重游的美国老兵,他们曾经在那里作战,帮助中国从占领下获得解放。

近40 年前,简单的乒乓球比赛带来了两国关系的解冻,使我们两国建立起另一种联系。这种接触令人意外,但却恰恰促成了其成功,因为尽管我们之间存在许多分歧,但是我们共同的人性和共同的好奇心得以从中显现。正如一位美国乒乓球队员在回忆对中国的访问时所说:“那里的人民和我们一样……这个国家和美国有许多相似之处,也有很大区别。”

无须赘言,这个小小的契机带来了《上海公报》的问世,并最终促使美中两国在1979年建立正式外交关系。请看在此后的30年,我们取得了多么长足的进展。

1979 年,美中贸易额约为50亿美元,今天,年度贸易额已经超过4000亿美元。贸易在许多方面影响着两国人民的生活,美国电脑中的许多元件以及我们身穿的服装都是从中国进口的,我们向中国出口你们的工业需要的机器。这种贸易可以在太平洋两岸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让我们的人民过上质量更高的生活。随着需求趋于平衡,繁荣的范围将进一步扩大。

1979年,美中之间的政治合作主要立足于双方共同面对的竞争对手苏联。如今我们享有积极的、建设性的、全面的关系,为我们在当今时代的关键性全球问题上建立伙伴关系打开了大门,这些问题包括:经济复苏和清洁能源开发、制止核武器扩散和气候变化的影响、在亚洲及全球各地促进和平与安全。所有这些问题都是我明天与胡主席会谈的内容。

1979年,我们两国人民的联系十分有限。今天,我们看到当年乒乓球队员的好奇心已经化为许多领域的纽带,中国留学生在美国的人数名列第二,而在美国学生中,学中文的人数增加了50%。我们两国有近200个友好城市,把我们的社区连接在一起。美中科学家合作进行新的研究与发现。而姚明是我们两国人民都热爱篮球的仅仅一个标志而已——令我遗憾的是,此行中我不能观看上海大鲨鱼队的比赛。

我们两国之间的关系相伴着一个积极变化的时期,这不是偶然的。中国实现了亿万人民脱贫,这一成就史无前例,同时,中国在全球问题中也在发挥更大的作用。美国在促使冷战顺利结束的同时,经济也取得了增长,人民的生活水平提高。

中国有句名言:“温故而知新。”当然,过去30年中我们也曾遇到挫折和挑战,我们的关系不是没有分歧和困难。但是,“我们必然是对手”的概念并非是注定不变的——回顾过去不会是这样。由于我们的合作,美中两国都更加繁荣、更加安全。我们已经看到我们本着共同的利益和相互的尊重去努力所能取得的成果。

可是,这种接触的成功取决于理解,取决于继续进行开诚布公的对话,相互了解,相互学习。正如前面提到的那位美国乒乓球队员所说——作为人,我们有着许多共同之处,但是我们两国在某些方面存在着差别。

我认为每个国家都必须?划自己的前进方向。中国是一个文明古国,文化深远。而美国相对而言是一个年轻的国家,它的文化由来自许多不同国家的移民以及指导我国民主制度的建国纲领所形成。

这些纲领中提出了对人类事务的简单明了的瞩望,并包含了一些核心原则——不论男女人人生而平等,都享有某些基本权利;政府应当反映民意,并对人民的愿望作出回应;商贸应该是开放的,信息应该自由流通;司法保障应该来自法治而不是人治。

当然,我国的历史也并非没有困难的篇章。在很多方面,在很长的时间里,我们要通过斗争去实现这些原则对全体人民的承诺,缔造一个更趋完善的联邦。我们曾打过一场很痛苦的南北战争,将我国的一部分人口从奴役下解放出来。妇女获得投票权、劳工赢得组织权、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得到完全的接纳——这些都是经过了一段时间才实现的。 非洲裔美国人即使在获得自由后依然生活在被隔离和不平等的条件下,他们经过不懈努力才最终赢得全面、平等的权利。

