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07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反政府抗议推动公民社会 俄同性恋活动争取权益


面对社会保守心态和对同性恋仇视情绪的俄罗斯同性恋团体和活动人士积极争取权利。有分析认为,反政府抗议活动推动了同性恋人士抗争偏见和歧视的运动。

*同性恋电影节 警察维持秩序 安全人员要合同*

代表男女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者的俄罗斯同性恋团体LGBT最近举办一系列活动呼吁社会关注同性恋人士的权益,反对偏见,和仇视行为,包括本月初的反对仇视同性恋行为周活动。一个星期前在莫斯科,圣彼得堡和俄罗斯其他几个城市举办了名叫“一侧到另一侧”的电影节活动。

“一侧到另一侧”电影节活动的组织者说,这是他们第五次在俄罗斯举办类似的电影节,去年在莫斯科举办类似活动时,受到反同性恋的东正教极端人士骚扰。今年的电影节有警察维持秩序,活动还算顺利,尽管来自联邦安全局的人员曾一度要求他们出示租赁场地的合同。

*反同性恋情绪强烈 难找活动场地*

电影节活动的组织者之一,LGBT同性恋团体主要成员什曼科维奇说,莫斯科和圣彼得堡举办有关同性恋的活动要比其他城市容易一些,但几年前俄罗斯同性恋团体第一次在莫斯科举行有关争取自己权利的活动时,曾受到警察和反同性恋人士的殴打,当时在场的几名欧洲议会的议员也被打受伤。

什曼科维奇说:“当然俄罗斯社会强烈的反同性恋情绪也影响我们寻找场所来举办有关同性恋的活动。因为场地的主人害怕压力,他们害怕因为类似的题目会引起一些极端人士的抗议和骚扰,或是受到罚款。”

*应公开讨论同性恋 但媒体回避*

什曼科维奇说,同性恋问题应该拿出来在社会上公开讨论,这样才能让人们了解同性恋群体,改变人们的偏见和歧视。她透露,人们针对同性恋的保守观念在逐渐转变。比如参加同性恋团体活动的志愿者中,类似她这样的异性恋者的人数能占三分之一,在圣彼得堡能到达一半。

这次同性恋电影节活动也吸引许多媒体参加。但主要俄罗斯媒体对活动的报道仍然不多,即使有的新闻记者有意报道相关题材,有时也很难获得上级主管同意。

*同性恋教徒的困难*

电影节中放映了有关同性恋题材的电影,纪录片,同时举办了有关宗教和同性恋关系,以及涉及同性恋家庭等题目的讨论会。

一名同性恋活动人士透露,她本人是东正教徒,但东正教会反对同性恋的立场,她无法去教堂,因此只能同其他有相同命运的人聚在一起在家里做礼拜,这种宗教活动只能以地下方式进行,前来布道的神父的身份也不敢对外公开。

*组建同性恋家庭*

莫斯科的女同性恋活动人士阿廖娜同她的女伴玛丽娜组建了家庭并公开活动。她说,单位同事都知道她的性取向和同性恋家庭,她没有感受到歧视。但她知道在俄罗斯一些地方,特别是保守的南方地区,许多同性恋人士为逃避歧视只能到莫斯科和圣彼得堡等大城市定居。

阿廖娜说,在家里的压力下,她多年前曾有过一段婚姻,还生下一个女儿,丈夫知道她的性取向。但婚姻没有维持太久,她母亲至今不能原谅她,母女两人已有十年没有接触。阿廖娜说,她的女儿和女儿周围的朋友都知道她的同性恋家庭情况。

阿廖娜说:“在女儿成长的过程中,我同她讨论过这方面的问题。我让她自己来决定。我女儿周围的朋友也常到我们这里来做客。”

*日常生活中对同性恋宽容 普京权贵反感*

阿廖娜说,她感觉在日常生活中,俄罗斯社会对同性恋日益宽容。但权贵和包括普京在内领导层却反感同性恋。阿廖娜认为,这同俄罗斯的政治气候,以及普京政府选择的俄罗斯发展道路有关。

