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01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人物专访: 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会长欧伦斯(下)


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会长欧伦斯2004年在北京后海 (欧伦斯提供)

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会长欧伦斯2004年在北京后海 (欧伦斯提供)

​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National Committee on United States-China Relations) 10月28号将在华盛顿举行一年一度的“众论中国”(China Town Hall)论坛。

这个委员会是美国在推动美中关系方面最有影响力的的非官方组织之一,1972年历史性的乒乓球外交就是由这个委员会促成的。

美国之音驻纽约记者方方采访了 委员会的现任会长史蒂芬.欧伦斯 (Stephen Orlins) ,他讲述了自己对美中关系走势、中国领导人、美中思维差异、中国政府面临的最大挑战、贸易与人权的冲突、美中媒体对等以及台湾等问题的看法。

欧伦斯认为,美中关系间存在的最大的威胁就是不信任。

他说:“我在中国时总是很惊讶有些人会问我,为什么美国人要那么做,我说,那不是事实,我们并没有那样做。一位受过良好教育的中国人曾经问我:‘你们的政策是为了要遏制中国。’我说:‘遏制?我们在冷战时期对苏联的政策才可以叫遏制。’我们41年来试图帮助中国加入国际社会,帮助中国经济增长,为中国做很多事,把这些政策和举措叫做‘遏制’根本不合逻辑。我问他:‘你怎么能相信这种说法?’但这恰恰说明了中国和美国之间存在多么严重的不信任。我每天都和中国人打交道,我每天也都和美国政府打交道。我看到绝大多数的问题我们是可以合作解决的,那些我们无法合作解决的事情非常有限,而且我们也该试图解决。但如果我们彼此不信任对方的意图,将很难找到合作的办法。”

记者:是什么造成了这种不信任?

欧伦斯:我觉得这是中国人从小开始所受的教育和每天媒体里的内容决定。如果中国媒体能对美国的报道更准确点肯定会有帮助。我觉得我在和一个朋友读一本初中教科书中对朝鲜战争的描述,朝鲜战争是怎么爆发的。我觉得你要是把这段历史拿给社科院、北大或者其他高校的学者看,他们会说,我们知道这不是真的。如果这不是真的,为什么教科书上不改呢?

记者:说到这里,您怎么看很多美国议员提出的媒体对等法案?

欧伦斯:中国应该多欢迎美国的记者去中国,对他们在国内也应该放松。关于中国的报道之所以那么负面的原因之一是记者是好记者,但他们都很无奈。他们觉得中国的新闻体制不能让他们发挥他们的能力来报道他们想报道的。如果他们有更多自由,他们可能也会报道很多正面的新闻。而中国的记者在美国可以随心所欲地报道。

记者:你一向支持美中贸易,但有人认为贸易或过多的利益纠葛和人权是矛盾的,您怎么看?

欧伦斯:不矛盾。我觉得增加贸易和投资对美中两国都很关键,不仅能推动两国经济,还能帮助改善人权环境。比如说,美国公司在中国投资时会将我们的管理经验、劳工标准和其他一些制度带到中国,他们会将业界标准提高。我一直相信作为投资人,我们更是各自国家历史和文化价值的使者。我刚到中国时,注意到和我工作过的中国人比从未和外国人接触过的中国人更支持积极外交交流。我也相信哪些来美国投资的中国人,无论他们会与哪儿的美国人交往,从阿拉巴马、德克萨斯、密西根、艾奥华、到加利福尼亚,那些美国人也会变得更支持积极外交。

记者:有些美国的政客说你“亲中”,你觉得有道理吗?

欧伦斯:我记得有一次被采访,不记得是哪家电视台了,主持人当时说:“今天我们有请到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会长欧伦斯,谈谈亲中派的立场。”我当时一把抓住他的胳膊说:“我的立场是亲美的。我倡导的政策对美国人民有利。如果这意味这我们需要对中国采取一种更加合作的态度,那就应该那样。但这并不表示我是亲中派。这只表明我支持积极交流,积极交流对美国有利,也正好对中国有利,但如果谁要说我是亲中派,我会很惊讶。

欧伦斯和马英九在哈佛法学院时都师从孔杰荣 (Jerome Cohen)教授,两人几十年来保持着良好的交流。他说台湾问题已经不是美中关系间最大的障碍。

欧伦斯说:“自从马英九任台湾总统以来,两岸的关系取得巨大进展,所以台湾问题已经不再是美中关系间的大问题。我1972年在台湾留学,在过去41年中我看到台湾和大陆在社会和经济方面的合作和发展,但却没有任何政治方面的合作。我认为未来会如何发展,这种平稳的关系是否能延续,将取决于海峡两岸会建立何种政治交流。”

欧伦斯16号在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举办的年度酒会上回味了马丁•路德•金对美国未来的梦想和中国新领导层倡导的中国梦,他也描述了自己的美中关系梦。

他说:“我梦想有一天,美国总统会在中国人民大会堂向中国人大代表们发言。我们总统的发言会直播给全中国,她告诉大家美中合作的坚实基础会带来一个和平繁荣的亚太地区。我梦想着,3200名人大代表一同起立为她的远见而欢呼。然后,中国国家主席在美国参众两院联席会议上发言,庆祝两个大国的合作为全世界带来的福祉,美国国会全体起立为他欢呼。”

欧伦斯自从1970年在哈佛学习中文和法律后就与中国结下不解之缘。之后他曾到台湾留学,在国务院从事外交工作,当过律师、银行家和投资人,还差点当选纽约州的国会议员。但他说,他唯一不变的事业就是推动美中关系的发展。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