所有这些都不曾轻而易举。但是,由于我们对这些核心原则的坚定信念,我们取得了进步,这些原则指引我们冲过了最黑暗的风暴。这就是为什么林肯(Lincoln)能在南北战争中挺身而出并宣布,这是一场考验一个孕育于自由之中、“忠实于人人生而平等这一原则”的国家能否永存的斗争。这也就是为什么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博士能够站立在林肯纪念堂(Lincoln Memorial)的台阶上,要求我们的国家实践自身信仰的真正含义。这也就是为什么来自从中国到肯尼亚的各国移民能够在我国的土地上安家;为什么所有努力寻求机会的人都能获得机会;为什么像我这种在不到50年前在美国的某些地方连投票都遇到困难的人,现在能够出任这个国家的总统。

这就是为什么美国一直在全世界为这些核心原则而大声疾呼。我们不寻求把任何政治体制强加给任何别的国家,但是我们也不认为我们主张的这些原则是我们国家所独有的。表达自由和宗教信仰自由——获得信息和政治参与的自由——我们认为这些自由都是普世的权利,所有人都应当享有,包括少数民族和宗教少数派,不管是在美国、中国还是在任何其他国家。正是对普世权利的尊重指导着美国向其他国家开放,尊重各种不同的文化,致力于遵守国际法,并对未来抱有信念。

这些都是你们应当了解的美国的情况。我也知道中国有很多有待我们了解的情况。环顾一下这座伟大的城市——环顾一下这个大厅——我确信我们两个国家有一个很重要的共同点,那就是我们对未来的信念。美国和中国都不想满足于已取得的成就,止步不前。虽然中国是一个古老的国家,但你们显然也对未来满怀信心、雄心和使年轻一代能比这一代人更有作为的决心。

我们不但钦佩中国日益增长的经济,还赞赏你们在科学研究方面极不平凡的努力——从你们建设的基础设施到你们使用的技术,均体现出这种努力。中国现在是世界上最大的互联网使用国——这也是我们今天很高兴能把互联网作为此次活动的一部分的原因。这个国家目前拥有世界上最大的移动电话网络,它正在投资发展既能维持可持续增长,又能应对气候变化的新型能源——我期待着明天在这个至关重要的领域中深化两国的合作关系。然而,最重要的是,我在你们身上看到了中国的未来——年轻一代的聪明才智、献身精神和梦想将为塑造21世纪发挥巨大作用。

我已说过多次,我相信我们现在的世界是紧密相连的。我们所做的工作,我们所建设的繁荣,我们所保护的环境,以及我们所寻求的安全——所有这一切都是共有的。鉴于这种相互联系,在21世纪,权力不应再成为一场零和游戏;一国的成功发展不应以他国为代价。这也就是为什么美国坚决表示我们不谋求遏制中国的崛起。恰恰相反,我们欢迎中国成为国际社会中一个强大、繁荣、成功的成员——一个从你们这样的每个中国人的权利、实力和创造力中获得力量的中国。

回到前面提到的那句古语——回顾过去。我们知道,大国之间选择合作而非对抗会带来更大的惠益。这是人类不断汲取的一个教训,我们两国的关系史中也不乏其例。我深信,合作必须不止于政府间的合作。合作必须植根于我们的人民——植根于我们共同进行的研究,我们的商贸活动,我们所学到的知识,乃至我们的体育运动。这些桥梁必须由你们这样的年轻人和美国的年轻人共同构筑。

因此,我高兴地宣布,美国准备将在中国留学的美国学生人数大幅度增加到10 万人。这种交流是对在我们两国人民之间建立联系的明确承诺,毫无疑问,你们将帮助决定21世纪的命运。我完全相信,对美·来说,再好的使者莫过于我们的年轻人。因为他们和你们一样,才华横溢,充满活力,对有待书写的历史篇章充满乐观。

