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40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奥兰多枪击案再引如何防范袭击争议

  • 美国之音

调查人员在奥兰多枪击案事发地点“脉冲”夜总会现场(2016年6月12日)

调查人员在奥兰多枪击案事发地点“脉冲”夜总会现场(2016年6月12日)

类似星期天在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发生的大规模枪杀案件给公众带来了震惊和不满,同时也将焦点转向政府如何能预防这样的事件再次发生。

联邦调查局知道枪击者奥马尔·马丁这个人,并曾在2013和2014年查问过他。但一名官员表示,调查人员当初没有找到过任何犯罪活动的证据。

乔治华盛顿大学极端主义研究专业课的副主任休斯说,联调局可能会在未来几天花时间研究为什么马丁当初会被结案,以及这个决定是否妥当。

休斯对美国之音说:“问题在于一个人如何从激进思想演变到付诸实际行动,这始终是个关键问题,也是联邦调查局正设法解决的问题。他们在50个州有上千个调查行动,都需要判断一个人是否只是胡言乱语,还是真的打算付诸暴力行动。”

中东论坛主席派普斯说,潜在的暴力极端分子不一定会有犯罪前科,也不一定会与发动暴力行动的人有联系,因此有关当局很难追踪他们。

他说:“我多年前已将这种行为称为“突发圣战综合症”。‘突发’是指表面上没有任何预警。比如像这次案件,这个保安有一个有13岁的孩子,看来已经融入社会,过着正常的生活,但是他头脑里却有这种思想,导致他突然爆发,屠杀他人。”

奥兰多枪击案的凶手在打给紧急服务的电话中声称效忠伊斯兰国组织。伊斯兰国组织也对媒体宣称这次发动袭击的是该组织的一名战士。

反极端主义项目(CEP)的高级研究员哈里斯告诉美国之音:“目前不清楚枪手得到了多少直接支持,但无论如何,当前形势对双方都有好处。枪手能以一个强大组织的名义行动,而伊斯兰国组织则能宣称它发动了这个西方媒体广泛报道的袭击。

她说:“我们不清楚奥马尔.马丁在社交媒体上有多活跃,但是我们猜测他是在网络上被激进化的。他从没有去过伊斯兰国组织控制的地区。他在纽约出生,人生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佛罗里达。现在人们到底从什么渠道获得信息?从互联网。他们在哪里被激进化?也是互联网。”

哈里斯强调,除了可见的互动以外,另一个主要问题在于这些极端分子会先在脸书和推特上互相取得联系,然后再转移到更难追踪的加密平台上。她说,一个CEP行动计划目前倡议使用井号#CEPDigitalDisruption通报要删除的极端分子帐号,监控英语、法语、德语、土耳其语和阿拉伯语的帖子。

哈里斯说:“网络是我们一半的战场,因此我们真地需要监控这些极端分子,看清楚他们是怎么被激进化的。”

所有关于监控网络活动的讨论,尤其是美国公民的活动,都会引起保障安全的同时是否能尊重隐私的辩论。

休斯说:“这是一个非常艰难的平衡。问题在于,作为公众,我们不能要求联邦调查局或者其他执法机关做到百分之百的成功。这是不现实的。总会有一部分人转向暴力,无法阻止他们,这是生活在自由社会的本质。”

派普斯说,依赖警方不是对抗伊斯兰极端分子最好的方法,目前的专注应该是“用更好的去抵御这些可怕的思想”。

他说:“问题不在于枪支,不在于贫穷,也不在于精神疾病。这是关于一个思想主体的问题,类似之前的法西斯主义、共产主义以及现在的伊斯兰主义等丑陋思想。我们要关注这这个问题。在处理好这个丑陋的思想主体之前,我们无法解决根本问题。”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