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15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掀起中组部神秘面纱 透出愈演愈烈跑官风


每逢佳节,都是中国请客送礼的高峰期。无职无权的草根百姓要给当权者送礼;而当官的也要给上级送礼,谓之“跑官”。请听美国之音记者东方从华盛顿发来一篇综合报道,揭开“中组部”神秘的面纱及今天中国跑官的四种跑法。

去年召开的人大上,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在谈到深化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时候表示,绝不能照搬西方的那一套,绝不搞多党轮流执政,“三权分立”、两院制。

三权分立,指的是西方民主国家把立法、行政、司法三种权力,分别由议会、政府、法院独立行使并相互制衡的制度。

*一党专制下的三权分立*

中国虽然明确表示不实行西方式的三权分立,然而,海外媒体注意到中国实行了一种带有中国特色的共产党一党领导下的三权制。

三权分别是:党直接控制的军队,媒体和中组部。

英国金融时报最近发表文章,介绍了中国权力架构中是第三大、也是海外鲜为人知的权力支柱“中组部”,称这个部门掌握着各级政府和行业的人事大权。中国市场经济所释放的自由,非但没有削弱 该部门的地位,反而令人事控制在权力角逐中变得空前重要。

*我们还是地下党吗?*

金融时报注意到,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及中国最高领导人住宅区以西大约一公里,坐落着一幢没有标志的大楼。入口处没有招牌显示楼内办理何种事务。大楼使用者的电话号码没有列入电话簿。从楼里打出的电话不显示来电号码,只有一连串的零。

公众能够与北京的中共中央组织部联系的唯一方式,就是通过其列出的号码12380(该号码有一段录音)或是网站,举报“县处级以上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违反《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及有关法规选人用人问题”。

尽管中国城乡官民对立严重,到北京上访成为各地访民解决问题的最后选择,但是很少见到有访民到权力很大的中组部上访的报道。 对外地访民来说,他们连中组部的大门朝南朝北都不知道。

伦敦金融时报援引李源潮的朋友曾开的一个玩笑说,在他们眼里,中组部的保密做法显得荒谬。他们想问一问身为中组部现任部长的李源潮。“我们还是地下党吗?”

*哈佛进修 思想开放*

一些海外媒体对2007年年末以来一直担任中组部部长李源潮有正面和积极的评价。金融时报说,在新一代中国领导人中,他的思想相对开放。李源潮曾在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短期进修,在解放思想、推进党的现代化建设方面,他站在了最前沿。

著名异议人士,天安门广场89民运学生领袖王丹也是哈佛大学的博士,和李源潮是校友。

不过,这位外国媒体中的思想相对开放的官员在中组部的日常职责还是在沿袭过去老的一套。媒体援引广州中山大学教授袁伟时的话说,中组部的 “制度完全从苏联照搬过来,但中共将其发挥到了极致,”他还说,“不过中国做得更为彻底。党领导了一切。”

*把荒谬的病态当正常*

为了让外国读者能够理解中组部的职能范围,金融时报假设了在美国的华盛顿有一个和中组部一样的平行部门。这个假想的部门将负责以下人事任命:美国各州的州长和副州长,各大城市的市长, 联邦监管机构负责人,通用电气公司、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沃尔玛及其它50家最大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最高法院的法官,《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 和《华盛顿邮报》的总编辑,CNN,CBS, NBC, ABC,福克斯等美国电视公司和有线电视台的老板,耶鲁、哈佛及其它重点大学的校长,以及布鲁金斯学会和美国传统基金会等智库的负责人。

在西方世界令人匪夷所思的病态荒谬在中国则是人人司空见惯的正常现实。

中国所有职位都由党通过中组部任命。金融时报援引知名的自由派杂志《炎黄春 秋》主编吴思的话说,“选拔(干部)本应以德才为依据,但实际上它变成了考核你与该部门的关系以及你的后台的地位。归根结底,你无法绕开组织部。”

*明目张胆买官卖官*

在政府职位人选未经选举或公开竞争产生的情形下,确保任命的幕后角逐,就成了中国政治的精髓。地方上一人独大的官员则更加明目张胆地建立了买官卖官的市场。

*四清四不清*

每逢佳节,都是下层官员跑官的黄金时机。中国著名左派网站《乌有之乡》刊登了一篇反映当代干部歪风邪气的四清和四不清顺口溜说:“今天的干部, 开会的内容是什么他不清楚,该坐哪个位置很清楚;干部的好坏他不清楚,哪个干部要提升很清楚;谁送的礼他不清楚,谁没送礼他很清楚;身边睡的女人是谁他不清楚,肯定不是老婆他很清楚”。

*跑官四态:短跑、长跑、接力和障碍赛*

据报道,中国跑官有四种形式:第一是“短跑”,官员们投机性地抓住领导层重组的机会,游说上级官员提拔自己。第二是“长跑”,通过各种手段巴结奉承领导,进行人情投资,比如招待上司、送礼以及帮助上司解决问题。第三,“接力”赛,召集“来自亲戚、朋友、同学以及老乡的多层次推荐”,以接近领导。第四是“障碍赛”,官员们会越过自己的顶头上司,利用已退休的共产党老干部替自己说话对组织部施压。

*市长的乌纱帽也能买*

买官卖官现象在中国已经成为沉屙和顽疾。2009年6月,深圳市市长许宗衡被罢免的指控,除了用批准建筑项目换取贿赂这一中国贪污控罪的标准罪名之外,另一项指控令中央政府的反腐官员更为担心,那就是,许宗衡的市长职位是买来的。买卖官位在中国地方政府中非常普遍,但买卖市长这样高的职位还很少听说。

深圳是中国最富裕城市之一。

*洁身自好无法生存*

前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研究室和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综合研究室主任、副研究员,现任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当代中国研究》杂志主编的程晓农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表示,这种现象已经非常普遍,国风如此,个别清廉官员洁身自好,根本无法在官场上生存。

程晓农说: "我觉得没有一个简单的良方。因为整个社会的道德沦落,不是一项简单的政策,一个简单的制度就能够改变。整个社会,包括整个政党,道德都在沦落。比方官员的腐败,追逐金钱,置伦理道德于不顾,这种现象在中国,现在是国风。并不是哪一个城市,哪一个阶层。哪一个单位的现象。所以,国风如此,个人在这个体制里要生存,如果过于洁身自好,恐怕不但要受到社会的压力,也会受到家人的压力。家属会认为他不识时务,不给亲属带来必要的好处。所以我想,恐怕这种现象还会继续下去。"

*学者:吏治腐败是一切腐败的根源*

郑州大学学者郭学德在一篇发表在学报上的文章中评论说,吏治腐败是中国社会最大、最严重的腐败,是一切腐败的根源. 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后,跑官要官、买官卖官现象呈现出多案窝案化、公开半公开化、资金大额化、职务高级化等特点.屡禁不止愈演愈烈的最根本的原因,是 现行政治体制和权力运行机制存在的缺陷和弊端。


关键词:中组部,买官卖官,吏治腐败

XS
SM
MD
LG