那么,就让这个举措成为我们稳步寻求合作的下一个步骤,这种合作有利于我们两国乃至整个世界。如果能从今天的对话中得到一点启示的话,我希望那就是致力于今后继续进行这种对话。

非常感谢诸位。现在我希望回答你们大家提出的一些问题。非常感谢。(掌声。)

我只想确保这能进行得顺利。顺便提一句,这是一种在美国的这类直接对话会中十分常见的传统做法。我们要做的是——如果你想提问,就请举手。我会叫到你。我会交替回答现场观众的问题和学生们代为提出的来自互联网的问题,还有,我想洪博培大使可能会提一个我们通过大使馆网站征集到的问题。

让我们开始吧,先看看——我来采取这样的做法:先叫一位男生,再叫一位女生,然后——这样轮流,以便大家认为公平。好吗?首先我要请前排这位年轻女士提问。请等一下拿到麦克风再讲,让大家都能听到。你叫什么名字?

问:我的名字叫(听不清),我是复旦大学的学生。自1985年以来,上海与芝加哥就结为了姐妹城市,两座城市在经济、政治和文化方面进行了各种广泛的的交流活动。那么,您将采取什么举措来加深美国与中国各城市间的这种紧密联系?上海将于明年举办世界博览会。您会带着您的家人来参观世博会吗?谢谢。

奥巴马总统: 十分感谢你提出这个问题。我来这里之前,恰在与上海市长共进午餐,他告诉我,他与芝加哥市——我的家乡——有着极好的关系,他已经到芝加哥市访问过两次。我认为城市之间进行交流是非常好的事。

我与上海市长讨论的内容之一是,两座城市如何能够在清洁能源战略上彼此学习,因为把中国与美国联系在一起的问题之一是:随着人口的增长和对气候变化的担忧,我们如何能够减少我们两国的碳足迹。显然,在美国和许多发达国家中,按人口、按每个人平均计算,他们使用的能源比起在中国这里的每个人使用的能源要多得多。但随着中国的增长和发展,它也将使用更多的能源。因此两国都十分想要找到新的战略。

我们谈到了公共交通及上海正在发展的优异的轨道线。我认为我们在芝加哥和美国可以从正在建造的精良的高速轨道工程中学习一些东西。

在美国,我想我们正在学习建造使?更少能源、节能效率更高的建筑。而我知道,就上海来说——我一路过来看到那么多起重机和那么多正在建造中的新楼房,我们开始吸收这些新技术十分重要,从而将使每幢大楼在照明方面、在取暖方面都做到节能。因此我认为这是一个向彼此学习的很好的机会。

我知道,清洁能源将成为上海世界博览会的一个主要焦点——我从上海市长那里了解到这一点。因此我将乐于出席。我现在还无法确定我未来的日程安排;但我感到十分高兴的是,在上海世博会里将有一个十分精彩的美国馆。我听说预计将有多达7000万人来参观。因此这里将会人山人海,而且会十分激动人心。

芝加哥在历史上曾举办过两次世博会,那两次世博会都给这座城市带来了巨大推动力。我确信同样的情况会在上海这里出现。

谢谢。(掌声)

让我们从网上的提问中选一个问题吧。请介绍你自己,万一 ……

问:我先说中文,再说英语,好吗?

奥巴马总统:好的。

问:我提的这个问题来自互联网。我要谢谢总统先生在您任期内第一年访问中国,在中国与我们交换意见。我想知道您这次访问中国给中国带来什么,您又将带什么回美国?(掌声)

奥巴马总统:我这次访问的主要目的是,加深了解中国以及中国对未来的展望。我与胡主席已经有多次会晤。我们共同参加了应对经济金融危机的20国集团会议。我们就一系列广泛议题进行了磋商。但是我认为,美国继续加深对中国的了解非常重要,正如中国也同样需要继续加深了解美国。

