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33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贪官是党国之羞还是纪委打虎成绩遮羞布?


河北省人民检察院网站截图

河北省人民检察院网站截图

中纪委大刀阔斧整肃风纪,捉虎猎狐拍蝇,受到国民欢迎和期待。河北某检察官在内部培训课讲到了谷俊山等大贪官之案,却被他任职的检察院说成是未经单位审核的“个人行为”。有网友问,贪官到底是党之殇国之痛还是其劣迹是百姓不得窥视的党国私密之羞?

为何检察官讲预防贪腐成了个人行为?

人民网周四报道:河北一检察官到公家单位授课,讲授预防职务犯罪,谈到了谷俊山、刘铁男、魏鹏远案。河北检察院(4月2日官方网站)说,该检察官到省总工会授课是其个人行为,“相关资料为其自行从网上搜集整理,未经单位审核。”

该院还说:有关具体情况还在“进一步核查处理中”。

看来,该检察官可能要吃不了兜着走。

河北检察院和人民网两网站没有点名,不过,河北法制报(1月7日)报道,省检察院人民监督员办公室负责人、职务犯罪预防处副处长韩小宁到省总工会举办了“慎重慎行,远离职务犯罪”为题的讲座。报道说:“韩小宁用大量真实的案例,为省总工会全体干部上了一堂拒腐防变、永葆清正廉洁的廉政教育课”。听课的有省总工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贾永信和其他领导、全体中层干部还有下属单位领导。

中国网曾(2014年11月8日)报道河北省检察院领导到安平走访全国人大代表征求意见。报道说:韩小宁“代表省院向全国人大代表魏志民致以诚挚的问候”。有网友问:为何韩几个月前还可“代表”河北检察院现在并无出事反而不能代表?难道韩小宁因在总工会的讲课内容不实已被当局拿下?

韩小宁授课讲了些什么?

财经杂志(2015年4月1日)刊登记者张玉学的长篇报道 ,就主要引用了韩小宁授课内容。财经说:河北工会网曾有附件供工会干部“下载学习”,内容就是韩小宁的授课稿(该附件现已无法下载和打开)。其中谈到谷俊山、刘铁男、魏鹏远和马超群等案。

这一讲课稿说:总后副部长中将谷俊山涉案金额为200亿;国家能源局长刘铁男 “仅存款和各种有价证券就折合人民币24亿”;能源局副司长魏鹏远“涉案金额和房产”3.3亿,家中搜出2.3亿现金,点钞机烧坏4台;北戴河供水公司总经理马超群家中搜出1.2亿现金、37公斤黄金,他还有68套房产,等等。

财经这一报道,在网上迅速转载和传播。

谷俊山已在去年3月底被军方检察院向军事法庭提起公诉,检方给其罪名是:贪污、受贿、挪用公款罪、滥用职权。谷在2012年就已被拿下遭到清查,但至今尚未宣判,该案还在审理当中。

刘铁男2013年5月被双规,8月被开除党籍,第二年夏天在河北廊坊被提起公诉,2014年12月10日,廊坊中级法院以受贿罪一审判其无期徒刑,刘不上诉。

魏鹏远是刘铁男在能源局的下属(煤炭司副司长)。百度百科说:刘在2014年05月,被带走调查。10月31日,最高检回应称魏鹏远家中余搜查发现现金折合人民币2亿元,成为建国以来检察机关一次起获赃款现金数额最大的案件。2015年01月28日,被移送审查起诉。以后就没有消息。

不过,据财经最新报道:由最高法指定,保定市检察院侦查魏鹏远案,送法院起诉。不过,“目前该案已退回补充侦查”。

马超群去年初就被捕,至今案子没审理出头绪,也没对外公布。有报道说,马在京城有个很有实力和势力的“干爹”,为其遮风挡雨。光明网(2014年12月8日)报道题为:亿元贪官马超群的“干爹”究竟是谁?报道说:“9个月了,有关部门有责任公开澄清马超群这个“干爹”的有无和真假。”海外有中文报道说:该人就是前任某总书记的一位重要智囊,曾官居常委,已退居二线。

韩小宁讲课内容真假辩

韩小宁在河北总工会的讲课内容,很多都可在百度百科或财经、财新等媒体的调查报道中查到,也可在官方网站上得到证实或确认。不知为何河北检察院将其“一棍子打死”都说成是“未经单位核实的网上搜集整理来的”?

去年4月初,军科院军队建设研究部副主任公方彬大校(财新网)谈到谷俊山案时说:谷案贪腐数额“特别巨大”,“网上许多数字已经接近事实”。财新网说:公方彬的说法,“印证了该媒体发表了‘谷俊山贪腐案’五篇系列报道的部分内容”。

财新援引公方彬的话说: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领导(刘源,记者注)向军委主席胡锦涛汇报谷的问题,胡下决心将其“绳之以法”。习近平上任后,“十分重视谷俊山案,先后10多次点到谷俊山,特别指示要一查到底。”

财新网(2014年4月2日)报道,天津公安局长武长顺案有了新发展:天津政法系统通报,也有多名天津政法界人士对财新说:武案涉案金额高达74亿多元,其中个人贪污4亿多元,卖官收入8400万元,行贿1000多万元,挪用公款1亿多元。

不知有无天津当局出来就这篇武长顺的案情曝光报道,出面和财新网交涉,说该网所的爆料,只是某些干部的个人行为,没有得到单位核实。

围绕河北检察院的这一纸声明,不少网友都表示,韩小宁透露出有关的案情和相关数字,不仅可能属实,还有可能是更多。“难道是2000亿。”“言下之意是审核完就是200万了? ”“武长顺75亿就已经把我吓得够呛了,这个竟然来个200亿,而且是军队,你真行 ”“不仅是大老虎,还是肥老虎 ”“我敢担保,他说的都不会过分! ”“我就说嘛,刘铁男那个位置怎么可能3000多万,要这个数的话都快成清官了。”

检察官不能,将军能?

有网友问:韩小宁到总工会讲话,被说成是个人行为,未经单位审核,为何军方将领如张召忠、戴旭、罗援等频上媒体,就外交、军事和全球战略等各种敏感问题侃侃而谈而没有任何人问他们是否得到单位授权?其讲话内容是否仅代表个人?有无得到单位核实?

也没有他们的单位对外宣布这些将军们讲话的“有关的具体情况正进一步核查处理中”。

也有网友问:贪官到底是党之殇国之痛?还是其劣迹是百姓不得窥视的党国私密之羞?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