俄罗斯人权人士,莫斯科赫尔辛基俱乐部成员卡拉斯捷列夫说,俄罗斯排斥同性恋的趋势似乎越来越严重。目前已有10个俄罗斯地区通过了禁止在未成年的人群中宣传同性恋的法律。国家杜马不久前第一读也通过了类似的法律,这使同性恋的活动将变得更加困难。

*普京倡导传统价值 同性恋示威被殴*

卡拉斯捷列夫说:“比如在俄罗斯南部的沃罗涅日市,当地的同性恋人士最近曾试图示威抗议有关排斥同性恋法律,但他们遭到反同性恋群体的攻击,一些人被打伤,在现场的警察袖手旁观。”

卡拉斯捷列夫说,除了教会的因素之外,排斥同性恋还因为普京执政之后大力倡导所谓的传统价值观念。那就是俄罗斯社会的基础应由传统的夫妇和有小孩的家庭组成,在家庭中,男人应占主导地位。

*同性恋问题返回苏联时代?*

在苏联时代,同性恋活动受到秘密警察克格勃的监视,并会因为触犯刑事法律被判刑入狱。苏联解体之后,有关法律被废除,同性恋的活动合法。

卡拉斯捷列夫说,在苏联解体后的10多年时间里,同性恋人士没有象今天这样受到打击和压力。但与此同时,在过去,俄罗斯的同性恋人士也从未象今天这样有组织,更积极地争取权利。

*不接轨国际主流价值 较少政治力量支持同性恋*

关注同性恋问题的俄罗斯政治学者雷仁科夫说,俄罗斯目前的价值取向虽然越来越同国际社会主流价值观念背道而驰,但权贵阶层并不担心俄罗斯因此会被孤立。因为西方仍然需要俄罗斯在许多领域合作,需要俄罗斯的能源。

他说,当今的俄罗斯政治气候造成各主要政治势力都不关注同性恋问题,象执政的统一俄罗斯党,以及共产党都排斥和歧视同性恋。因为政治党派关注同性恋不能为自己及带来政治利益。俄罗斯仅有极少的政治力量公开支持同性恋。

*同性恋争权益 街头抗议活动的一部分*

但雷仁科夫认为,俄罗斯同性恋团体积极争取自己权益的活动也反映了俄罗斯公民社会的发展。90年代时,俄罗斯社会主要从学术的角度观察同性恋。但现在争取同性恋权利的活动正成为俄罗斯街头抗议的一部分。俄罗斯的反政府抗议运动恰好推动了这一活动。

雷仁科夫说:“同性恋团体总是打着自己的彩虹旗帜参加反政府抗议活动。但我知道,同性恋团体他们也曾讨论过策略,那就是在总的抗议团队和集会中接近持无政府主义者的队伍,远离仇恨同性恋民族主义者的队伍,这样能避免暴力冲突。”

*权利只能靠自己争取*

但参加反政府抗议的同性恋活动人士尼克斯说,在同性恋活动人士中也同样有人支持普京。她对俄罗斯同性恋的未来持乐观态度。

尼克斯说:“我想,只要我们能坚持下去,继续争取自己的权利,这样一步一步社会最终能接受我们这个同性恋社群。如果我们不做任何事情,形势永远不会改变。越多的人参加我们的活动,肯定能有结果。欧洲国家的同性恋人士也是这样一步步走下来的。”

*外长:同性恋可做他们想做的事情*

俄罗斯总统普京最近表示,在法国同性恋婚姻合法后,俄罗斯将修改同法国的有关领养儿童的协定,将考虑禁止法国同性恋家庭领养俄罗斯儿童。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说,同性恋人士可以在俄罗斯做他们想做的事情,但同样应尊重俄罗斯的传统道德和文化。

*多数人支持限制同性恋法律*

前联邦安全局首脑,目前的俄罗斯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帕特鲁舍夫说,应加强俄罗斯在精神道德领域的国家安全保卫工作。

民调显示,俄罗斯社会有67%的人支持通过有关禁止宣传同性恋方面的法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