至于我希望从这次会晤或从这次访问中看到什么成果,除了借这个绝好的机会参观故宫和长城,并与在座的各位见面——这些都是主要内容——我还打算与胡主席讨论一个要点,也就是洪博培大使前面谈到的,没有美国和中国的共识,就无法战胜多少全球性的挑战。

我来举一个具体例子,这就是我们刚刚谈到的气候变化问题。美国和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两个温室气体放排及碳排放国,这种排放导致地球变暖。如我在前面所说,美国作为一个高度发达的国家,人均能源消耗量和温室气体排放量比中国高得多。另一方面,中国的增长速度更快,人口更多。因此,除非我们两国有意愿在这个问题上采取关键步骤,否则我们就无法解决这个问题。

在定于12月举行的哥本哈根会议上,世界领导人将努力寻找一项方案,使我们大家都能够作出各自不同的承诺,对各国承担的义务有所区分——显然,因为中国贫困人口多得多,因此不必采取与美国完全相同的行动——但是,在计划如何减少温室气体方面,我们大家都应承担一定的义务。

这个例子说明了我希望在这次会晤中看到什么成果——我将与胡主席交换想法,讨论美中两国如何能够共同发挥领导作用。因为,我可以告诉你们,世界上其他国家将等待着我们。他们将观察我们的行动。如果他们认为美国和中国并不认真对待这个问题,那么他们也就不会认真对待它。这是我们两国现在肩负的领导责任。我的希望是,通过越来越多的讨论和对话,我们能够向世界更多地展示我们在许多这些关键问题上的领导作用。好不好?(掌声)

好吧,下面该轮到男生了,对吗?我来请这位小伙子提问。

问:总统先生,下午好。我来自同济大学。我想引用孔子的一句话:“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在《论语》中有一句名言叫和而不同。中国倡导一个和谐世界。我们知道美国形成了一种以多元化为特点的文化,请问您的这届政府会采取哪些措施来建设一个由不同文化组成的多元化世界?您会采取哪些措施尊重其他国家不同的文化和历史?我们将来能进行哪些合作?

奥巴马总统:这一点提得非常好。美国的优势之一就是我们有一种非常多元化的文化。我们那里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因此,对于美国人长什么样不能一言以蔽之。以我自己的家庭为例,我父亲来自肯尼亚,我母亲来自美国中西部的堪萨斯州,我妹妹有一半的印度尼西亚血统,她又嫁给了一位华裔加拿大人。因此,我们奥巴马全家的聚会就像联合国一样。(笑声)

而这就是美国的力量所在,因为它意味着我们从不同的文化、不同的饮食和不同的想法中学到东西,这使我们的社会变得更加生机勃勃。

与此同时,每个国家在相互连通的世界中都拥有自己的文化、自己的历史和自己的传统。因此,我认为对于美国来讲重要的一点是,不能自认为对我们有利的东西也一定会给其他人带来好处。我们在对待其他国家时态度应当谦虚。

但我必须说明,正如我在开场白中所说的那样,我们确实认为一些基本原则是人所共有的,不论文化背景如何。例如,在联合国,我们非常积极地努力确保世界各地的儿童都享有某些基本权利——如果儿童受到剥削,如果他们被强迫做童工,尽管以前在包括美国在内的许多国家都可能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但是世界上所有的国家现在都应当发展到能以比过去更好的方式对待儿童的程度。这是一种普世价值观。

我相信在对待妇女的态度上也是如此。我在来这里之前同上海市长共进午餐并进行了很有意思的讨论,他告诉我现在中国高等院校中有很多专业的在校女生实际上比男生多,而且她们的学习非常好。我认为这是一个极好的进步指标,因为纵观世界各地的发展就会看到,一个国家的发展是否成功的最重要指标之一,就是该国女童受教育的情况以及妇女享有的待遇。而那些能够发挥妇女的聪明才智和能量,并能为她们提供良好教育的国家,通常比那些没有这么做的国家有更好的经济发展。

当然,不同的文化对男性和女性之间的关系可能会有不同的态度,不过我认为美国的观点是,我们必须申明全世界妇女的权利。如果我们看到女性在一些社会中受到压迫,得不到机会,或遭受暴力,我们将大声疾呼。

有些人可能不同意我们的观点,我们可以就此展开对话。但我们认为有必要恪守我们的理念和价值观。当然,我们在这样做的时候必须谦逊,必须认识到我们自己并非十全十美,在很多问题上还有待取得进展。如果你们问一问美国妇女,她们会告诉你,有一些男性对妇女在社会中的地位还抱着老观念不放。因此,我们不能说我们解决了全部问题,但我们认为必须为这些普世理念和这些普世价值观大声疾呼。

好吧。下面要回答一个通过互联网提出的问题。

问:您好,总统先生。我非常荣幸能来到这里见到您本人。

奥巴马总统:谢谢你。

问:我将读一个从网上选出的对您的提问,这个问题是一个台湾人提出的。他在提问时说:我来自台湾,现在在大陆做生意。由于两岸关系近年来不断改善,我现在在大陆的生意做得很好。因此,当我听到美国有人要提议——继续向台湾出售武器的消息时,我开始感到非常担心。我担心这会破坏海峡两岸的关系。因此,总统先生,我想知道您是否支持改善两岸关系。当然,这个问题虽然是一位商人提出的,但所有年轻的中国学生其实都非常关心这个问题,所以我们特别希望了解您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谢谢。(掌声)

奥巴马总统:谢谢你。我一贯明确表示,本届政府完全支持一个中国的政策,即几十年前发布的三个联合公报所阐明的我们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关系以及我们与台湾的关系。我们不想改变这项政策和这项方针。

我非常高兴地看到紧张局势的缓解和海峡两岸关系的改善,而且我非常盼望和希望我们能继续看到台湾和中国其他地区在解决很多这类问题时显著改善关系。

我认为,美国在对外政策中,也包括在对中国的政策中,一直寻求的是通过对话和谈判解决问题的途径。我们一贯认为这是最好的途径。而且我认为,这个地区正在建立的经济和商贸联系有助于缓解很多在你们出生前,甚至在我出生前就已形成的紧张关系。

但有些人在考虑这些问题时仍然向后看,而不是展望未来。我更愿意展望未来。就像我刚才说的,我认为正在建立的商贸关系——当人们认为他们能够做生意赚钱时,有些因素会使他们的想法变得非常清楚,而不致过分担心意识形态的问题。我认为这个地区已经开始出现这种变化,而且我们非常支持这一进程。

好吧,该轮到女生了,是吧?就是这一位。等一下,让我们——哎呦,对不起,他们把话筒拿回到这边了。下一个问题我再请你提。

请讲,我一会儿到这边来。请讲。

问:谢谢您。

奥巴马总统:我过一会儿再请你提问。我要先叫她,然后再叫你。

请讲。

问:好的,谢谢您。总统先生,我是上海交通大学的学生。我想请问一个关于诺贝尔和平奖的问题。依您之见,您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主要原因是什么?它会给您更多责任和压力来促进世界和平吗?它会对您处理国际事务的想法产生影响吗?非常感谢。

奥巴马总统:谢谢。这个问题提得很好。我必须说,没有人比我对赢得诺贝尔和平奖更感到吃惊。这当然是一项殊荣。基于过去获奖者的辉煌历史,我不认为我的获奖是完全实至名归的。但是,我只能谦卑地接受这一事实,也就是,使委员会受到感动的是美国民众以及那种不仅让美国发生改变、而且让美国对世界的方针发生改变的可能性。因此我想,以某种方式说,虽然他们颁给我这个奖,但我更只是一个象征,代表了我们在处理国际事务方面改变做法的努力。

至于我所感受的重担,我能担任总统一职着实为莫大的荣幸。每当我抱怨工作╠?繁重时,我的妻子总是提醒我:“你可是自愿要做这份工作的。”(笑声)我不知道中国是否有类似的谚语,但是我们美国人会说:“你铺了床,就得在上面睡觉。”大意是,你在许愿时要当心,因为你可能真的会如愿。

我们大家都有促进世界和平的义务。这并非总是易事。世界上依然存在很多几世纪以来尚未解决的冲突。看看中东,有些战争和冲突是基于千年之前的争论。在全球的很多地方,例如非洲,还有一些难以解决的民族和部落冲突。

显然,目前我身为美国总统,职责之一是担任三军统帅,而我的首要任务是保护美国人民。由于“9.11”袭击和世界各地的恐怖袭击造成无辜人民的伤亡,我的责任就是确保我们根除这些恐怖组织,并且和其他国家合作解决这类暴力问题。

然而,尽管我不认为我们可以完全消除国家或民族之间的暴力,我还是认为我们肯定可以减少民族之间的暴力——通过对话、交换意见、以及增进民族和文化之间的理解。

特别是在今天,只要一个人引爆一颗炸弹就能造成大规模的破坏,因此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更加努力推进促进和平的策略。技术可以是为人类造福的强大工具,但是也能让少数人有机可乘,造成极大的损害。所以我衷心希望在我和胡主席会面时以及双方的持续交往中,美中两国能够携手合作,设法减少正在发生的种种冲突。

然而,我们要在这样做,在我们动用军队的时候,还需想到,因为我们是如此强有力的大国,因此必须时刻反省我们的作为,检视我们的动机和自身的利益,确保我们不会仅仅因为没有人能够阻止我们就使用武装力量。大国强国的责任之一就是,在国际社会中以负责任的态度行事。我希望美中两国能够协力创建一个减少全球冲突的国际规范。(掌声)

好。怎么样?Jon——我将让我的大使提问,我想他有一个通过使馆网站提的问题。这是个挑选出来的问题,我想是由是我们美国记者团成员挑选的, 所以….

洪博培大使:对。而且毫不奇怪:“在一个有3亿5千万网民,6千万博客的国家,你听说没听说过防火墙?” 第二,“我们该不该能够自由使用Twitter(叽喳网)?”——就是这个问题。

奥巴马总统:首先,我要说,我从没用过Twitter。我注意到,年轻人他们都忙着这些电子东西。我的指头在电话上打字有些不灵。但是,我对技术深信不疑,我深信信息交流的开放性。我以为,信息交流得越自由,社会就越强大,因为这样世界各国的公民可以向自己的政府问责。他们会开始独立思考,从而产生新思想,鼓励创造性。

所以,我从来都是一个互联网公开使用的支持者。我大力支持信息不受管制。这也是我刚才所说的美国传统的一部分,我认识到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传统。我可以告诉你们,在美国,我们具有的自由的互联网——或者说上网无限制,是我们力量的一个来源,我觉得应该得到鼓励。

我应该告诉你们,我应该坦诚地说,作为美国总统,有时候我倒希望信息传播得没有这么自由,因为这样我就不会老是听到别人批评我。我觉得人很自然地——当他们在有权有势的时候就会想,那个人怎么能那样说我,或者,那是不负责任的,等等。然而事实是,由于在美国信息是自由交流的,在美国有许多人批评我,说我什么的都有,我其实认为这让我们的民主体制更强大,也让我成为一个更好的领导人,因为这种做法迫使我倾听那些我不想听的意见,迫使我审视我每天的所作所为,看一看我是否为美国人民尽了全力。

我认为互联网成了这种公民参与的更强大的工具。其实,我能当选总统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通过互联网我们能够调动起像你们这样的年轻人的参与。开始的时候,谁也不认为我们能赢,因为我们并没有所必须的财力最大的人的支持,也没有最有势力的政治掮客。但通过互联网,人们对我们的竞选活动产生了激情,他们开始组织起来,聚会,安排竞选活动、事项和集会,最后成了真正的自下而上的运动,使我们能够干得出色。

而这并不仅是政府和政治事务的情形,商务也是如此。大家想想,像谷歌(Google)这样一个公司,仅在20年前——不到20年前,来自两位不比你们大多少的人的设想。当时它是一个科技项目。但突然间,因为互联网的缘故,他们能够创立起一个给世界各地商务带来变革的新产业。所以说,若不是有了互联网的自由和开放,就不会有谷歌。

因此,我大力支持不对互联网使用、互联网上网、以及Twitter等信息技术实行限制。我们越开放,就越能够沟通,这也将有助于让世界走到一起。

想一想——在我想到我的女儿玛莉娅(Malia)和萨夏(Sasha)的时候,她俩一个11岁,一个8岁,她们可以从自己?房间里上网,游历到上海。她们可以到世界任何一个地方,可以学习了解任何她们想了解的事情。她们拥有的是一种多么大的力量。我认为,这有助于推进我们刚才谈到的那种理解。

如我刚才所说,技术总有不利的一面。它也意味着恐怖分子能够以过去也许不可能的方式在网上组织起来。极端分子可以进行调动。所以,开放是有一些代价的,这不可否定认。但是,我认为,好处如此远远超过坏处,还是保持开放为好。这是我对这个论坛有互联网的部分感到高兴的原因。

我再回答两个问题,下一个问题来自一位男士,我想是。对,就在这里。给你麦克风。

问:首先,我想说,我非常荣幸能站在这里向您提问,我觉得我的运气太好了,您的讲话如此清楚,我都用不着这样一个耳机。(笑声)

我的问题是这样的。我的姓名是(听不清),我是复旦大学管理学院的学生,我想问您这个问题——有人已经问过您有关诺贝尔和平奖的某个方面的事情,我不想再问同一方面的问题,我想要问:赢得这样崇高的荣誉是非常不容易的——我想要知道,我们都想知道,您是如何争取到的?您得到的是什么样的大学教育,帮助您获得了如此殊荣? 我们都很好奇,我们想请您分享您的大学教育经历,以便走上成功之路。

奥巴马总统:首先,我要告诉你,我并不知道有一个能指引你赢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教学大纲或者课程。(笑声)所以我不能给你保证。但是我想,获得成功的诀窍其实就是你现在已经在实践的。毫无疑问,你们都十分努力,你们在努力学习,你们有好奇心,你们愿意思考新的思想,并且自己作思考。你们知道,我现在所碰到的最激励我的成功者,是那些不仅愿意十分努力地工作,而且总是在提高自己的人,他们不断探索新思路,而不是仅仅墨守成规。

当然,通向成功的道路各不相同,你们中的一些人将进入政府机构;有些可能想成为教师或教授;也有些人可能想进入商贸界。但是我想,无论你进入哪个领域,如果你能持续不断地提高自己,不尽全力决不满足,而且不断提出新问题——“我是否还能用不同的方式来做?” 无论是在科学技术还是艺术领域,“是否还有没人想到过的新的解决问题的途径?”——我想这样一些人通常能够超群出众。

我还有最后一点建议,这个建议曾经使我受益匪浅,那就是我最敬仰的那些成功人士们,他们不是仅为自己着想,而是还考虑超越个人范围的事情。他们希望为社会作出贡献。他们希望为自己的国家、自己的民族、自己的城市作出贡献。他们希望能够产生超出自己个人生活以外的影响力。

我想,我们许多人都会忙于给自己挣钱,买一辆好车,买一座舒适的房子——所有这些都重要,但是那些真正对世界产生永久性影响的人是因为他们有远大的理想。他们问自己:我如何帮助更多的人免遭饥饿?我如何帮助没上过学的儿童接受教育?我如何帮助以和平方式化解冲突?我认为只有这样的人才能最终对世界产生重大影响。我相信,只要像你们这样的年轻人继续努力下去,就能够产生这样的影响。

还有问题吗?好,这是最后一个问题。很遗憾,时间过得真快,最后回答一个网友的提问,因为我希望确保我们这三位出色的学生都有机会提问。

问:总统先生,很荣幸能提最后一个问题。我是复旦大学的学生,今天我也是中国青年[听不清]的代表。我想这是一个来自北京的问题:非常关注您的阿富汗政策。他想知道,恐怖主义是否仍然是美国最大的安全威胁?您如何评估在阿富汗的军事行动?它是否会演变成另一场伊拉克战争?非常感谢您。

奥巴马总统: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首先,我继续认为美国安全面临的最大威胁是像“基地”组织那样的恐怖主义网络。原因是,虽然他们人数很少,但他们已经表明他们毫无人性,不惜滥杀无辜民众。由于今天的技术,如果一个这样的组织得到大规模毁灭性武器——例如核武器、化学武器或生物武器——并且在一个城市使用,无论是在上海还是纽约,少数几个人就可能杀害数万人甚至数十万人。因此,这的确构成极大的威胁。

我们最初进入阿富汗的原因是因为“基地”组织在那里,塔利班接纳了他们。现在他们已经越过阿富汗边界进入巴基斯坦,但他们在该地区保持了与其他极端主义组织建立的网络。我确信,我们有必要在阿富汗实现稳定,使阿富汗人民能够保护自己,同时作为伙伴来帮助削弱这些极端主义网络的力量。

显然这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在我的工作中,最难做的决定之一就是命令年轻人奔赴战场。我经常要会见那些阵亡官兵的父母亲,那些军人不能再回家。这于我是一个精神重负,我为此感到沉痛。

幸运的是,我们的武装部队——这些从军的年轻人——他们坚信为国奉献,自愿去前线。我相信,通过更广泛的联盟,包括我们的北约盟国和其他贡献力量的盟友—— 如澳大利亚——我们有可能帮助训练阿富汗人,使他们有一个能够发挥作用的政府,拥有自己的安全部队,然后我们可以逐步撤回我们的部队,因为到那时已经不存在塔利班下台后所形成的真空。

但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并不容易。我认为,要最终击败这些恐怖主义极端分子,我们必须理解这不仅仅是一项军事行动。我们还要知道是什么驱使年轻人变成恐怖分子,他们为什么愿意充当自杀爆炸手。显然,这有很多不同的原因,其中包括对宗教的歪曲,使人们误认为这种暴力行为是正当的。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等地之所以发生那些事件,原因之一是那些年轻人没有受过教育,也没有进取机会,所以他们在生活中看不到出路,这使得他们以为那样做是惟一的选择。

因此,我们在阿富汗要做的事情之一是寻找途径来培训教师,建立学校,改善农业,给人民以更大的希望。这样做不会改变乌萨马·本·拉登(Osama bin Laden)之流的想法,他们的意识形态是根深蒂固的,就是要打击西方。但这样做会改变那些他们想要招募的年轻人,这很重要。从长远来看,这至少和我们所能采取的任何军事行动同等重要,甚至更为重要。好吗?

好。我感到非常愉快。非常感谢各位。首先我想说我非常钦佩你们每一个人的英语水平,显然你们很用功。有机会和大家见面使我感到美中关系的未来充满希望。

我希望你们很多人有机会来美国旅行和访问。你们会受到欢迎。我相信你们会发现美国人民对中国人民是很热情的。我深信,有了你们这些年轻人和我所知道的美国年轻人,我们两个伟大的国家将继续繁荣昌盛,并帮助创造一个更加和平、安全的世界。

因此,非常感谢各位。谢谢你们。(掌声)

中国当地时间下午2:08

(完)

美国国务院国际信息局 http://www.america.gov/mgck


(视频来源:白宫)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